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隋唐史-姑息藩镇五:李泌力保太子与力主回纥和亲

时间:2018-10-09 18:12     来源:司马庄    发布:找历史网

 贞元三年即公元787年七月二十一(壬申),左仆射兼同平章事张延赏病故。


八月初一(辛巳),日食。这期间,吐蕃的尚结赞派五名骑兵护送崔汉衡回归,并上表求和。他们到了潘原,李观借口说“有诏书不让接纳吐蕃使者”,接受了他们的表章,却把人关在城外(《旧唐书》说兵部尚书崔汉衡在八月初七丁亥得以回返,也许是回到长安的日期)。


当初,兵部侍郎兼同平章事柳浑和张延赏一道为相。柳浑议事时多次跟张延赏意见相左,张延赏指使亲信跟柳浑说:“相公是朝廷的元老旧臣。只要在朝堂上少说话,就能长久保住这重位。”柳浑说:“替我转谢张公。我柳浑头可断,舌不可禁!”于是两人关系恶化。唐德宗李适喜欢文雅宽和与很有涵养的士人,而柳浑秉性直爽轻率,缺乏威仪,在唐德宗面前时常还讲些俚语。唐德宗很不高兴,想贬黜他为王府长史。李泌进言说:“柳浑只是有些褊狭直爽,没有无他大毛病。而且没有罢相的大臣去担任长史的先例。”唐德宗又想让他担任王傅,但李泌请求任命他为常侍。唐德宗说:“真要把他罢相,当什么也无所谓。”八月初九(己丑),柳浑罢相,改任左散骑常侍。


当初,郜国大长公主嫁给驸马都尉萧升。萧升是萧复的堂兄弟。公主行为很不谨慎,詹事李升、蜀州别驾萧鼎、彭州司马李万、丰阳令韦恪,都经常出入公主的府第。公主的女儿是太子妃,最初唐德宗对她的恩遇非常优厚,公主经常坐着肩舆让人抬到东宫,宗室亲戚都很嫉妒她。有人告发公主淫乱,而且私下搞些厌祷之类的巫术。唐德宗勃然大怒,将公主幽禁在禁中,并严厉痛责太子。太子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请求和萧妃离婚。


唐德宗将李泌召进宫,把这事告诉他,说:“舒王近来已经成年,可以册立为太子。而且他为人孝敬友爱,温良仁厚。”李泌说:“何至于此!陛下只有一个儿子,为何一有点疑虑,就想废黜他而改立侄儿?这样做不是很失算吗!”唐德宗勃然大怒,责问道:“爱卿为何要离间人家的父子!谁跟爱卿说舒王是朕的侄儿?”李泌说:“陛下自己说的。记得在大历初年(765),陛下曾跟臣说:‘今天得到几个儿子。’臣问陛下怎么回事,陛下说:‘昭靖(即昭靖太子李邈,唐代宗的嫡长子,早死)的几个儿子,主上让我收养为子。’如今陛下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有猜疑,何况对侄儿!舒王虽然仁孝,但还希望自今以后,陛下应该多多努力,千万不要将期望寄托在他的仁孝之上!”唐德宗问道:“爱卿难道不爱自己的家族吗?”李泌答道:“臣正因为很爱自己的家族,才不敢不尽言。如果害怕陛下的盛怒而曲意听从,陛下明天后悔了,一定会跟臣说:‘我单独信任你为相,你却不尽力劝谏,才一至于此。今天一定要杀了你的儿子。’臣已经年老,馀年没什么好可惜的。如果陛下冤杀了臣的儿子,迫使臣将侄儿当作后嗣,臣实在不知道他能否为我延续香火!”说着说着就开始鸣咽,泪流满面。


