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德宗求治之十一:朱滔密谋反叛与朝廷洗劫商贾

时间:2018-04-14 10:11     来源:未知    发布:找历史网

 建中三年即公元782年闰正月二十一(甲辰),自称成德留后的李惟岳被大将王武俊所杀,成德军的叛乱基本平息。六天后,魏博招讨使马燧率领诸军在洹水长桥附近击溃魏博叛将田悦。田悦逃回魏州固守。

 


二月初五(戊午),李惟岳所署的定州刺史杨政义归降朝廷。这时河北基本平定,只有魏州尚未攻下。河南各部官军在濮州进攻李纳,李纳的境况日益窘迫。朝廷因此以为动乱可以很快平定,于是在二月十一(甲子)加授幽州节度使朱滔为检校司徒;任命张孝忠为检校兵部尚书,兼易、定、沧三州节度使;任命检校太子宾客王武俊为检校秘书监,兼恒冀都团练观察使;任命康日知为赵州刺史,兼深赵都团练观察使;还将德、棣二州归朱滔管辖,命令他回到镇所范阳。朱滔一再请求得到深州,但唐德宗李适不肯。朱滔因此心怀怨恨,留在深州不走。王武俊历来看不起张孝忠,并认为自己诛杀了李惟岳,功劳应在康日知之上,而张孝忠成为节度使,自己却才和康日知一样只成为都团练使,还失去赵、定二州,所以也很不高兴。唐德宗又下诏,让他送三千石军粮给朱滔,送五百匹马给马燧。王武俊觉得朝廷不想让原来的将领为本地节度使,一旦攻克魏博,必定会来对付他的恒冀,这才打算削减他的军粮和马匹。于是他心生疑虑,不肯奉诏。


田悦得知后,派判官王侑和许士则走小路前往深州,劝说朱滔道:“司徒奉诏讨伐李惟岳,短短时间里就攻拔束鹿,得到深州,造成李惟岳境况窘迫,王大夫(即王武俊)才能利用司徒的胜利,得以枭下李惟岳的首级。其实这都是司徒的功劳。又有,天子明明下了诏书,让司徒得到李惟岳的城邑后,这些地方都将隶属司徒的本镇。然而今天朝廷竟然将深州割让给康日知,这不是背弃自己的信义吗?况且今上一心想要扫清河北朔方,不让藩镇承袭,打算全部让文臣取代武将。魏博一旦败亡,那么燕、赵就是其次。如果魏博仍存,那么燕、赵就将没有忧患。因此司徒如果有意怜悯魏博的危困而前来救援,那么非但是存亡继绝的大义,对司徒子孙万世也是大有好处的。”他又将贝州许诺给朱滔作为贿赂。朱滔历来野心勃勃,听了田悦的主意后很高兴,当即让王侑回去汇报魏州,使他们的将士知道会有外援,请他们各自坚守城池。他又派判官王郅和许士则一道前往恒州,劝说王武俊道:“大夫冒着万死一生,用计杀了逆首,拔除祸乱的根源。康日知脚不出赵州,他的功劳岂能和大夫同日而语!然而朝廷褒赏却都一样,谁不为大夫感慨不平!今天又听说有诏书要大夫将军粮和战马送交邻道。朝廷的意思,显然是因为大夫英勇善战,担心成为后患,所以先要削弱大夫的军府。等到平定魏博之日,朝廷将派马仆射往北,朱司徒向南,共同消灭了大夫。朱司徒也不敢自保,所以让我们敬效愚计,想和大夫共同去救援田尚书,保证他的存在。大夫自己可以留下军粮马匹供应军需;朱司徒也不想将深州交给康日知,但愿意交给大夫。请大夫尽早确定刺史人选,派去守卫。一旦三镇连兵,犹如耳目手足互相救援,那么他日将永无忧患!”王武俊也很高兴,当下就许诺了,然后派判官王巨源回使朱滔,并让他了解深州的情况,定下日期同时举兵南向。朱滔又派人去游说张孝忠,但张孝忠不肯。


二月二十一(甲戌),朝廷为成德地区的易、定、深、赵、恒、冀六州免税三年,并赦免被李惟岳胁迫的官吏和平民。


二月二十六(己卯),通化门发生地震。


三月初四(丁亥),唐德宗追赠已故卫尉卿颜杲卿为司徒,已故常山太守袁履谦为左散骑常侍,已故许州长史庞坚为右散骑常侍,已故巩县主簿蒋清为礼部侍郎。这些人都是在安史之乱期间为国捐躯的烈士。唐德宗还追赠已故骁卫将军代国公安金藏(武则天时他剖腹表明当时还是皇嗣子的唐睿宗的清白)为兵部尚书,授任他儿子安承恩为庐州长史。


