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德宗求治之十二:朱滔魏州大败李怀光与财政名臣第五琦病逝

时间:2018-04-14 10:14     来源:未知    发布:找历史网

 建中三年即公元782年四月初十(壬戌)唐德宗李适赐幽州的朱滔为通义郡王,然而朱滔反而加紧谋划他的反叛。四月十二(甲子),唐德宗下诏向商人借钱,造成长安一片混乱。


再说,宣武节度使刘洽在濮阳攻打淄青的李纳,招降了守将高彦昭。


朱滔派人将蜡书放在发髻中送交朱泚,要和他一同反叛。河东节度使马燧截获了书信,连同使者送往长安,但朱泚不知道这事。唐德宗用驿马将朱泚从凤翔召到长安,把蜡书连同使者出示给他。朱泚惶恐地顿首磕头请罪。唐德宗说:“你们相离千里,起初并不同谋,所以并非爱卿的罪过。”因此将他留在他长安的私第,还赐给他有名的园林、肥沃的田产、以及很多锦彩和金银,让他安心。他幽州和卢龙节度使、太尉、中书令等职位都不变。


唐德宗因为幽州很多兵马在凤翔,因此想找一位重臣取代朱泚。宰相卢杞妒忌中书侍郎兼平章事张镒的忠诚正直,并得到唐德宗的器重,便想把他排挤到朝外,自己得以专擅朝政,于是建议说:“朱泚名位历来很重,凤翔的将校班秩都已很高,除非是宰相和陛下宠信的大臣,其他人无法镇抚。臣请求自己出行。”唐德宗低着头没回答。卢杞又说:“陛下如果觉得臣相貌不怎样,三军也许会不服指挥,那么还是请陛下作出另外的英明决策。”唐德宗于是看着张镒说:“才兼文武,望重内外,没人超过爱卿。”张镒明知被卢杞排挤,却也没有理由拒绝,只好两次下拜,接受诏命。四月二十六(戊寅),唐德宗任命张镒兼任凤翔和陇右节度等使,罢免他参知政事。


当初,卢杞与御史大夫严郢共同构造杨炎和赵惠伯的冤狱。杨炎死后,卢杞又开始妒忌严郢。当蔡廷玉等人被贬官时,左巡使兼殿中侍御史郑詹不小心在递送文件上把贬地写作昭应(今陕西临潼)。蔡廷玉等人都已经到了蓝田,朝廷又召他们回来,改到东边去。蔡廷玉等人以为朝廷要把自己送到朱滔那里,非常忧虑。到了灵宝西面时,他们居然跳进黄河自杀了。唐德宗得知后,非常惊骇,也感到奇怪。卢杞趁机上奏道:“朱泚必定会怀疑这是陛下的诏旨。请朝廷派三司使对这事立案调查。”又说;“御史的所作所为,一定得禀报御史大夫。所以请朝廷也对严郢立案审理。”案情尚未搞清楚,卢杞就在四月三十(壬午)上奏将郑詹在京兆府给杖杀了,然后将严郢贬为费州刺史。严郢一年多后就在贬所去世。


这月,朱滔公开反叛,并攻陷德、棣二州。


唐德宗刚即位时,崔祐甫为相,执政极为追崇宽大,所以当时政声蔼然,大臣们都觉得有贞观之风。当卢杞为相后,知道唐德宗生性喜欢猜忌,所以总是利用这点来离间群臣,开始劝唐德宗用严苛的手段驾御臣下,因此朝廷内外十分失望。


淮南节度使陈少游上奏,要求将淮南道的两税钱每一千(即每贯一千文)增加二百文。五月初四(丙戌),唐德宗下诏增加其他各道的税钱,就像淮南那样。朝廷又提高食盐价格,每斗都增加一百钱。


次日,唐德宗将太子詹事邵说贬为归州刺史,他后来也死在贬所。


朱滔和王武俊自宁晋往南救援魏州。五月初九(辛卯),唐德宗下诏派朔方节度使李怀光带领朔方和神策步骑一万五千人东讨田悦,同时抗拒朱滔等人。朱滔率军到了宗城时,他的掌书记郑云逵和参谋田景仙抛弃了朱滔,前来归降朝廷。


五月十四(丙申),唐德宗下诏说:“已故伊西北庭节度使杨休明、已故河西节度使周鼎、已故西州刺史李琇璋、已故瓜州刺史张铣等人,蒙朝廷信任出守藩镇。因为时世艰辛,他们固守西陲,抵抗戎虏,殁身异域,已历时多年。直到今日,他们的灵柩才得以回归。朕真诚地深为追悼,应给他们特加宠赠,显扬幽泉。现追赠杨休明为司徒,周鼎为太保,李琇璋为户部尚书,张铣为兵部侍郎。”他们都是陇右地区的牧守,唐肃宗至德以来陷身于吐蕃而战殁。这期间朝廷和吐蕃通和,他们才得以归葬故土。