唐德宗也哭着说:“事已如此,叫朕如何是好?”李泌说:“这是大事,还希望陛下深思熟虑。臣最初以为陛下有圣德,将会让海外蛮夷都像对待父母那般拥戴陛下,怎会想到陛下自己有个儿子,却还猜疑到如此程度!臣今天把心里想的全都说出,不敢回避忌讳。自古以来,父子相疑的没有不国亡家灭的。陛下还记得当年在彭原时,建宁王为何被诛杀?”唐德宗说:“建宁叔实在冤枉,肃宗性子急躁,而进谮言的人又把事情夸张得很厉害!”李泌说:“臣当年因为建宁王的缘故,坚决辞掉了官爵,发誓不靠近天子身边。不幸今天又成为陛下的宰相,再次亲眼目睹了这事。臣在彭原时,承蒙肃宗无比的恩典,最终竟不敢为建宁王喊冤。直到临行时向肃宗告辞时才把这话说出来。肃宗也后悔地哭了。先帝(即代宗李豫)自从建宁王死后,经常心怀危惧。臣也为先帝朗诵黄台瓜辞,以防止谗言构陷的开端。”


唐德宗说:“朕对这些事都知道得很清楚。”这时怒气才稍稍消解。他说:“贞观和开元年间都更换了太子,为何没有导致亡国?”李泌答道:“臣正要谈到这事。当年承乾(即唐太宗的太子李承乾)曾多次监国,所以依附他的人很多。东宫甲士很多,所以他和宰相侯君集一道谋反。事情败露后,太宗让承乾的舅舅长孙无忌与几十位朝臣对他立案审理。真相大白后,太宗才召集群臣讨论这事。当时上言的人都说:‘希望陛下仍然不失为慈父,使太子得终天年。’太宗听从了,同时也废黜了自己最宠爱的魏王李泰。陛下既然知道肃宗性急,也觉得建宁王冤枉,那么臣真感到万分庆幸。希望陛下避免前车之鉴,私下从容地考虑三天,好好想想到底怎么回事。那时陛下的心结必定会释然而解,知道太子没有其它什么事。如果真有什么劣迹,陛下应当召二十位深明大义的大臣和臣一道对太子身边的人进行调查,一定能发现真相。如果真是那样,还希望陛下依照贞观年间的办法处置,同时废黜舒王而改立皇孙。那么百代之后,占有天下的将还都是陛下的子孙。至于开元末年,武惠妃向玄宗进太子李瑛兄弟的谮言,导致他们被杀。全国为此感到冤屈气愤,这是百代应当警戒的教训,又怎能值得效法!况且陛下以前曾让太子到蓬莱池见臣,臣观察他的容貌仪表,并没有芈商臣(弑父的楚世子)那般蜂目豺声的相貌,只是担心他有失柔和与仁恕而已。又有,太子自从贞元以来经常居住在少阳院,在寝殿的侧面,从未接待过外人,或干预过朝事,他怎可能会有什么阴谋!那些靠谗言陷害他人的家伙百端狡诈,陛下即使发现有晋愍怀(愍怀太子司马遹,被贾后让人灌醉后糊里糊涂地写了自己都不清楚的东西,被作为谋反证据而处死)那样的亲笔书帖,或太子李瑛那样的兵器盔甲,也未必就能相信,更何况太子只不过被妻子母亲的罪行所连累而已!幸亏陛下把这事告诉臣,臣敢于用家族担保太子一定没有参与任何阴谋。假使杨素、许敬宗、李林甫那帮人接承陛下的这一旨意,那早已成就舒王篡位的图谋了!”