三月十五(戊戌),田悦的堂兄洺州刺史田昂在本州归降朝廷(《新唐书》说他是在闰正月归降的)。同时,唐德宗任命岭南节度使张伯仪为检校兵部尚书,兼江陵尹、御史大夫、荆南节度等使;任命容管经略使元琇为广州刺史兼岭南节度使。三月二十三(丙午),唐德宗将京兆尹卢惎贬为抚州长史。


早先,宣武节度使刘洽在濮州攻打李纳,占领了外城。李纳在内城上哭泣,请求改过自新。永平节度使李勉又派人去劝说他。二月三十(癸未,通鉴作癸卯,疑有误),李纳派他的判官房说带着自己的母弟李经和儿子李成务入朝谒见。宦官宋凤朝声称李纳已经穷途末路,朝廷不能宽容他。唐德宗于是将房说他们关押在禁中。李纳只好带兵回到郓州,重新和田悦他们联合。朝廷这才知道李纳势力并未衰竭。三月十二(乙未),唐德宗任命徐州刺史李洧兼任徐、海、沂都团练观察使,但海、沂二州已被李纳占据,李洧最终并没得到它们。


李纳反叛时,他所署任的德州刺史李西华防备得非常严密。都虞候李士真暗地里在李纳面前诋毁李西华,李纳于是召李西华回府,让李士真取代他。李士真又用欺诈的手段召棣州刺史李长卿。李长卿经过德州时被李士真劫持了,然后和他一道归降朝廷。夏四月初六(戊午),唐德宗任命李士真和李长卿分别为德州和棣州刺史。李士真向朱滔求援,但那时朱滔已有反叛的打算,便派大将李济时带领三千人,声言说是去帮助李士真守卫德州,并召李士真到深州和他讨论军事事务。李士真到深州后就被朱滔扣留了,朱滔接着让李济时负责德州事务。


四月初八(庚申),吐蕃归还他们所劫掠的八百将士和僧尼。


唐德宗派宦官去征发卢龙、恒冀、易定的一万兵马前往魏州讨伐田悦。王武俊不但不受诏,还将使者押送到朱滔那里。朱滔蛊惑部众说:“将士有功,我上奏为他们请求官勋,都不获准。如今要和你们大家整装共趋魏州,打败马燧去夺取温饱,你们觉得如何?”大家都没有回答。朱滔连问了三次,大家才说:“幽州的人,自安史反叛以来,跟从他们南去的没一人生还。如今他们的亲人无不痛入骨髓。何况太尉和司徒(指朱泚和朱滔兄弟)都得到朝廷的荣宠,将士也都承蒙国家的官勋。我们实在只想保住目前的荣华,不敢还有其它侥幸的企望。”朱滔默然无语,只好打消了这念头。朱滔接着杀了几十名大将,对士卒则厚加抚慰。


康日知得闻朱滔的密谋,派人告诉马燧,马燧接着奏闻朝廷。唐德宗因为魏州尚未攻下,王武俊又重新反叛,官军的兵力未必就能制服朱滔,所以只好在四月初十(壬戌)赐朱滔为通义郡王,希望以此安抚他。朱滔反而加紧谋划他的反叛,分兵进驻赵州威逼康日知,并将深州授给王武俊的判官王巨源。王武俊让他儿子王士真出任恒、冀、深三州留后,带兵进围赵州。


涿州刺史刘怦和朱滔是同县人,他的母亲是朱滔的姑妈,因此朱滔让他负责幽州留后。他听说朱滔要去救田悦,写信劝谏他说:“如今朝廷已将我们的昌平故里改为太尉乡和司徒里,这也是大夫不朽的名声。只要以忠顺自持,那么事情都会成功。我私下想到近来那些目标远大和喜欢战争,不顾成败而家灭身亡的人,不就是安、史吗?我愧为司徒的密亲,沉默而不实言相告,那是对不起司徒对我的极大信任。希望司徒深思熟虑,不要留下后悔。”朱滔虽然没有采用他的谏言,但嘉许他的尽忠,对他始终没有猜疑。


朱滔将要起兵时,担心张孝忠成为后患,便又派牙官蔡雄去游说他。张孝忠说:“先前司徒离开幽州时,派人跟我说:‘李惟岳辜负皇恩,实为叛逆。’还说我如果归降朝廷,即是忠臣。我生性率直,听从了司徒的教诲。如今既然成为忠臣,就不能再赞助叛逆。而且我和王武俊都是夷人部落出身,深知他的内心最喜欢翻云覆雨。司徒千万不要忘了我的这话,它日必定会想到的!”蔡雄又想用花言巧语继续劝说,张孝忠非常愤怒,想捉了他押送京师。蔡雄怕了,只好逃了回来。朱滔于是派刘怦带兵进驻要害的地方防备他。张孝忠修缮城防,磨砺士兵,独自身居强寇之间,没人能够屈服他。