五月十五(丁酉),唐德宗加授河东节度使兼检校左仆射马燧为同平章事;泽潞节度使李抱真为检校右仆射;河阳节度使李芃为检校兵部尚书;神策营招讨使李晟为右散骑常侍;奖赏他们打败田悦的功劳。


五月二十三(乙巳),唐德宗将户部侍郎兼判度支杜佑贬为苏州刺史,任命中书舍人赵赞为户部侍郎兼判度支,显然是因为向商贾借贷造成混乱的那事。


五月二十九(辛亥),唐德宗在定州设置义武军节度使,将易、定、沧三州归义武军管辖(《旧唐书》说是将易定节度赐名义武军)。


六月初六(丁巳),尚书左丞庾准去世。庾准是常州人,父亲庾光先在天宝中年曾任文部侍郎。庾准以门荫入仕,靠讨好宰相王缙被提升为职方郎中,负责朝廷制诰,后来升迁中书舍人。庾准历来缺乏文学修养,靠柔媚自进,也算不上儒者名流,深为时论所看轻。他不久就改任御史中丞,又升迁尚书左丞。王缙获罪后,他被支出朝廷出任汝州刺史。他后来又入朝任司农卿,与杨炎关系密切。杨炎要杀刘晏时,知道庾准和刘晏有仇,便任用他为荆南节度使。庾准于是上言说他找到了刘晏写给朱泚的信,说他怨恨朝廷,又招募补充州兵准备抗拒朝命。唐德宗于是先杀了刘晏,然后才下诏赐他自尽,全国人都为刘晏喊冤。杨炎于是征庾准为尚书左丞。这时他去世,终年五十一岁,朝廷追赠他为工部尚书。


六月十三(甲子),京师地震。同时,唐德宗任命左散骑常侍李涵为入回纥吊祭使,京兆少尹源休为光禄卿。六月二十七(戊寅),唐德宗任命前衢州刺史赵涓为尚书左丞,右庶子柳载为右丞。


张光晟杀了回纥渠帅突董时,唐德宗想就此跟回纥绝交,并召到回纥去册封可汗的使臣源休回太原。许久之后,他又派源休护送突董和翳密施以及大小梅录等四人的丧柩回到回纥。可汗派他的宰相颉子思迦等人来迎接。颉子思迦坐在大帐里,让源休等人站在帐前的雪地上,责问他当时杀害突董的情况,有四次都想杀了源休他们,对他们非常菲薄。源休他们滞留了五十多天,才得以回归。可汗派人跟他们说:“国人都想杀了你们报仇,我的意思则不是这样。你们国家已杀了突董他们,我又杀了你们,如此以血洗血,只能更弄脏了两国的关系而已!今天我以水洗血,不是也很好吗!唐朝欠我马钱一百八十万匹绢,你们应当尽速归还。”于是派他的散支将军康赤心跟随源休到长安入见。源休最终并没见到可汗就回来了。六月二十八(己卯),源休回到长安。唐德宗下诏赐给回纥布帛十万匹和金银十万两,补偿他们的马钱。源休很有口才,能言善辩。卢杞怕唐德宗见了后会宠幸他,便趁他尚未回京前,先任命他为光禄卿。


六月三十(辛巳,《旧唐书》作十天前即辛未,疑有误),朱滔和王武俊出兵救援田悦,抵达魏州北面。田悦置备了牛肉酒水出迎,魏州民众兴奋的欢呼声惊天动地。朱滔准备在惬山扎营。当天,李怀光的兵马也到了魏州。马燧、李抱真、李芃等人盛列军容迎接李怀光。朱滔等人担心官军大举进攻,便当即出兵。李怀光勇而无谋,想趁着朱滔的营垒尚未扎好前出击。马燧请求先让将士休息,找间隙再出战,但李怀光说:“一旦他们的营垒扎好,将成为后患。我们不能错过这一时机。”于是带兵到惬山西边出击朱滔,杀了对方步卒千余人。朱滔的军队即将崩溃,李怀光在马上按辔观战,面有喜色。然而他的士卒开始争先恐后到朱滔尚未扎好的军营抢夺财宝,而王武俊又率领二千骑兵横冲过来,将李怀光的军队一分为二。朱滔也收拾败兵反攻过来,结果官军大败,跌入永济渠淹死的士卒不可胜数,人们互相踩踏,尸体堆积如山,水都为之不流。马燧等人只好各自收军退保自己的营垒。当晚,朱滔等人在永济渠修建堤堰,进入王莽当年修建的运河,然后决堤淹没了那一带,断绝官军的粮道和归路。第二天,官军的驻地水深三尺多。马燧怕了,便派使者用谦卑的言辞向朱滔谢罪,请求允许他与各节度使率军回归本道,并上奏天子,请求将河北的事务全部交给五郎(朱滔在兄弟中排行第五)处理。朱滔想要答应,但王武俊觉得不行,不过朱滔没有听他的。


