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德宗求治之十三:李希烈自称天下都元帅与颜真卿坚守忠臣气节

时间:2018-04-14 10:17     来源:找历史网

 中三年即公元782年六月三十(辛巳),朱滔和王武俊出兵救援田悦,在魏州北面打败李怀光和马燧等人率领的官军。八月初八(戊午),太子宾客第五琦在任上病逝。九月初七(丁亥),朝廷开始征收商品税。

 


冬十月初二(辛亥),唐德宗李适任命湖南观察使曹王李皋(《旧唐书》作嗣曹王,意味着他父亲曹王李戢还在。李戢在这期间去世。但世袭的爵位也可称嗣王,即使父亲不在了)为洪州刺史兼江南西道节度使。李皋到洪州时,将道里的将佐全都集中起来,考察他们的才干。他看中牙将伊慎和王锷等人,提拔他们为大将,并引用荆襄判官许孟容,把他安排在幕府主事。伊慎是兖州人;许孟容是长安人。


伊慎曾跟从淮宁节度使李希烈出讨梁崇义。李希烈爱惜他的才干,想把他留下,但伊慎逃了回来。李希烈得知李皋重用伊慎,担心他成为自己的后患,便故意送了副七属犀甲给他,还伪造了封伊慎的回信,丢在边境。唐德宗得知后,当即派宦官到军中,要处斩伊慎。李皋为他喊冤,但唐德宗没有回复。刚好三千多江贼入寇洪州,李皋派伊慎去出击江贼,为自己赎罪。伊慎击溃了江贼,斩首数百级后凯旋而归,由此得免于死。


宰相卢杞专权用事。他知道唐德宗一定还会任命一位宰相,怕分了自己的大权,便趁机推荐吏部侍郎关播为相,说他是位儒者,为人忠厚,可以整肃风俗。十月初七(丙辰),唐德宗任命关播为中书侍郎兼同平章事。其实政事全都取决于卢杞,关播只是恭敬地整整衣襟,不置可否。唐德宗曾私下和宰相们谈论政事,关播有点不同意见,想起身进言,但卢杞用眼神制止了他。回到中书省后,卢杞跟关播说:“正是因为足下正直谨慎,沉默寡言,所以才推荐足下担任此职。今天怎么突然又想说话了?”关播从此再不敢说什么。


这期间,李希烈密谋反叛。


十月十九(戊辰),唐德宗派都官员外郎樊泽出使吐蕃,告诉他们结盟的日期(《旧唐书》说这期间樊泽出使吐蕃回来,和吐蕃相国尚结赞约定来年正月十五望日在清水会盟)。


十月二十七(丙子),肃王李详去世。他是唐德宗第五子,大历十四年六月封王,这时死时才四岁。唐德宗为此取消三天朝会,追赠他为扬州大都督。李详生性聪惠,唐德宗特别怜惜,追念无已,不让人为他修建坟墓,还下诏要依照西域人的办法,并让群臣商议为他修建砖塔。礼仪使判官兼司门郎中李岩上言劝止,唐德宗才打消了这主意。


十一月初一(己卯),唐德宗加授淮南节度使陈少游为同平章事;同时任命山南西道节度使贾耽检校工部尚书、兼任襄州刺史、御史大夫、山南东道节度使;任命兴凤团练使严震为梁州刺史兼山南西道节度使。。


十一月十六(甲午),唐德宗任命前山南东道节度使李承为潭州刺史兼湖南观察使。


田悦感激朱滔出兵相救,便和王武俊商议要尊奉朱滔为主,向他称臣。朱滔不肯,说:“惬山大捷,都是你们二位出的力,我怎敢独居尊位!”于是幽州判官李子千和恒冀判官郑濡等人共同建议道:“请司徒与郓州李大夫等成为四国,都称王而不改年号,就像当年诸侯事奉周家正朔那样。四王可以筑坛同盟,有不如约的,大家共同讨伐他。不然的话,我们将会总是叛臣,茫然无主;用兵既没有名义,有功也没有官爵可赏。那样将吏也将无处可归!”朱滔他们都觉得有理。朱滔于是自称冀王,田悦自称魏王,王武俊自称赵王,并请求李纳自称齐王。也在十一月,朱滔等人在军中筑坛,祭告上天后接受王位。朱滔成为盟主,称孤;王武俊、田悦、李纳则称寡人。他们所居住的厅堂称殿,下达的号令称令,下属上书称笺;妻子称妃,长子称世子。他们各以自己的州治为王府,设置留守兼元帅,将军政委托给他们。他们又根据中书和门下省的格式设置东西曹;根据侍中和中书令的格式设置左右内史;其他官职也都模仿朝廷,只是名字稍作修改而已。