唐德宗说:“这是朕的家事,跟爱卿有什么关系,而要如此卖力地为太子争辩?”李泌说:“天子以四海为家。臣如今独任宰相的重担,所以四海之内,一件事情处理失当,责任将全归于臣。况且坐视太子的冤枉而不直言,那臣的罪过就大了!”唐德宗说:“看在爱卿的面子上,这事就拖到明天再考虑吧。”李泌抽出象牙笏敲击额头,哭着说:“如此一来,臣知道陛下父慈子孝,将要和好如初了!然而陛下回宫时,应当自己独自考虑,千万不要把这意思透露给身边的人。一旦透露了,那么那些人想要到舒王那里邀功取宠,太子的地位就危险了!”唐德宗说:“朕清楚爱卿的意思。”李泌回到府邸后,跟自己的子弟们说:“我本不喜欢富贵,而命里注定和愿望相违。如今连累了你们。”


太子派人向李泌致谢,并说:“如果情形实在无法挽救,我想自己先喝下毒药,如何?”李泌说:“一定没有这一忧虑。还希望太子无论如何都必须尽到对父母的孝敬。如果我真的不在了,那么事情就难以得知了。”


隔了一天,唐德宗在延英殿单独召见李泌,泪流满面地抚摸着他的背说:“要不是爱卿的恳切谏言,朕今天就已后悔莫及了!一切都像爱卿说的那样,太子仁孝,实在没有其它什么阴谋。自今以后军国以及朕的家事,全都要和爱卿商量。”李泌下拜庆贺,趁机说道:“陛下圣明,发现太子无罪,臣也算报国了。臣前天害怕得魂飞魄散,不能再承担重任了,希望向陛下乞求骸骨,让老臣离职。”唐德宗说:“朕父子全都幸赖爱卿得以保全,朕正要将子孙托付给爱卿,使爱卿代代富贵,以报答爱卿的仁德。爱卿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八月十四(甲午),唐德宗下诏,因为李万不懂得避免和宗室至亲接触,被处以杖死。李升等人以及公主的五个儿子,则都被流放到岭南以及远州去了。


八月十六(丙申,《旧唐书》作壬申,但八月无壬申)唐德宗任命给事中王纬为润州刺史兼浙西观察使;任命常州刺史刘赞为宣州刺史兼宣歙池观察使。


八月十八(戊戌),唐德宗将前门下侍郎兼平章事萧复贬为太子左庶子,送到饶州安置。他的宗族成员萧位、萧佩、萧儒、萧偲、萧鼎等人勾结郜国长公主,从事奸邪巫蛊,萧复因此受到株连而被放逐。


八月二十八(戊申,《旧唐书》作戊辰为误),吐蕃率领羌族和吐谷浑的部众入寇陇州,连营数十里,造成京城震动恐慌,诸军戒严。八月三十(庚戌),朝廷禁止成年马匹离开蒲、潼、武关等关隘。


九月初五(乙卯,通鉴作丁卯为误),唐德宗派神策将石季章卫戍武功,派决胜军使唐良臣卫戍百里城。


九月初七(丁巳),吐蕃人大肆劫掠汧阳、吴山、华亭,把老弱的民众全都杀了,要么砍断手臂,要么凿去眼睛,抛下他们的尸体后离去。他们还将一万多壮丁全都驱赶到安化峡西,将他们分别交给羌人和吐谷浑,还告诉他们说:“允许你们面朝东,哭着向家乡和国家告辞。”民众无不大哭,跳下山崖深谷,不死即伤的多达千馀人。没多久,吐蕃兵众又回来包围了陇州,刺史韩清沔和神策副将苏太平夜里出兵,将他们击退了(《新唐书》说八月二十八戊申吐蕃入寇青石岭,被陇州刺史苏清沔打败。估计为误,取通鉴为准)。


唐德宗跟李泌说:“通常每年各道贡献的物品总共价值五十万缗钱,今年却只有三十万缗。谈论这事朕也知道有失体面,然而宫中的费用的确因此短缺。”李泌说:“古代的天子不为自己求得钱财。如今臣请求每年向宫中提供一百万缗钱,希望陛下不再接受各道的贡献,并且不要再向他们索取贡品。如果一定需要什么,可以降敕折算成赋税,不要让奸吏趁机盘剥百姓。”唐德宗听从了。