朱滔率领步骑二万五千从深州出发抵达束鹿。第二天一早将要出发,号角还没吹完,士卒忽然大乱,喧闹着说:“天子命令司徒回归幽州,为何违背敕令,到南边去救田悦!”朱滔大为恐惧,跑进驿站后堂躲了起来。蔡雄与兵马使宗顼等人假造命令,跟士卒们说:“你们千万不要喧闹,请听听司徒的传令。”喧闹这才停了下来。蔡雄又说:“司徒本来打算回范阳,但朝廷曾有恩旨说,得到李惟岳的州县就可以占有。司徒觉得幽州缺乏丝绵,所以带着你们竭尽全力,经过血战,好不容易夺得了深州,希望得到那里的丝绵,好减轻你们的税率。没想到国家毫无信用,又将深州给了康日知。又有,朝廷因为你们有功,赐给每人十匹绢。结果东西到了魏州西境,居然全被马仆射夺走。司徒只要呆在范阳,富贵就已足够。这趟南征,全是为了你们大家,并非为他自己。你们如果不想南下,可以自己回去,何必要如此喧闹,违犯军礼!”大家听了后都不知该怎么办,于是说:“朝廷敕使为何不能为我们军士守护赏赐的物品!”于是拥入敕使院,将敕使活活掰裂而死。士卒又喊道:“虽然知道司徒这趟出征是为了士卒,到底还是奉诏回镇更好。”蔡雄说:“既然如此,你们就各自回到自己的部伍,明日一早我们就前往深州,在那里休息数日,然后一道回镇所好了。”大家这才安定下来。朱滔于是带兵回到深州,秘密命令部将们找出作乱的领头,搜捕了一百多人,把他们都杀了。其余的部众无不心惊胆战。朱滔接着举兵向南,没人再胆敢上前阻拦。朱滔接着攻取宁晋,留在那里等待王武俊。王武俊则率领步骑一万五千攻取元氏,然后往东直趋宁晋。


王武俊诛杀李惟岳时,曾派判官孟华到长安入见。孟华生性忠直,颇有才略,在朝廷应对慷慨。唐德宗很喜欢他,便任命他为恒冀团练副使。当王武俊和朱滔有反叛的密谋时,唐德宗当即派遣孟华回去宣谕旨意。孟华到时,王武俊已经出兵了。孟华劝谏他说:“圣上非常看重大夫。如果大夫对朝廷尽到忠义,还用担心官爵不高,封邑不广吗!用不了几天天子一定会将康中丞转移到其他藩镇,深、赵二州终究将是大夫所有,何苦要和逆乱同流合污呢!到时候一事无成,不是要后悔莫及了吗!”孟华在李宝臣幕府时,因为为人正直而被同僚妒忌。这时他成为副使,同僚们更嫉妒他,便跟王武俊说:“孟华将军中的秘事奏报天子,请求成为内应,所以得到超次升迁。他这是想颠覆大夫的军队,大夫得防备着他。”王武俊因为他是故人,不忍心杀他,只是将他免职,送归私第。


田悦仗恃援兵将至,便派部将康愔带领一万多人出了城西,与马燧等人在御河上交战,结果大败而归。


卢龙节度行军司马蔡廷玉很厌恶判官郑云逵,并告诉朱泚。朱泚于是上奏将郑云逵贬为莫州参军。郑云逵妻子是朱滔的女儿,朱滔因此又上奏让他出任自己的掌书记。郑云逵于是在朱滔面前大讲蔡廷玉的坏话,而蔡廷玉又和检校大理少卿朱体微跟朱泚说:“朱滔在幽州,对事情非常专擅。他的秉性不是位长者,太尉不能将兵权托付给他。”朱滔得知后怒不可遏,多次写信给朱泚,请求杀了他二人,但朱泚不肯。于是兄弟俩颇有嫌隙。当朱滔抗拒朝命时,唐德宗想归罪于蔡廷玉等人,以取悦朱滔,于是在四月十二(甲子)将蔡廷玉贬为柳州司户,朱体微贬为万州南浦尉。


