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隋唐史-姑息藩镇六:长安连续地震与唐德宗和李泌君臣论相

时间:2018-10-09 18:13     来源:司马庄    发布:找历史网

 贞元三年即公元787年八月二十八(戊申),吐蕃率领羌族和吐谷浑的部众入寇陇州。九月初七(丁巳),吐蕃人大肆劫掠汧阳等地后离去。九月十三(癸亥),在宰相李泌的坚持下,唐德宗终于答应和回纥和亲。


吐蕃继续入寇,并于九月十六(丙寅)攻陷华亭,接着又攻陷泾州的连云堡。九月二十四(甲戌),吐蕃驱赶着这两座城池的数千民众,以及邠、泾两州数以万计的百姓和牲畜离去,将人畜都安置在弹筝峡西面。泾州原来依靠连云堡作为前哨。连云堡失陷后,州城西门就不再打开,门外全是吐蕃控制的地方,百姓也没处砍柴了。每次农田收获时,州里都得派兵保卫农民,还经常因此失去农时,仅仅得到空麦穗而已。因此泾州民众经常为缺乏粮食苦恼(《旧唐书》说吐蕃抢掠邠、泾、陇等州,导致民户流失殆尽。此后吐蕃经常入寇泾、陇一带)。


冬十月初四(甲申),吐蕃入寇丰义城,前锋到达大回原。邠宁节使韩游瑰把他们击退了。次日,吐蕃再次入寇长武城(《新唐书》说长武城使韩全义打败了他们),又在原来的原州故址修建城池,驻扎在那里。


十月初七(丁亥),太子太傅李叔明去世。李叔明字晋卿,是阆州新政人,本姓鲜于氏,世代都是豪族。他兄长李仲通在天宝末年历任京兆尹和剑南节度使。他兄弟都很有学问,而且轻财好施。李叔明最初任剑南节度使杨国忠的判官。乾元(758)之后他出任司勋员外郎,曾作为汉中王李瑀的副手和他一道出使回纥。回纥的接待礼仪稍嫌倨傲,李叔明离席责备他们说:“大国之间互通友好,贤王奉诏出使贵国。可汗是大唐的女婿,岂能仗恃微小的功劳就如此傲慢!大唐的律法不允许这样。”回纥可汗于是改容加敬。回朝复命后,朝廷升迁他为司门郎中。他后来改任京兆少尹,但没多久就因病辞职,改任右庶子,后来又出任邛州刺史。李叔明很快官拜东川节度使兼遂州刺史,后来作为检校户部尚书移镇梓州。当时东川经历兵荒马乱之后,非常凋零残破。李叔明在那里治理了近二十年,招抚民众,蛮夷部落也都安居乐业。大历末年,阆州有个姓严的人上疏称:“李叔明年轻时孤苦贫穷,把儿子寄养在外族,因此冒姓严氏。现臣请求恢复原姓。”唐代宗下诏同意。李叔明起初不知道他已跟从外姓,想掩盖这事,便上表请求赐予宗姓。唐代宗因为对他寄以重任,便答应了。当唐德宗到奉天避难时,他儿子李升邕从御驾。李叔明总是私下写信给他告诫勉励,叫他面临危难时,应当誓死效忠朝廷。李升奉守父亲的严训,果然卓著功勋,得到有见识人们的嘉许。李叔明后来回到京师,以本官兼任右仆射,然后乞求骸骨(即退休离任)。唐德宗让他作为太子太傅退休致仕。这时他去世,谥号襄。李叔明长久出任方面大员,积聚了很多财富。然而他的子孙骄纵淫佚,他死后没几年,遗留的家业荡然无存。