王武俊任命成德判官孟华为司礼尚书,但孟华没有接受,竟然呕血而死。他又任命兵马使卫常宁为内史监,将军事委托给他。卫常宁阴谋要杀了王武俊,事情败露后被王武俊腰斩了。王武俊派部将张终葵入寇赵州,但张终葵被康日知击败后杀了。


李希烈率领所部三万兵马转去镇守许州,派亲信去见李纳,和他密谋共同袭击汴州。他派人去告诉永平节度使李勉,说自已已经兼领淄青,想假道他的辖区去上任。李勉为他修好木桥,并准备了美馔等待他,同时也严加防备。李希烈最终并没过来。他又暗中和朱滔等人勾结,李纳也多次派游兵渡过汴水迎候李希烈。因此东南地区向朝廷转运租赋的人都不敢取道汴渠,只能从蔡水北上。


十二月二十九(丁丑),李希烈自称天下都元帅、太尉、建兴王。当时朱滔等人与官军相拒多月。官军有度支部门为他们筹措军粮,各道也为他们增兵,而朱滔和王武俊孤军深入,专门靠田悦为他们提供军饷,所以客主(朱滔和王武俊算客,田悦算主)日益困弊。他们听说李希烈军势十分强盛,心中又十分怨恨朝廷,便商量着派人前往许州,劝李希烈称帝,李希烈这才自称天下都元帅。


这期间,司天少监徐承嗣请求重新修订《建中正元历》,唐德宗也同意了。


建中四年即公元783年春正月初十(丁亥),陇右节度使张镒和吐蕃的相国尚结赞在清水结盟。


正月十三(庚寅),李希烈派部将李克诚袭击并攻陷汝州,生擒了汝州别驾李元平。李元平本是湖南判官,没有多少才干,禀性粗疏傲慢,敢说大话,也喜好谈论兵法。关播觉得他是位奇才,便将他推荐给唐德宗,以为他是将相的材料。朝廷因为汝州距离许州最近,便提拔李元平为汝州别驾,负责州事。李元平到了汝州后,当即招募工匠修缮城池。李希烈暗中派壮士应募,送了数百人进了汝州城,而李元平没有发觉。李希烈接着派李克诚带领几百骑兵突然来到城下,应募修城的人在城内接应,将李元平绑了离去。李元平个头矮小,也没胡须。他见到李希烈时极端恐惧,大便都吓了出来,流了满地。李希烈骂道:“瞎子宰相居然派你来抵挡我,怎敢如此轻蔑!”他接着任命判官周晃为汝州刺史,又派别将董待名等四出抢掠,夺取尉氏,进围郑州,官军多次被他们打败。李希烈派出的巡逻骑兵往西都到了彭婆,东都士民因此震动惊骇,纷纷逃进山谷躲藏,东都留守郑叔则则入保西苑。


唐德宗征求卢杞的意见如何对付李希烈。卢杞想害死颜真卿,便答道:“李希烈是名年轻的骁将,仗恃军功,骄横傲慢,他的将佐都不敢谏止他。如果真能得到一位儒雅重臣,奉旨向他宣读圣上的恩泽,为他陈述逆顺祸福,李希烈必然会革心悔过,将不用烦劳军旅就能让他臣服。颜真卿是三朝旧臣,忠直刚决,名重海内,为人们所信服。他正是陛下需要的人!”唐德宗觉得有理。正月十七(甲午),唐德宗命令颜真卿前往许州去宣旨慰问李希烈。诏书下来时,所有朝臣知道这是让老臣去送死,无不大惊失色。


颜真卿乘坐驿站马车来到东都,郑叔则说:“足下真要去了,恐怕就回不来了。应当稍微逗留几天,也许陛下会改变主意。”颜真卿说:“君王的使命如何躲避得了!”到底还是去了。李勉上表进言道:“失去一位元老将是国家的羞耻。请陛下留住颜真卿。”又派人去拦住颜真卿,但没赶上。颜真卿写了封信给儿子,只是交待他要“奉家庙、抚诸孤”而已。到了许州,颜真卿准备宣读诏旨,李希烈让他的一千多个养子环绕着他谩骂,还拔刀做出要把他一口吃掉的架势。颜真卿双足不移,脸色不变。李希烈急忙用身子拦在颜真卿面前,命令他的养子们全都退下,然后安排了颜真卿的旅馆,以礼相待。李希烈想将颜真卿送回去,刚好李元平也在座,颜真卿责备了他。李元平惭愧地起身离开,接着暗地里劝李希烈扣留住颜真卿。李希烈于是改变了主意,留下颜真卿不让他走。