回纥的合骨咄禄可汗屡次请求和朝廷和亲,并向唐德宗求婚,但唐德宗没有答应。刚好边将奏报缺乏马匹,朝廷又无法供给。于是李泌跟唐德宗说:“陛下如果真能采用臣的计策,数年之后,马价将低于今天的十倍!”唐德宗问道:“为什么?”李泌说:“希望陛下能用至公之心,委屈自己,善待他人,为社稷的大计着想,那时臣才敢进言。”唐德宗说:“爱卿为何自我猜疑到了如此地步!”李泌说:“臣希望陛下北和回纥,南通云南,西结大食和天竺。如此一来,那么吐蕃将自陷困顿,马匹也容易得到了。”唐德宗说:“云南等三国没有问题,至于回纥则绝不可能!”李泌说:“臣就知道陛下会这么说,所以不敢早言。为今天的形势考虑,应当以回纥为优先,其他三国可以暂缓。”唐德宗说:“只有回纥不行。爱卿不用多说了。”李泌说:“臣位居宰相,事情可否在于陛下,何至于不让臣说话!”唐德宗说:“朕对爱卿算是言听计从。至于回纥,应当留待子孙。朕还在的时日,绝对不行!”


李泌问道:“这是因为陕州的耻辱吗!”唐德宗说:“是的。韦少华等人因为朕的缘故受辱而死,朕岂能忘记!因为国家多难,还没有机会报仇,但和他们构和是绝不可能的。爱卿不要再说了!”李泌曰:“害死韦少华的是牟羽可汗。陛下即位以后,他举兵入寇,但还没出境,自己就被当今的合骨咄禄可汗杀了。所以当今的可汗是有功于陛下,应当得到封赏,陛下又哪里来的怨恨!后来张光晟杀了突董等九百多人,合骨咄禄竟然不敢杀害朝廷的使者。所以说合骨咄禄自然是无罪的。”唐德宗说:“爱卿如果认为回纥是对的,那么朕自然就是错的了?”李泌说:“臣是为了社稷才这么说的。如果只是为了迎合和取悦陛下,将有什么脸面到天上去见肃宗和代宗!”唐德宗说:“让朕慢慢思考思考。”


此后李泌又和唐德宗谈论了十五多次来回,未曾不提到回纥的事,但唐德宗始终不肯。李泌说:“陛下既然不肯与回纥和亲,那么还希望赐臣骸骨,让臣退休离职。”唐德宗说:“朕并非拒谏,只是要和爱卿讲道理而已。爱卿何至于就要匆忙离朕而去!”李泌说:“陛下允许臣讲道理,这自然是天下人的福分。”唐德宗说:“朕不惜委屈自己与他们和亲,但不能辜负了韦少华他们。”李泌说:“以臣的看法,是韦少华他们辜负了陛下,并非陛下辜负了他们。”唐德宗问道:“这话怎么说?”李泌说:“当年回纥的叶护带兵帮助讨伐安庆绪,肃宗只让臣在元帅府宴请和犒劳他,先帝(即代宗)未曾和他见面。叶护一再邀请臣前往他的兵营,而肃宗连这都不肯。当大军将要出发时,先帝才和叶护相见。为什么这么做呢?是因为觉得戎狄是群豺狼,举兵进入中国的腹地,不得不对他们严加防备。陛下在陕州时,年龄很轻,韦少华他们不能深思熟虑,竟然让皇子径直前往回纥的兵营(当时唐德宗作为唐代宗长子和雍王出使回纥),又没能先和他们议定相见的礼仪,结果让对方得以肆行他们的暴虐。这难道不是韦少华他们辜负了陛下吗?即使身死也不足以弥补他们的罪责。况且香积寺大捷后,叶护想带兵进入长安,先帝亲自在他的马前下拜才劝住了他们,叶护因此不敢入城。当时围观的人多达十万多,全都叹息说:‘广平王(即后来的唐代宗)真是华、夷之主!’所以说,先帝受到点委屈,但却得到了很多好处(指屈辱了自己而救了长安百姓免遭回纥人的蹂躏)。叶护是牟羽可汗的叔父。牟羽身为可汗,出动全国的兵马奔赴中原的危难,自然不免盛气凌人,所以胆敢要求陛下向他下拜舞蹈。陛下天资神武,不肯屈服于他。就当时的情景而言,臣不敢说其他的,但假如可汗将陛下留在他的营中,欢饮十日,天下人难道不会因此而寒心吗!然而天威降临,连豺狼也都驯服。可汗的母亲捧着陛下的貂裘,叱退身边的侍从,亲自送陛下乘马回归。陛下就香积寺的事而言,是委屈了自己好呢?还是不委屈自己好?是陛下屈服于牟羽呢?还是牟羽屈服于陛下?”