妖僧李软奴自称说:“我本是皇族,现在五岳四渎的神灵命令我成为天子。”于是勾结殿前射生将韩钦绪等人阴谋作乱。十月初六(丙戌),卷入这一阴谋的神策将魏循告发了他们说:“射生将韩钦绪等十多人和资敬寺妖僧李广弘(即李软奴)一道图谋不轨。李广弘自言当为人主,约定在十月十日大举,已署任将相名单。”唐德宗下令将李软奴逮捕,送交内侍省审讯。李晟得知后,当场倒在地上说:“这下完了,我要遭灭族之罪了!”李泌问他原因,李晟说:“我新近遭到诽谤诋毁。我的家人在朝廷内外多达千馀,如果其中一人在他的党羽中,即使贤兄也救不了我。”李泌于是上奏说:“一旦兴起大狱,受株连的人必然很多。外间人心惶惶,臣请陛下将这案件由内侍省转交御史台审理。”唐德宗听从了。韩钦绪是韩游瑰的儿子,事发后逃亡到邠州。韩游瑰当时出驻长武城,邠州留后用枷锁铐上韩钦绪后,将他送交京师。九月十二(壬辰),朝廷将李钦奴等八人处以腰斩,受到此案株连的北门禁军将士被处死的多达八百余人(《旧唐书》说一百余人),而没有一位朝臣受到牵连。唐德宗还特赦了韩钦绪。韩游瑰暂时离开军队,要前往宫阙谢罪。唐德宗派使者前往劝止,还像以前那么信任他。韩游瑰又用枷锁将韩钦绪的两个儿子押送京师,唐德宗也原宥了他们。


也在十月,朝廷再次用鱼书(即放在鱼形盒子里的书信,这里应指诏书)发给地方,停止刺史事务。


吐蕃苦于西北的严寒,不再入寇。而朝廷也因为粮运跟不上,所以在十一月下诏让浑瑊回归河中,李元谅回归华州,刘昌分出部众五千人回归汴州,其余防秋的兵马则退驻凤翔和京兆诸县,军粮由当地负责。


十一月二十八(丁丑),唐德宗任命湖南观察使赵憬为给事中。当夜,京师地震了三次,鸟巢纷纷从树上散落(《新唐书》说十一月三十己卯,京师、东都、河中全都发生地震)。


壬申,禁商人不得以口马兵械市于党项。辛丑,鄜坊节度使论惟明卒。是岁,作玄英观于大明宫北垣。


自兴元(785)以来,这年粮食最为丰产,米一斗才一百五十文钱、粟一斗才八十。唐德宗下诏在各地举行和籴(即官府用略高过市价的钱购买谷粟)。


十二月初一(庚辰),唐德宗到新店狩猎,并到平民赵光奇家里做客。他问:“百姓都快乐吗?”赵光奇居然回答说:“不快乐。”唐德宗问他:“今年粮食还比较丰产,为何不快乐?”赵光奇答道:“因为朝廷诏令没有信用。以前说除了两税之外,再没有其他徭役。现在除了两税外其他的役使几乎超过两税。后来又说要和籴,其实强行夺取,根本没见到一文钱。开始时官府说和籴的谷粟麦子只要放在路边就好,现在又说要送到京西行营,动不动就要百多里,搞得车子损坏,驴马倒毙,百姓纷纷破产,承受不了。民间如此愁苦,何乐之有!每次得到朝廷的诏书优恤,都徒有空文而已!只怕圣上深居九重内宫,这些事情都无从知晓!”唐德宗下令免除他家的租赋和徭役。


司马光评论说:唐德宗实在太难以感悟!自古以来所担心的是,人君的恩泽阻塞而无法下达,下民的情感郁结而无法上通。所以经常导致君主在上头勤勉体恤,而下民却毫不感怀;黎民在下头忧愁抱怨,而君主却毫不知情。众叛亲离,国家危亡,都是因此造成的。唐德宗幸好因为游猎的机会到了百姓家里,又赶上赵光奇敢于直言,因而知道了民间的疾苦;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他自然应当对有关部门无视诏书,残虐下民,横征暴敛,盗匿公物的行为进行调查;对身边那些谄媚进谀,每天都在他面前赞美民间丰衣足食的佞臣加以诛杀;然后洗心革面,改弦更张,革新朝政,屏退浮饰,废除虚文,严谨号令,敦促诚信,明察真伪,识辨忠邪,赈济困穷,伸张冤滞。那样一来,太平的盛世就可望实现。他却不这么做,只是免除了赵光奇一家的税役。以四海之广,兆民之众,又怎么可能人人都能向天子直言,而户户都得免徭赋!