朱滔、王武俊、田悦、李纳都派人去谒见李希烈,上表称臣,劝他称帝。使者们在李希烈面前下拜舞蹈,劝李希烈道:“朝廷诛灭功臣,失信于天下。都统的英武来自上天,功烈盖过凡世,早已被朝廷所猜忌,即将就有韩信和白起般的大祸。还希望都统立即称帝,使四海臣民知道有所归属。”李希烈召颜真卿来看这一场面,说:“如今四王派使者前来推奉,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太师看看如今的势态,难道只有我被朝廷猜忌而无地自容吗!”颜真卿说:“这些分明是四凶,算什么四王!相公不想自保功业,成为唐的忠臣,却和乱臣贼子为伍,难道要和他们一同覆灭吗!”李希烈很不高兴,让人扶颜真卿出去。另一天,颜真卿和该四名使者一同参加宴席,四使说:“很久就听说太师非常有名望,如今都统即将称尊号而太师刚好就来了,是上天将一位宰相赐给都统。”颜真卿喝叱道:“谈什么宰相!你们听说过那位大骂安禄山而死的颜杲卿吗?那就是我的兄长。我年已八十,只知道守节而死罢了,岂能受到你们这号人的利诱威胁!”四使不敢再说什么。李希烈于是派甲士十人将颜真卿软禁在馆舍,又在庭院中挖掘洞坑,说要活埋了他。颜真卿怡然自得,见到李希烈说:“死生已定,何必多次一举!马上给我一把剑,不就顺了你的心事了吗!”李希烈只好向他道歉。


正月二十一(戊戌),唐德宗任命左龙武大将军哥舒曜为东都和汝州节度使,派他率领凤翔、邠宁、泾原、奉天、好畤等行营兵马一万多人出讨李希烈,又下诏让各道共同出兵讨伐。哥舒曜行至郏城,遇到李希烈的前锋将领陈利贞,打败了他。李希烈的势头受到了点挫折。哥舒曜是哥舒翰的儿子


李希烈派部将封有麟占据邓州,因此往南的道路被断绝了,那里送来的贡献和商旅都不再通畅。正月二十五(壬寅),唐德宗下诏重修上津的山路,在那里设置邮驿。


正月二十九(丙午),福建观察使常衮去世。常衮是京兆人,父亲常无为曾任三原县丞,因常衮而被追赠仆射。常衮在天宝末进士中举,曾历太子正字,经累授出任补阙和起居郎。宝应二年(763),他被选为翰林学士和考功员外郎中,负责朝廷的制诰,照样兼任翰林学士。永泰元年(765),他升迁中书舍人。常衮文章俊拔,被当时人们推重,与杨炎同为舍人,时称常、杨。他生性清廉正直,孤芳自赏,不随便和人交游。内侍鱼朝恩仗恃朝廷的恩宠,兼领国子监事,常衮上疏觉得他不胜任。当时朝廷多事,西北边塞的胡虏,连年成为寇盗。常衮累次上表陈述边塞的重要,唐代宗很器重他,加授他为集贤院学士。大历元年(766),他升迁礼部侍郎,仍然担任翰林学士。当时宦官刘忠翼权倾朝廷内外,泾原节度使马璘又累著功勋,他俩得到的恩宠无人能比。他们各自为自己的亲戚干涉贡部,多方请托要让他们成为两馆生,但常衮都执理不从,所以人们都很怕他。


元载获罪时,唐代宗让常衮与刘晏和李涵等人立案审理。案件办好后,唐代宗拜常衮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太清、太微宫使,并兼崇文和弘文馆大学士,与杨绾同掌朝廷枢务。唐代宗特别信任和看重杨绾。杨绾为人宽仁弘达,而常衮则有点吹毛求疵,务求清俭的名声,因此和杨绾颇有道不同不相与谋的味道。先前,百官得到的俸禄菲薄,杨绾和常衮奏请增加。当时韩滉负责度支即财政,常衮和韩滉各带有私心,给官员增加的俸禄,多少全由他们说了算。当时一般官员各定月俸为三十五贯,而韩滉很讨厌司业张参,只给他三十贯。常衮讨厌少詹事赵期,居然只给他二十五贯。太子洗马实际是负责经局的长官,文学是他的副手。常衮有个担任文学的亲戚,他给了他十二贯的俸禄,而给太子洗马才十贯。他的任意轻重和不通时政,大多都是如此。


没多久,杨绾就去世了,常衮于是独当朝政。按照惯例,每天从内厨里拿出食物赐给宰相,佳馔可供十多人。常衮特请取消了这一惯例,因此至今朝廷不再为宰相提供膳食。他又找理由辞让堂封(即给宰相的封邑),但因为同列的反对才算了。舆论认为厚禄重赏是为了奖励为政,如果不能胜任相位,就应当辞职,而不是推辞俸禄。政事堂本有个后门,主要是让宰相时不时到中书舍人院去咨询政事用的,用以增广自己的见识。常衮关掉了那门,显示自我尊大,和舍人不相往来。为了改革元载为政时毫无公道,贿赂公行,结党营私,不花钱财或依靠权势者就无法入仕的现象,常衮纠枉过正,竟然将出仕的门路都杜绝了。朝廷内外各部门奏请的任命,他都不答应,尤其排斥摈弃不是靠文辞登科的人员。虽然他杜绝了卖官之路,但政事也因此被拖延迟滞,无法及时处理。