唐德宗跟李晟和马燧说:“从前的事情最好别再提起。朕历来怨恨回纥人。今天听了李泌谈到香积寺的事,朕自己觉得没什么道理。你们二人的看法如何?”他们答道:“如果真像李泌说的那样,那么回纥似乎可以宽恕。”唐德宗说:“连你们二人也不赞同朕的看法,朕该怎么办!”李泌说:“臣觉得回纥人不值得怨恨,反而是近来的宰相值得抱怨。现今的回纥可汗杀了牟羽,而他的国人有两次收复京城的功勋,会有什么罪过!吐蕃人利用我们境内的灾难,攻陷河西和陇右的数千里领土,又带兵进入京城,迫使先帝跑到陕州避难,这才是必报的大仇。况且他们的赞普还在。近来的宰相不向陛下表明这事,反倒要和吐蕃一道进攻回纥,这才是值得抱怨的事。”唐德宗说:“朕和回纥人结怨巳久,现在他们又听说了吐蕃人劫持结盟会场。今天前去跟他们和亲,只怕他们又会拒绝于我,那样不是要让夷狄笑话我们吗?”李泌说:“其实不然。臣在彭原时,当今的回纥可汗是胡禄都督,和当今的回纥国相白婆帝都曾跟从叶护过来帮助我们。臣对他们的接待十分亲厚。他们现在听说臣出任宰相,这才派人前来求和,哪里还有再次拒绝的道理!臣今天就写信跟他们讲明条件:向朝廷称臣;成为陛下的儿子,每次派使者前来不能超过二百人,卖马也不能超过一千匹,不许携带中国人和胡商出塞。如果他们答应这五个条件,主上就应当允许和亲。如此一来,陛下将威加北荒,震撼吐蕃,足以快慰陛下平日的心愿。”唐德宗说:“自从至德(756)以来,回纥和朝廷一直是兄弟对等的国度,如今却要让他们称臣,对方怎肯答应?”李泌说:“他们想要与中国和亲已经很久了。他们的可汗和国相历来都很相信臣的话。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只要再送一封信就行了。”唐德宗听从了。


后来,回纥可汗果然派使者上表自称儿臣,李泌约定的五个条件他们也全都答应。唐德宗喜出望外,问李泌道:“回纥为何对爱卿如此畏服!”李泌答道:“这都是陛下的威灵,臣算什么!”唐德宗说:“回纥这算是和亲了,现在是不是要招抚云南、大食、天竺了?”李泌答道:“和回纥和亲了,那么吐蕃已不敢轻易侵犯边塞。紧接着再招抚云南,等于是切断了吐蕃的右臂。云南自汉朝以来就臣属中国,杨国忠无故惊扰他们,迫使他们反叛,改去臣属于吐蕃。他们苦于吐蕃的沉重赋役,未曾一天不想要重新成为大唐臣属。大食在西域算是最强,从葱岭直到西海,领土几乎占有半个天下。他们和天竺都羡慕中国,世代与吐蕃为仇。所以臣知道他们是可以招抚的。”


九月十三(癸亥),唐德宗将回纥派来求婚的使者合阙将军送回国,答应将咸安公主嫁给可汗,并归还欠他们的马钱五万疋绢。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历史老照片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