同时,韩游瑰到长安入朝。李泌觉得北门禁军中肯定还有没有被告发的李软奴党羽,因此请求朝廷大赦,好让他们安下心来。


贞元四年即公元788年春正月初一(庚戌),唐德宗登御丹凤楼,下制说:“朕以菲薄的仁德,托于王公之上,恭敬地接承天地的秩序,虔诚地奉守祖宗的家训,总是盼望着国家的大治和民众的大和。然而真诚未必能感动万物,教化未必能怀柔远方,结果声教依然郁结,征赋仍然繁多。近来为了安定百姓,朕不怕委屈自己,与西蕃结为友好,和他们发誓会盟。然而戎狄之心不厌其诈,居然背信弃义,劫持胁迫士人和庶民,并屡屡侵犯国家的封疆。百姓有何罪过,这些都是朕的过失。最近就在宫阙之下,凶狂结伙构乱。幸亏上帝垂祐,全都伏诛。刑法用以防止杀戮,处决恶人也出于万不得已。如今三阳布和,万物开始生长。朕思念群公和兆庶,为了惟新朝政的治理,应当普及原宥的仁泽,用以延长宽解的恩典。现宣布大赦天下,大辟(死刑)以下的罪犯全都赦免。”唐德宗还为各州刺史的一个儿子封官,给增加了垦田农户的地方官员加阶,减少县令考绩的次数,并鼓励九品以上官员上疏言事。唐德宗并下诏,要求两税等税率,自今以后每三年修订一次。


当天天刚亮时,含元殿前的阶基栏杆损坏,导致三十多间房屋倒塌,压死了卫士十多人。同一天,京师地震,接连震了三天。


正月十三(壬戌),唐德宗任命左龙武大将军王栖曜为麟州刺史、鄜州刺史、鄜坊丹延节度使。


正月十八(丁卯),京师再次地震,次日又震,隔天即正月二十一又震了一次。


正月二十三(壬申),唐德宗任命宣武行营节度使刘昌为泾州刺史兼四镇北庭行军泾原等州节度使(《新唐书》说这天唐德宗任命刘玄佐为四镇北庭行营和泾原节度副元帅,但通鉴和《旧唐书》都只提刘昌的任命。估计是将刘昌误为刘玄佐,其实刘玄佐去年三月就病故了)。两天后,唐德宗又让镇国节度使(《旧唐书》作华州潼关节度使,估计一回事)李元谅兼任陇右节度使和临洮军使。刘昌和李元谅都带领部卒努力屯田,在以后的数年间,军粮充足,泾、陇一带稍稍得以安定。


正月二十四(癸酉),京师再次地震。两天后,又发生地震,金、房二州尤其严重,江水泛滥,山脉断裂,损坏了很多庐舍,不少人只能露宿野外。陈留下的木雨(也许是冰雹,但又不像)有拇指那么大,长寸余,中间还有孔,到了地面就像被种植在地上,覆盖的面积有几十里见方。


韩游瑰入朝时,军中以为他一定不会再回来了,所以为他置办的饯别送行筵席很简单菲薄。韩游瑰见了唐德宗后,极力主张修筑丰义城,说可以用来牵制吐蕃。唐德宗听了很满意,便让他回去继续镇守邠州。军中因此很多人担忧,害怕他报复。韩游瑰忌妒都虞候虞乡人范希朝,觉得他既有功名,又得军心,所以想寻找他的罪过,要把他杀了。范希朝于是逃到凤翔去了。唐德宗将他召到朝廷,把他安排在左神策军。韩游瑰率领部众修筑丰义城,才修筑了四尺高就倒塌了。


