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隋唐史-姑息藩镇九:三朝元老李泌病逝与韦皋收复巂州全境

时间:2018-10-09 18:15     来源:司马庄    发布:找历史网

 贞元五年即公元789年正月二十四(丁卯),右散骑常侍宜城县子柳浑去世。二月二十七(庚子),唐德宗李适在宰相李泌一再推荐下,任命大理卿董晋和御史中丞窦参为相。


三月初二(甲辰),李泌病逝。李泌字长源,祖先是辽东襄平人。他是西魏太保和八柱国之一司徒徒何弼的六代孙,也是后来定居在京兆的吴房令李承休的儿子。他少年时就非常聪敏,博涉经史,精心研究《易象》,能写文章,尤其工于作诗,以帝王的辅佐自负。张九龄、韦虚心、张廷珪都很器重他。李泌放任不羁,以追随常规入仕进身为耻。天宝中年,他在嵩山上疏谈论当今的世务,得到唐玄宗的召见,让他在翰林院待诏,也到东宫供奉太子。杨国忠妒忌他的才干和善辩,上奏指控李泌曾写过一首《感遇诗》,讽刺时政。唐玄宗于是下诏将他送到蕲春郡安置。他趁机暗中逃往名山,隐居在那里自得其乐。天宝末年(756),安禄山造反,唐肃宗北巡,在灵武即位,然后派使者去访召贤能。刚好李泌从嵩、颍一带冒着艰难险阻赶赴唐肃宗的行在,到彭原郡谒见,向唐肃宗陈述了古今成败的道理和时机。唐肃宗听得非常入耳,把他请进皇宫卧内继续深谈,有事总要向他顾问。李泌自称山人,坚决推辞官秩,唐肃宗只好特以散官宠待他。于是他首次当官,拜银青光禄大夫。唐肃宗还让他掌管枢务。至于四言文诏和将相任免,唐肃宗都要和李泌商议,他的实际权力超过宰相。李泌还掌管元帅广平王的军司马事务。唐肃宗总是跟他说:“爱卿在太上皇天宝中年,是朕的师友。现在又掌管广平王的行军。朕父子三人,都仗赖爱卿的道义。”可见他看重李泌的程度。不久中书令崔圆和幸臣李辅国嫉妒他的能力,将要作出些不利于李泌的事。李泌怕了,便请求到衡山出游,唐肃宗下优诏许可,给了他三品的俸禄。李泌于是归隐衡岳,修身养性。


几年后,唐代宗即位,召李泌回来担任翰林学士,对他也十分恩遇。当元载辅政时,他嫉恶李泌不肯依附自己,于是利用江南道观察都团练使魏少游奏求参佐的机会,奏称李泌有才,任命他为检校秘书少监,出任江南西道判官,把他支出了朝廷。不久他改任检校郎中,判官不变。元载伏诛后,唐代宗用驿站马车飞快将他接到长安,入宫谒见。唐代宗见到他非常高兴,但他又被宰相常衮忌恨,支出朝去任楚州刺史。李泌进宫谢恩时,具体谈到了他对宫阙的迷恋。唐代宗历来器重他,便将他留在京城数月。刚好澧州刺史空缺,常衮于是极力称赞李泌治理地方的能力,觉得荆南凋零破敝,得派李泌前往治理。唐代宗于是下诏说:“荆南是个都会,治所就在澧阳。要使那里的百姓回归厚实,只能通过让贤能出任牧守。因为李泌文采可以形成风格,为政可以存活孤苦。朕下达这道诏命,期望地方得到治理。地薄淮阳之守,勉思渤海之功。现任命李泌为检校御史中丞,出任澧朗硖团练使。”然后用重礼送他赴任。没多久,他改任杭州刺史,以理政著称。


兴元初年(784),唐德宗征召李泌赶赴他的行在,升迁他为左散骑常侍。贞元元年(785),唐德宗任命他为陕州长史,出任陕、虢都防御观察使。贞观二年六月,李泌上奏说:“虢州卢氏山野近来发现瑟瑟(即绿宝石),臣请求当作给朝廷的贡献,禁止民间开采。”唐德宗下诏说:“瑟瑟这一珍宝,中原从未有过。如今在京畿附近发现,实在是神灵赐福。朕不喜欢装饰器玩,也不在乎珍奇,经常想要返回淳朴的风尚,表明亲履俭朴的操节。出现瑟瑟的地方,任凭百姓开采,不宜禁止。”并就地加授李泌为检校礼部尚书。当时陈、许节度区派来卫戍边塞的士卒三千人从京西逃归,到了陕、虢州境。李泌暗中派兵占据险要隘道,左右攻击,把他们全消灭了。不久他官拜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崇文馆学士、监修国史。当初,张延赏大规模裁减官员,导致怨声载道。李泌拜相后请求全部恢复被裁的官员,满足群臣的愿望,并趁机上奏,请求罢免兼试和非正员等官职,还请求增加百官俸禄,并根据官员的空闲和忙碌程度发给不同的津贴。唐德宗准奏,百官也觉得便利。然而窦参从旁上奏,唐德宗于是根据他的意见加以修改,使同品官之内,月俸多少基本相等。李泌又奏请罢免拾遗和补阙等闲职,唐德宗虽然没同意,也不再授任这类官员,所以谏司只有韩皋和归登两名官员而已。李泌于是命令取消该官署餐钱,让归登他们到中书舍人官署进食。所以当时人们笑话说:“韩谏议虽分左右,归拾遗莫辨存亡。”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三年。到贞元五年,唐德宗才又任命前东都防御判官、殿中侍御史、内供奉韦绶为左补阙,监察御史梁肃为右补阙。旧制恢复了后,大家都很愉快。李泌后来的事都已细说,就不再赘述了。