唐代宗历来看重杨绾,想将政事委交给他。但杨绾很快就去世了。常衮和杨绾志向历来不同,又因嫉妒而对他气愤。有司提议谥杨绾为文贞,但常衮私下示意比部郎中苏端,让他驳回,并大肆诋毁杨绾,结果苏端被贬黜。当时没有中书侍郎,舍人崔祐甫负责中书省事务。常衮觉得他作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必须兼总中书省,因此接受管理中书省的胥吏,处理省中事务及其案子文件,让崔祐甫忿忿不平,多次和他发生纠纷。常衮于是让崔祐甫分管吏部选事,但他上报的官员常衮又多次驳回。当时常衮作为散官参与朝议,又没有封爵。郭子仪趁入朝奏事时为常衮说话,朝廷于是特加他为银青光禄大夫,封河内郡公。当唐代宗驾崩时,常衮和崔祐甫争论服丧的礼仪,并代其他宰相署名上奏指责崔祐甫。刚即位的唐德宗起初改任崔祐甫为河南少尹,后来又把他贬为潮州刺史。但常衮很快失宠,被贬为潮州刺史。当杨炎入相后,因为平时和常衮关系很好,便于建中元年(780)升迁他为福建观察使。这时他去世,终年五十五岁。过了一些时候,朝廷追赠他为左仆射。常衮留有文集六十卷。


二月初一(戊申),唐德宗命令鸿胪卿崔汉衡送区颊赞回吐蕃。


二月十九(丙寅,《旧唐书》说,二月初一戊申朝廷在河阳三城置河阳军节度),朝廷将河阳三受降城、怀州、卫州的军队命名为河阳军。


二月二十(丁卯,《旧唐书》作十二天前即乙卯,但通鉴和《新唐书》均作丁卯),哥舒曜攻克汝州,生擒周晃。


二月三十(丁丑),唐德宗任命工部侍郎蒋镇为礼仪使。


三月初一(戊寅),江西节度使曹王李皋在黄梅打败并杀了李希烈的部将韩霜露。


三月初二(己卯),朝廷重新设置沔州。三月初六(癸未),唐德宗任命左散骑常侍孟皞为福建都团练观察使,取代常衮。


三月十四(辛卯),李皋又攻拔黄州。当时李希烈的部将陈质在黄州附近的蔡山修筑栅寨,地势险要,很难进攻。李皋声言说要往西攻取蕲州,于是率领水军溯江而上。陈质带兵在岸上沿江尾随,要和李皋作战。在离蔡山三百多里地时,李皋突然掉转船头,顺流而下,大举进攻并占领了蔡山和黄州。陈质急忙回来救援,但来不及了,只好败退而走。李皋接着进拔蕲州,并上表举荐伊慎为蕲州刺史,王锷为江州刺史。


同一天,李希烈入寇鄂州,但被刺史李兼打败。


淮宁都虞侯周曾、镇遏兵马使王玢、押牙姚憺和韦清都暗中向李勉表示归降的诚意。李希烈派周曾和十将(中级将领级别)康秀琳带兵三万去进攻哥舒曜。到了襄城时,周曾等人密谋回军袭击李希烈,然后推举颜真卿为节度使,让王玢、姚憺、韦清为内应。李希烈探知了这秘密,于是派别将李克诚率领骡军三千人去袭击并杀了周曾等人,同时也杀了王玢和姚憺及其党羽。三月十七(甲午),唐德宗下诏追赠周曾等人官爵。起初,韦清和周曾等人约好,事情一旦泄露不要互相告发,所以他单独得免。韦清担心他最终也许会败露,便劝李希烈派人到朱滔那里求援。李希烈于是派他去了。到了襄邑时,他逃奔刘洽去了。李希烈得知周曾等人有变时,曾关闭了壁垒好几天。他派往入侵尉氏和郑州的部将们得知后,也都逃了回来。李希烈于是上表,将反叛的事都归咎于周曾他们,然后带兵回到蔡州,表面上显示悔过从顺,其实是等待朱滔等人的援军。他还将颜真卿安排在龙兴寺住宿。


三月二十(丁酉),荆南节度使张伯仪与淮宁兵马在安州交战,结果官军大败,张伯仪仅逃得自己的性命而已,也丢掉了他所持的旌节。李希烈让人将他的旌节以及被俘和阵亡官兵的左耳给颜真卿看。颜真卿悲痛万分,哭得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很久才苏醒过来。那以后他就不再跟人说话。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