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万历朝鲜役——丰臣政权征明中的政治、文化、宗教、经济、外交因

时间:2018-03-01 21:09     来源:未知    发布:找历史网

续织田信长之后,最终统一日本的是其原部将羽柴秀吉。

 

羽柴秀吉原名木下藤吉郎,与天文六年(1537年)2月6日,出生于尾张国爱知郡中村,其父木下弥右卫门,有贫困农户和足轻两种说法。幼年期间父亲便已经死去,年幼的秀吉与继父不合,于是离家出走。因其自幼生活艰辛、营养不良而身材矮小且形容委琐,酷似猿猴,因此被称为猴子。虽然此时的藤吉郎出身贫贱,然而却一心想出人头地,于是想尽办法期望能进入武士家工作。最终,藤吉郎如愿以偿,在近江国头陀寺城城主松下之纲(松下嘉兵卫)中找到了一份工作。然而松下之纲虽然号称城主,然而日本战国时代,全国大大小小的“城”有数万之多。头陀寺城也不过只是浜松城的支城,即外围据点。以2001年发掘情况看,所谓头陀寺城只是一个长度大约一町(109米),宽度略小、带有一圈壕沟的土围。在那里呆了几年的藤吉郎,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并无什么前途的城主。

天文23年(1554年),已经22岁的藤吉郎回到了尾张,成为了领主织田信长下仆,贫寒的出身严重制约了秀吉早期的上升空间,直到浅井家灭亡之后,在织田家苦熬多年的木下秀吉,终于因军功而受封北近江国,获得了第一块领地,浅井故领北近江(伊香郡、浅井郡、坂田郡)约12万石。受织田家内政经济运作模式影响,木下秀吉放弃了交通不变的山城,即浅井家主城小谷城,将小谷城拆除后的建筑材料,运至琵琶湖岸的今浜,修筑了一座平城(平原、平地之城),取信长的长字,将城名改为长浜城,正式开始跻身于战国群雄之列。同时他取织田家名将柴田胜家与丹羽长秀名字中各一字创造出一个新苗字——羽柴。然而,此时的羽柴秀吉已经37岁。

在日本战国群雄中,织田信长可谓最为强大的一个人,即便战国三英杰的另外两位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直系都不如织田信长强大。本能寺之变前夕,织田信长控制的面积,约占日本国土总面积的四分之一,战国三英杰一个是其一手提拔的军团长,一个是其从属大名。然而,强大的织田家却在争夺天下的过程上,遭遇大规模围攻三次,部将反叛不断,最终仍死于部将之手。从“第六天魔王”、“佛敌”等称号;当众殴打明智光秀,处死外甥等传说,以及拿敌人头盖骨取乐来看,织田信长也可以堪称暴君。织田信长不可谓不强大,然而这么强大的织田信长却未能成为日本的统治者,在织田信长身死之前,织田军队还在各地与反对者激烈交战。一味的使用暴力,并不能成为一个好的统治者,织田信长为此付出了被部将围杀的下场,其势力也在身亡后分裂瓦解并最终被羽柴秀吉取代。

羽翼丰满后的羽柴秀吉获得了从三位权大纳言的职位,进而在朝廷官位上,超过了因织田信长拒绝接任朝廷官职,而导致官位低下的原主家织田氏。然而,羽柴秀吉毕竟出身低下,在重视血统出身的日本,羽柴秀吉最大的问题,是怎么得到统治天下的正当名义。征夷大将军是当时展示自己地位和权力最直接最方便的方式,然而征夷大将军传统上只有出身源氏的人才能担当。传说中秀吉当时曾经联络之前被织田信长放逐的足利义昭,想成为义昭的养子去获得征夷大将军的职位,但是被义昭拒绝了,秀吉只能争取当关白。

羽柴秀吉收买近卫前久,然后用加增领地作为诱惑,使五摄家不反对自己。于是,在天正13年(1585年)7月11日,羽柴秀吉以藤原秀吉的名义而当上了关白。然而血统依旧是藤原秀吉无法绕开的问题,迫于无奈,藤原秀吉开始宣扬自己是天皇的私生子,来解决自己的血统问题。借着与朝廷、天皇的紧密结合,天皇和公卿借秀吉的军力和财力,以提升自己的生活待遇及威望,而藤原秀吉则获取朝廷的大义名分并强化自己的权威。组成了“武家关白制”政府体系。天正14年(1586年)9月9日,正亲町天皇正式下赐“丰臣”姓氏给藤原秀吉,12月25日,丰臣秀吉就任太政大臣,丰臣政权正式成立。

然而丰臣秀吉的崛起过于短暂,秀吉正式就任城主,已经是1573年,在他37岁时候的事了。在本能寺之变时,也不过是1582年。当1586年丰臣秀吉政权确立之时,短短几年的时间,丰臣秀吉便实质上的获取了天下第一人的身份。丰臣秀吉辉煌的成就背后是其高超的军事、外交、政治才能,从而吸收了原织田家中的大量实权大名、将领。也就是说,此时的丰臣政权中的大部分实权大名、家臣,实际上在三、四年前,不过是与丰臣秀吉地位相同,甚至还有所高出,当后来丰臣政权完全建立之时,丰臣五大老前田利家、德川家康、毛利辉元、小早川隆景、宇喜多秀家等人领地加起来超过五百万石。

丰臣政权实际上是靠丰臣秀吉以其个人卓越的政治才能构建的,政权内的实权派是臣服丰臣秀吉个人,而非丰臣氏。仅仅依靠平定天下,并不足以支撑丰臣这个姓氏乃至这个武家关白制的政权。类比征讨虾夷而设立,最终成为武家典范的征夷大将军这个职位;皇室血统出身、乃至镰仓、室町两代幕府下的历代积累,丰臣氏在出身和功勋上完全不存在可比性。因此,当丰臣政权建立的同时,摆在丰臣秀吉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如何让丰臣氏的关白,能够类比征夷大将军而最终延续下去。