李泌颇有忠谠正直的风尚,然而喜欢谈论神仙的诡道,有时甚至吹嘘曾和赤松子、王乔、安期、羡门等出游相处,所以被当代人看轻。虽然他用诡道求得容身,却无法得到当时君王的尊重。唐德宗刚即位时,尤其厌恶靠巫术和祝祷的怪诞人士。起初,唐肃宗看重阴阳祠祭和祝祷的学说,启用妖人王玙为宰相,有时甚至让巫婆老媪乘坐驿站马车到各个郡县出行,搞些厌胜等巫术。凡是有什么兴建工程,总要牵涉到些禁忌。而黎干也靠旁门左道位至京兆尹。他曾召集内宫众多裁缝,编刺珠绣作为御衣。御衣制成后又把它烧了,说是为了禳灾除病,而且几乎每月都这么做。唐德宗在东宫当太子时,很清楚这些事,所以他即位后,取消了集中僧侣在宫内作道场的事,也革除了巫师祝祷的祭祀。有司部门因为宣政内廊损坏,请求让人修缮,但太卜说:“孟冬是魁冈(即北斗星的斗魁和天冈二星。孟冬即十月),不利穿凿修筑,请占卜寻求他月的吉日。”唐德宗说:“《春秋》之义,启塞从时(语出《左传·僖公二十年》:‘春新作南门。书不时也。凡启塞从时。’意思是修缮必须及时)。管他什么魁冈?”最终还是下令派人修缮。又有,唐代宗的灵车前往山陵墓地时,唐德宗在承天门号哭送葬。他见到灵车没走在道路正中,而是稍指午未之间(稍微偏西),便询问原因。有司部门回答说:“陛下本命在午,所以灵车不敢走在马路正中。”唐德宗号哭着说:“哪有为了自身利益而委屈灵驾的道理。”于是命令灵车在正中行走。到了建中末年(783)朱泚之乱时,桑道茂曾有过在奉天修建城池的预言,唐德宗这才开始注意到时日的禁忌。听说李泌精通鬼神之道,他于是将李泌从外地征召回朝,终于重用了他,但舆论都不以为然。当李泌拜相后,他随波逐流,没有多少可称道的地方。他又引荐了像顾况之类轻薄人士,时常被朝臣戏侮,因此受到舆论的讥诮。这时他病逝,终年六十八岁。唐德宗追赠他为太子太傅,给他的赙礼(即送丧家的礼物)十分优厚。李泌豪放旷达,机敏善辩,喜欢说大话。自从得宠出入禁中以来,他屡次遭到权贵佞臣的忌恨和嫉妒,却总能靠机智得免于难;终于靠能言善辩得以纵横朝廷内外,感悟圣主,登上相位。他留有文集二十卷。


李泌儿子李繁,少年时就聪明机警,很有才名,但没有操行。李泌为相时,曾引荐夏县处士北平人阳城为谏议大夫。阳城为人正直,既然遇到知己,便对李泌感恩戴德。李泌病故后,户部尚书裴延龄靠倾巧奸佞事奉皇上,得到唐德宗的信任。他私下玩弄威权,造成举朝百官的怨恨。阳城是正直人士,尤其忌恨他。有一天他将裴延龄的罪过恶行全都录下,写成奏折,准备密封论奏。因为李繁是故人的儿子,觉得可以信任,阳城便将奏折的草稿给他看,还请李繁缮写正本。李繁抄写后,把里面内容记得一清二楚。当晚他居然跑去谒见裴延龄,把这事详细告诉了他。裴延龄得知后,急忙请求入宫应对,然后将阳城奏折里谈论的事件一一解释给唐德宗听。当唐德宗得到阳城的奏折后,觉得是一派胡言,所以没有下达。李泌和右补阙翰林学士梁肃友关系很好。他曾让李繁带着自己著作的文章请梁肃润色。李繁自己也很有学问,所以梁肃待他很好,答应作为他的师长,让他几乎天天上门。当梁肃去世时,李繁居然和他配偶发生关系,士人君子无不为此惊骇感叹。他显然因此长年没得到重用,后来终于当上太常博士,但又被太常卿权德舆上奏罢斥了,改任河南府士曹掾。因为他异常机警敏悟,所以当李泌的故人成为宰相后,他得到多方帮助,得以累任郡守。他倒是努力学习,孜孜不倦。最后他被罢免随州刺史,回归京师,长期没得到任用。这是后话。


以上是《旧唐书》对李泌的评介,显然大失中肯。但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也说李泌虽有谋略,然而喜好谈论神仙诡诞,所以被世人轻视。通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