二月初三(辛巳),李泌觉得京官的俸禄过于菲薄,便请求将朝廷内外使用的除陌钱,以及阙官俸禄以外一分职田的收入,额内官员的俸禄,以及为刺史当文书的司马军事等收入,由户部建立单独的部库贮存,作为给京官增加月俸的本钱,并让御史中丞窦参专门掌管。这样一来,朝廷每年得到三百万贯,称作户部别处钱。朝臣每年的开支不过五十万,所以经常都剩下二百多万以资国用(通鉴只说正月时李泌上奏请求自三师以下的官员俸禄加倍。唐德宗准奏)。


二月初四(壬午),初六,初七,初八,长安又连续地震。


二月二十六(甲辰),太仆寺养来当郊祭三牲的母牛生了一头六足牛犊,母猪也生了两首四足的猪崽。同时,朝廷修筑延喜门北的复道,和永春门相通。


也在二月,河南、江、淮南句勘两税钱帛使元友直运送淮南价值二十万的金钱和布帛来到长安。李泌将它们全都送进大盈库。然而唐德宗仍然多次向地方索取钱财,并敕令诸道不要让宰相知道。李泌得知后,内心非常惆怅,然而不敢多说什么。


司马光评论说:王者以天下为家,天下的财产当然也归他所有。用天下的财产养育天下的民众,自己也一定会很快乐。如果将天下的财产当作私人珍藏,这只是匹夫的低俗愿望。古人说过:贫不学俭。富有钱财是奢侈欲望的来源。李泌为了消除唐德宗的欲望而让他的私财丰盛,然而私财一旦丰盛欲望也就逐渐滋长起来。私财不能满足欲望时,能别无所求吗!这等于是开启了大门而想要禁止人家出去!虽然唐德宗有不少古怪的僻好,这也跟李泌作为宰相辅佐失当有关(司马光对李泌的苛责其实毫无道理)。


有个咸阳人曾经上言说:“臣见到白起,他让臣转奏陛下:‘臣请求为国家捍卫西部边陲。正月,吐蕃必定会大举出兵,臣当为朝廷打败他们,以此取得信用。’”后来吐蕃果然大举入寇,边将把他们打败,因此吐蕃无法深入内地。唐德宗真的信了,便要在京城建立白起的庙宇,追赠他为司徒。李泌说:“臣听说过这样的话:‘国将兴,听于人。’如今将帅立功而陛下却去褒赏白起,臣担心边臣将因此解体!如果真要在京城修庙,大肆为他祈祷,待到各地风闻这事,将会助长巫师装神弄鬼的风气。现在杜邮已有白起的旧祠堂,请陛下敕令府县,前往修复,那样就不至于把这事传到全国各地。况且白起只是列国的将领,追赠三公过于隆重。臣请求追赠他兵部尚书就行了。”唐德宗笑着说:“爱卿对白起也舍不得官职吗?”李泌说:“人和神都是一样的。陛下如果不珍惜官位,那么神也不会以追赠为荣。”唐德宗于是听从了他的意见。