七月初三(甲申),唐德宗任命前振武军使王翃为京兆尹,任命兵部郎中杨真为御史中丞兼京畿观察使,让他们平息因为搜刮商户而在京师造成的不安,


七月十一(壬辰),殿中丞李云端谋反,事情败露后伏诛。次日,朝廷下诏,除了已经收纳国库的以外,停止向商贾借钱。已经收纳国库的必须明置簿册,发给各个商人借贷文件,以后按照本钱归还。


七月十三(甲午),唐德宗任命前同州刺史萧复为兵部侍郎。


七月十九(庚子),马燧、李怀光、李抱真、李芃等四节度使的兵马涉水往西,退保魏县(《旧唐书》作魏桥),继续抗拒朱滔。朱滔这才向王武俊致歉,而王武俊因此开始对朱滔怀恨在心。几天后,朱滔、王武俊、田悦的部众也进驻魏县东南,与官军隔河对垒。


同时,淄青的李纳向朱滔他们求救。朱滔派魏博兵马使信都承庆带兵去帮助他。李纳于是进攻宋州,但无法攻克,只好派兵马使李克信和李钦遥去卫戍濮阳和南华,抗拒刘洽。


自五月起一直不下雨,直到七月二十三(甲辰)才开始下。也在这天,唐德宗任命宣武节度李勉为检校司徒;任命淮宁节度使李希烈为检校司空,兼任平庐、淄青、郓州、登莱、齐州节度使,派他出讨李纳;又任命河东节度使马燧兼任魏博和澶相节度使;加授朔方和邠宁节度使李怀光为同平章事;封李芃为开阳郡王。


神策行营招讨使李晟请求带领他的兵马往北解救赵州之围,与张孝忠分势夺取范阳。唐德宗同意了。李晟自魏州带兵往北直趋赵州,王士真解围离去。李晟留在赵州三天,接着和张孝忠合兵往北攻略恒州。


这期间,演州司马李孟秋和峰州刺史皮岸举兵造反,自称安南节度使,但很快就在八月初三(癸丑)被安南都护辅良交镇压并杀了。


八月初七(丁巳,史书均作丁未为误,八月无丁未),朝廷听从户部侍郎兼判度支赵赞的奏请,设置河东和河西水陆运、两税、盐铁使二人,判度支此后只是总管大体纲要而已。


八月初八(戊午),太子宾客第五琦在任上病逝。第五琦是京兆长安人。他少年时就成了孤儿,事奉兄长第五华,敬顺过人。年长后,他颇有吏才,专以富国强兵之术为己任。天宝初年,他在韦坚手下办事,韦坚败了后他也被贬官。他后来经累转出任须江丞,当时的太守贺兰进明很器重他。当安禄山反叛时,贺兰进明升迁为北海郡太守,奏请第五琦为录事参军。安禄山当时已经攻陷河间和信都等五郡,贺兰进明没有战功,导致唐玄宗非常愤怒,派宦官封刀催促他,说:“如果无法收复失地,当即斩了贺兰进明的首级。”贺兰进明非常惶恐,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五琦于是劝他拿出大量钱财布帛招募勇士,出奇力战,因此收复了失陷的郡县。贺兰进明接着派第五琦回朝奏事。到了蜀中,第五琦得以谒见唐玄宗,奏说:“当今之急在于用兵,兵马的强弱在于租赋,而产生租赋的地方,大多都在江淮。如果陛下授臣职任,让臣负责军须,那么今后奖赏给军队的资用,就不劳陛下的圣虑了。”唐玄宗非常高兴,当天就拜他为监察御史,兼任江淮租庸使。很快他就官拜殿中侍御史,又加授山南等五道度支使。他促办粮运,负责财政,事情都办得很好。后来他升迁司金郎中、兼御史中丞,租庸使不变。第五琦于是创立盐法,到各地山海井灶收取食盐,由官府设置胥吏专卖食盐。从前的盐业户以及流浪人员,只要愿意从事官卖食盐的行业,官府就免去他们的杂徭,让他们在盐铁使属下办事。他还制定律法,对非法煮盐或私下贩卖的人处以不同的刑罚。百姓除了上缴租庸以外,官府不得横征暴敛;因此做到了税率没有增加而国用充足。第五琦后来升迁户部侍郎、兼御史丞,专判度支,负责河南等道度支、转运、租庸、盐铁、铸钱、司农、太府出纳、山南东西、江西淮南馆驿等使。