现在很多的研究者,将丰臣秀吉对亚洲大陆的侵略,给出了各种各样的发起理由,比较流行的说法是秀吉本人一统天下后不正常的狂妄;还有是战国时期国内军队太多,土地不够分配等。然而最早被文字记录下来的唐国平定设想,是在天正13年(1585年)丰臣秀吉就任关白后的9月3日。之后天正14年(1586年)3月,耶稣会日本教区准管区长科埃略·加斯帕尔(Gaspar Coelho)记录了丰臣秀吉的唐国平定计划以及造船规模,并讨论提供船只支援。同年4月和6月,毛利辉元以及对马宗氏同时记录了丰臣秀吉的高丽渡海乃至交涉事宜。

远征大陆,实际上是丰臣秀吉刚刚获得关白之后已经开始着手的计划,而不是所谓一统天下之后。而战国以来人口、军队太多,土地不够分配之类,在对比1598年全国检地和1604年全国检地可以看到,前者为18509043.74石,后者为22171689.674石,短短数年,后者已经比前者多出了360多万,而在近代之前的1831年检地,全国石高已经超过三千万。所以,实际上日本在丰臣时期,全国境内仍有大量未开发土地,因此,根本谈不上当时所谓土地不足。

当结合传教士的西班牙日本联军中国征服计划,和丰臣秀吉提出的唐国平定计划的时间上,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与其说是流行中的那些经不起推敲的理由,不如说是丰臣秀吉试图以丰臣氏的太阁职位主导下,以军事征服中国大陆这个口号,来获取日本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殊荣,进而取得前所未有的政治地位。并将新获取的大量土地进行再分配,以充实旧部和丰臣直辖领,从而真正意义上的稳定丰臣政权。

除开政治上的需要,文化上来说,日本是神国,这个起自新罗入寇,而在蒙古进攻日本失败之后的不断强化之下,在吉田兼俱与室町末期的文明年间,即1469年 - 1487年,创建吉田神道之后,将神国日本的定义,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吉田兼俱将日本称为神国,日本的神道,定义为万物万法的根源,那么相对之下,中国的儒教是神道传入中国的枝叶,印度的佛教是枝叶上的花朵果实。即便明治维新之后,这个炮制日本凌驾世界的神道,依旧在国内有巨大的权威。那么,神国的天下人秀吉,在其野望中相当突兀的含有天竺,其实也就并不奇怪了,毕竟除了从日本神道上发芽的中国文明,印度文明也是日本神道结出的果实。

日本神国的至高无上,跟自称天朝上国的中国自然是不对付,更不提这个这个自称天朝的国家曾经要求神国日本称臣纳贡,而且还出台歧视性政策并拒绝对日贸易。嘉靖大倭乱的爆发,在给中国东南沿海带来惨重损失的同时,大量先进技术和唐物(中国商品)流入了神国日本,使得唐物这种之前被掌控在上层的奢侈品,逐渐被日本大众熟知。然而随着倭乱被平息,唐物的来源逐渐缩窄,在嘉靖倭乱刺激下的中国人眼里,日本人被极端妖魔化,本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宗旨,对拦截到的日本船只、或者船上有日本人的态度,无论是否是和平贸易,明朝上下的态度是只管杀不管问的。

然而,神国日本却需要中国产的陶器、瓷器、丝织品、茶器、铁锅、针、儒学经典、绘画、佛经等日用品和文化用品,还需要中国所产的用于做刀剑、枪管、火药、子弹的精铁、硝石、铅,乃至中国产的铜币,来维持其国家的日常经济生产、生活、文化乃至军事需要。但是高高在上的中国却不愿跟神国日本交易,而且不允许势力范围内的任何国家跟日本交易,朝贡体系圈外的马尼拉西班牙人,从广东进口铁料后转手日本,还要挂个南蛮铁的名义,而作为进口中国二手货的日本,又要被迫承担高昂的转手费、风险附加费以及运费。

这样被一个在中国主导的东亚世界里,被集体敌视的神国,无论从其国内国际上的政治、文化还是经济需要上来说,都迫切需要打破日本在本质上被边缘化的现实。但是以日本国内根深蒂固、以至于变本加厉的、神国日本是至高无上的观念,向中国低头朝贡,在当时日本的政治和文化上,是不被允许的。打碎中国对日本的敌视和封锁,是当年睁开眼睛看世界的日本天下人丰臣秀吉必须要做的。

在中国境内倭乱逐渐平息,来自中国的走私船数量减少,而来往东南亚的船只又有被明水师拦截的风险;而且做转手贸易南蛮船上面,随着商品一起来到日本的天主教狂信徒传教士,对日本国防又有极大危险性:“予以为彼等(传教士)酷似一向宗,且知识广博,并以此获取日本贵族名士之皈依,其相互间凝聚无间甚于一向宗。彼等企图以不轨之手段占居诸国(大名的领地),以至征服日本。予当惩罚其罪恶。”所以,挑战神国日本被敌视、边缘化的根本源头——中国,打破对日封锁,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另:被已知世界封锁边缘化后试图用军事手段对抗超强,以求打开一片新天地的,中国人比较熟悉的近现代成功案例有一个本朝,行进中有鑫胖(并不看好)。危险性极高,成功者寥寥,日本的底蕴在当年即便处于上升期,也并不足以完成丰臣秀吉的野望,而同时期处于王朝后期的明廷,也并没有堕落到晚清的满洲水平。

文/@二不尚书范景文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历史老照片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