李泌上奏说自己已经衰老,独自承担宰相的重任,怕会精力耗竭。他说唐德宗既然不肯他离职,就应当再任命一位宰相。唐德宗说:“朕深知爱卿的辛苦,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人罢了。”唐德宗私下和李泌谈论自他即位以来的诸位宰相,说:“卢杞忠诚清廉,强干耿直。人们都说卢杞奸邪,朕一点都不这么觉得。”李泌说:“人们都说卢杞奸邪,而陛下独独不觉得他奸邪。这正是卢杞奸邪的地方。倘若陛下觉得他奸邪,那么哪里还会有建中年间的动乱!卢杞因为私怨杀了杨炎,将颜真卿置于死地,还刺激李怀光反叛。幸赖陛下圣明,终于驱逐了他。人们顿时欣喜若狂,上天也反悔了降下的祸殃。不然的话,动乱又怎能消弭!”唐德宗说:“杨炎把朕当作孩童,每次论事,朕准奏他就高兴,和他往复追问责难了几次,他就愤怒地要辞职。看他那样子好像觉得朕没有资格和他争辩似的。所以朕实在无法容忍他,并非由于卢杞的缘故。建中年间的动乱,术士早先就请求朕去修复奉天城池。这其实都是天命,并非卢杞所能导致的!”李泌说:“天命这话其他人都能随便说说,惟有君王和宰相不能乱说。因为君王和宰相就是制造天命的人。如果要说天命,那么礼乐刑政都毫无用处了。纣王说过:‘我生不有命在天!’这正是殷商灭亡的原因!”唐德宗说:“朕喜欢和人讨论争辩为政的道理和大体。崔祐甫秉性褊狭暴躁,朕有什么事难住他时,他的应对就会语无伦次,所以朕经常知道他的短处而护着他。杨炎论事也有可采的地方,然而他总是神气十足,说话粗鲁,一被责难时就勃然动怒,不再顾得上君臣之礼,所以每次见到他都令人发怒。其他人因此也不敢再说什么。卢杞则总是小心谨慎,朕说的话他言无不从。他又缺乏学问,不能和朕往复对答,所以朕心里想说的话总是无法尽情表达。”李泌说:“卢杞对陛下言无不从,难道就是忠臣吗!‘言而莫予违’,这正是孔子说的‘一言丧邦’的道理!”唐德宗说:“只有爱卿和他们三人都不同。朕说得对时,爱卿总是面有喜色。说得不对时,爱卿经常面有忧色。虽然有时有些叫人听了很不舒服的逆耳语言,比如近来有关纣王以及丧邦失国之类的话。朕细想起来,都是爱卿在事情发生以前说的,如此这般就会达到治理和安定,如此那般则会导致危亡和动乱,等等。话说得虽然深刻恳切,然而语气和脸色都很和顺,没有杨炎那般盛气凌人的倨傲。朕往复追问责疑,爱卿总能坚持讲道理,又没有争强好胜的样子,直到朕完全心服口服而不能不从为止。这就是朕因为又得到了爱卿,私下非常高兴的缘故。”李泌说:“陛下任用的宰相还很多,今天为何都不谈到他们?”唐德宗说:“那些其实都不是所谓的宰相。真正的宰相都必须是委以政事的人。比如玄宗时的牛仙客,还有陈希烈,怎能算得上宰相!比如肃宗和代宗任用爱卿,虽然没有宰相的名义,却是真正的宰相。如果一定要说官至平章事的才算是宰相,那么王武俊之流也都是宰相了。”


这期间,泾原的刘昌也再次修筑连云堡。


三月初一(戊申,《旧唐书》作戊辰,疑有误),有野鹿跑进京师的街市大门。三月初七(甲寅),京师再次地震。同一天,唐德宗在麟德殿宴请群臣,并设《九部乐》,还让内宫倡优表演马舞。唐德宗赋诗一章,群臣作和。三月十二(己未),再次地震。


三月二十(丁卯),有司部门逐条奏请裁减官吏,要求按照以前的做法设置左右常侍和太子宾客四员。唐德宗准奏。


三月二十三(庚午),长安再次地震。同时,唐德宗下诏,让泾原节度使刘昌派人到平凉会盟的场所收拾被害将士的骸骨,然后将之掩埋在浅水原,修建两座墓冢,再堆成石堆纪念他们,并为墓冢题名为怀忠冢。


次日,长安再次地震。同时,中书省梧树上发现有喜鹊以泥为巢。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历史老照片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