乾元二年(759),他以本官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当初,第五琦因为国用不足,币重货轻,所以奏请铸造乾元重宝钱,以一当十在市面流通。当他拜相后,又请求改铸重轮乾元钱,一当五十,与乾元钱和开元通宝钱三钱并行。后来谷价飞涨,因为通货的问题造成饥荒,饿死的人满路都是,盗铸钱币的现象又此起彼伏,朝廷内外都将这归咎于第五琦变法的弊病,上呈给朝廷指责他的密封奏折天天都有。乾元二年十月,他因此被贬为忠州长史。上路后,有人告发第五琦受人黄金二百两的贿赂,朝廷便派御史刘期光追去调查。第五琦回答说:“二百两黄金重十三斤,我愧为宰相,不可能自己去收取这么重的东西。如果你有我接受贿赂的凭据,即请依法治罪。”刘期光居然将他这话当作第五琦服罪了,当即如此上奏,请求将他官场除名,发配到夷州。朝廷让驿站马车送他到那里,还派人押送。宝应初年(762),唐代宗重新起用他为朗州刺史,任上他很有能干的名声,不久朝廷就征他入朝任太子宾客。正好吐蕃入寇,攻陷京师,唐代宗到陕郡避难,关内副元帅郭子仪请求任命第五琦为粮料使、兼御史大夫,出任关内元帅副使。没多久,他改任京兆尹。唐代宗回到京师后,他专门负责度支,兼诸道铸钱盐铁转运常平等使。第五琦经累封成为扶风郡公,后来又加京兆尹,改任户部侍郎,再判度支。他先后掌管财赋十多年。鱼朝恩伏诛后,第五琦因为跟他关系密切而受到牵连,被支出朝廷任处州刺史,接着历任饶、湖二州。后来他又入朝出任太子宾客兼东都留司。唐德宗因为他的才能,准备重新任用他,便将他从洛阳召回到京师。可惜两个晚上后他就病故了,终年七十岁。朝廷追赠他为太子少保。


八月十一(辛酉),唐德宗任命泾原留后姚令言为节度使。


八月十八(戊辰),唐德宗任命江淮盐铁使兼太常少卿包佶为汴东水陆运两税盐铁使。次日,他加授剑南西川节度使张延赏为检校吏部尚书。八月二十四(甲戌),唐德宗任命大理少卿崔纵为汴西水陆运两税盐铁使。三天后,他任命礼仪使兼太子少师颜真卿为太子太师。


这期间,江淮讹传说有毛人捕捉人,还吃人心,造成一片惶恐。


八月三十(庚辰),李正己的堂兄徐、海、沂都团练使李洧去世。九月初七(丁亥),唐德宗任命李洧部将高承宗为徐州刺史,兼徐海沂都团练使。


同一天,判度支赵赞上言,请求为两都、江陵、成都、铩汴、苏、洪等州设置常平署,用一定的本钱。上至百万贯,下至十万贯,用来收购和储存谷粟和布匹以及丝麻。当市价昂贵时平价出售,市价低贱时则适量加价买进,用以调整价格,便利民众。唐德宗听从了。赵赞于是在诸道的交通要津设置关卡和官吏,征收商品税。一般商品价值每贯(一千)征税二十文,但竹木茶漆则征税十分之一,将收入当作常平署的本钱。


九月十九(己亥)夜里,有猛兽闯入长安的宜阳里,伤了二人,但第二天一早就被捕获了。

 


卢杞嫉恶太子太师颜真卿,想把他支出朝外。颜真卿跟卢杞说:“先中丞(指卢杞父亲御史中丞卢奕。安史之乱时他在洛阳遇害)的首级当时被送到平原时,我曾用舌头舐他脸上的血。如今相公怎忍心对我如此不能相容!”卢杞惊惧地起身下拜,然而却更加痛恨颜真卿。

九月二十三(癸卯),殿中少监崔汉衡从吐蕃回归,赞普派大臣区颊赞随同崔汉衡入朝觐见。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历史老照片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