当时河南河北即两河区域都在用兵,朝廷每月得花费一百多万缗军费,府库的储存支持不了几个月(《旧唐书》说,负责度支的杜佑说:“如今诸道用兵,月费度支需钱一百余万贯,若获五百万贯,才可支给数月。”)。太常博士韦都宾和陈京建议说:“货币和钱财都集中在富商手里,请朝廷搜括富商的钱财用来资军。收入超过万缗的人,朝廷可向他们借贷多余的钱用以供养军队。估计只要向全国不到一两千的商人借贷,数年的军费就足够了。”唐德宗同意了。也在四月十二(甲子),他下诏向商人借钱,并让度支部门将具体方案呈上。于是负责度支的杜佑开始让京兆尹与长安和万年令执法,大肆搜刮长安城里商人的所有货物,刑法严峻。长安令薛苹乘着车子带着一大帮人在街坊市井搜索,一旦觉得商人有所隐瞒,就对他们加以捶打鞭笞。人们无法忍受痛苦,有人甚至为此自缢而死,长安人心惶惶,犹如遭到寇盗洗劫。结果官府得到的也才八十多万缗。少尹韦禛又带人搜括当铺的当钱。凡是家里有积蓄钱帛粟麦的,全被借走四分之一,还封了他们的钱柜粮窖。百姓为此罢市,簇拥着拦在宰相马前哭诉的人成千上万。卢杞起先还尽力安慰劝谕他们,后来事情越闹越大,他只好骑马从其它道路跑掉了。后来总计从商人那里借来的钱也才二百万缗,但人们已被搞得精疲力尽了。陈京是陈叔明的五世孙。


四月二十二(甲戌),唐德宗任命昭义节度副使兼磁州刺史卢玄卿为洺州刺史兼魏博招讨副使(《新唐书》作魏博和澶相招讨使)。


当初,李抱真任泽潞节度使,马燧管辖河阳三城。李抱真想杀了怀州刺史杨鉥,杨鉥跑去投奔马燧。马燧收留了他,并上奏朝廷说他没罪,因此李抱真十分愤怒。当他和马燧一同出讨田悦时,多次意见不合而互相怨恨,两人的矛盾日益加深,不再见面。因此各自的部队也互不买帐,导致延误战机,长久不能消灭田悦。唐德宗多次派宦官为他们调和。当王武俊进逼赵州时,李抱真分出麾下二千人卫戍邢州。马燧非常愤怒,说:“残余的盗贼尚未消灭,本应当共同努力。他怎能分兵去守卫自己的地盘,难道让我独自作战吗!”便想带兵回去。李晟劝马燧道:“李尚书因为邢、赵二州接壤,分兵把守,其实没有害处。如今明公匆忙自己离去,大家会怎么看待明公!”马燧觉得很有道理,便只带着少数随骑前往李抱真的壁垒,想跟他消除矛盾,重结友好。刚好洺州刺史田昂请求入朝,马燧便上奏请求将洺州归李抱真管辖,并请求让卢玄卿任刺史,兼招讨使副。这才有了以上的任命。李晟的军队早先隶属李抱真,李抱真也请求同时隶属马燧,以示协和。唐德宗也同意了。


四月二十五(丁丑),彭王傅徐浩去世,朝廷追赠他为太子少师。徐浩字季海,是越州人。他父亲徐峤官至洛州刺史。徐浩少年时明经中举,工于草隶书法,以文学才能得到张说的器重,调授鲁山主簿。张说又推荐他为丽正殿校理,他经三迁后升任右拾遗,仍兼校理。幽州节度使张守珪上奏请他在幽州幕府任职,朝廷后来又改任他为监察御史。在为父亲丁忧服丧后,他起复为京兆司录,又因母亲去世离职。多年后,他调授河南司录,历任河阳令,以善政著称。不久他官拜太子司议郎,升迁金部员外郎,也曾任宪部郎中。安禄山反叛时,他出任襄阳太守兼本郡防御使,朝廷还赐给他金紫官服。唐肃宗即位后,召他为中书舍人。当时天下事情繁忙,诏令多出于徐浩之手。徐浩词汇丰富,应用得当,又工于楷书和隶书,所以唐肃宗欣赏他的能力,加授他兼尚书左丞。唐玄宗传位给唐肃宗的诰册,就是徐浩写的。他参与起草书写唐玄宗和唐肃宗的两宫文翰,得到的宠遇很少人可以和他相比。后来他拜国子祭酒,但因事被贬为庐州长史。唐代宗征他回来拜中书舍人和集贤殿学士,很快又升他为工部侍郎、岭南节度观察使、兼御史大夫,接着又任命他为吏部侍郎和集贤殿学士。后来因为小妾的弟弟冒选,他请托侍郎薛邕为他上报出任京尉,所以被御史大夫李栖筠弹劾,被贬为明州别驾。唐德宗即位后,征拜他为彭王傅。这年他去世时终年八十岁。当初,徐浩以文雅著称。当出任广州,以及负责选部时,积聚了不少钱财,又宠爱他的小妾侯莫陈氏,让她干预政事,因此被时论所贬。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历史老照片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