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隋唐史-姑息藩镇十:泾原刘昌修固西防与义武张孝忠病故

时间:2018-10-09 18:17     来源:司马庄    发布:找历史网

 贞元六年即公元790年秋七月初二(丙寅),淮南节度使窦觎去世。窦觎是昭成皇后(即唐睿宗的德妃,唐玄宗的生母)的族侄。他父亲窦光曾任华原尉。窦觎因为外戚和门荫,最初出任右卫率府兵曹参军。鄜坊节度臧希让奏请他为判官,他经累授出任监察殿中侍御史、检校工部员外郎、坊州刺史。兴元元年(784),朝廷派大军到河中出讨李怀光,下诏让窦觎率领坊州七百士兵进驻邰阳。李怀光被平定后,他因功兼任御史中丞,后来升迁同州刺史,不久又入朝成为户部侍郎。窦觎没有其他才干,但作为地方官吏还算称职;又因为是韩滉的女婿,所以得到藩镇军府的聘用,因此官至牧守。宰相窦参是窦觎的二房堂侄。窦参少年时曾依赖过窦觎,所以当窦参秉政时,极力向朝廷推荐他,所以他当上了贰卿(即尚书的副手侍郎)。几个月后,他出任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御史大夫、兼任淮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因为他不是靠德才进位的,所以人们都很看不起他。赴任没多少天,他就暴病去世。唐德宗下诏追赠他为礼部尚书。


七月初九(癸酉),朝廷恢复称呼亲王母亲为太妃,公主母亲为太仪的习惯。


八月初八(辛丑),皇太子妃萧氏被杀(史书都没说什么原因。通鉴和《旧唐书》甚至没提这事。萧氏是郜国大长公主的女儿,受到郜国公主事件的牵连,太子不得已和她离婚。这在前面都已细说)。


八月十四(丁未),已退休致仕的工部尚书鲍防病故。鲍防是襄州人,自幼孤苦贫寒,但很有志气,十分好学,能写文章。天宝末年他中举进士,出任浙东观察使薛兼训的从事,经累迁官至殿中侍御史。他后来入朝成为职方员外郎,改任太原少尹,正拜节度使。不久他又入朝成为御史大夫,接着历任福建和江西观察使,最后内征官拜左散骑常侍。鲍防扈从唐德宗到奉天时,被任命为礼部侍郎,很快又升迁工部尚书,在该位置致仕。鲍防历任洪、福、京兆等地方长官,任上都很有政绩。只是军事并非他的长项,朝廷却让他执掌军队。而太原是战车和胡骑混杂的地方,回鹘人又深入为寇。鲍防出兵拒战,结果被胡虏打败。他担任礼部侍郎时,曾在长安大街上遇到知杂侍御史窦参。鲍防骑马来不及回避,结果他的仆人被窦参鞭打。当窦参秉政时,马上迫使他退休致仕。鲍防跟亲友们说:“我和萧昕的儿子同龄,却和萧昕同日致仕。并不是因为老朽年迈,而是因为过去的嫌隙而被废弃。”鲍防是文学旧臣,历任朝廷内外要职,不是因为犯罪或乖戾去职,而是被庸俗的权贵摈弃,最终因愤懑而去世,所以舆论都比较怜悯鲍防而将这归咎于窦参。所以窦参后来很快就败了,并非因为不幸。


这年秋季,回鹘的大相颉干迦斯出动全国数万兵马,派人去招回唐北庭节度使杨袭古,准备帮他收复北庭。但他们又被吐蕃打败,死了大半士兵。杨袭古收拾了剩下的数百人,准备回到西州。颉干迦斯骗他说:“你可以暂时和我一同回到牙帐,我然后再送你回朝。”后来把他扣留不放,最终竟然杀害了杨袭古。安西从此和朝廷断绝了联系,唐德宗也不知道他们的存亡,而西州仍然牢固地掌握在唐朝的手里。


葛禄部落乘胜夺取了回鹘的浮图川。回鹘人十分震恐,将西北的部落全都迁徙到牙帐南部躲避他们。回鹘又派达北特勒梅录跟随郭锋前来入朝,告知忠贞可汗的死讯,并请求册封新可汗。先前,回鹘使者到中国时,总是十分骄横傲慢,刺史都只能和他们平礼相待。梅录到丰州时,刺史李景略想要压压他们的气焰,便跟梅录说:“听说可汗刚刚去世,我想向你们表示吊唁。”李景略先占据了高处,坐在那里。梅录佝偻着身子伏在地上,上前哭泣。李景略安抚他说:“可汗弃世,新可汗代立,我和你一道表示哀慕。”梅录从前骄横的神气荡然无存。自那以后,回鹘使者到长安时,都要到丰州的刺史厅堂拜谒李景略,他的威名也远驰塞外。


九月初二(乙丑),唐德宗没收了各道驻京进奏院的所有官印,把它们全销毁了。


九月十六(己卯),唐德宗下诏说:“十一月八日将前往南郊太庙祭祀,随行的官吏将士等,一律自备食物。原先没有公厨部门,让本司闲职充任。各王府官员,由度支部门酌量供给物品。所有仪仗和祭礼物品,一道仰赖御史本着节俭的原则办理。”


冬十月初七(己亥),文武百官和京城的道士和平民都上表请求为唐德宗加徽号。唐德宗说:“朕因为春夏两季干旱,担心谷粟秋麦歉收,所以精诚祈祷,幸好获降甘霖。因为丰收,这才决定告谢南郊和宗庙。朕倘若利用祭祀的大礼接受徽号,等于是为此才举行这一盛大祭祀。所以请不要再麻烦地再三请求了。”


十月十九(辛亥),回鹘吊祭使鸿胪卿郭锋从回鹘回到京师复命。达北特勒梅录将军也一道前来,通报九姓回鹘登里逻没密施俱录忠贞昆伽可汗的丧事。


十一月初六(戊辰),唐德宗在太清宫举行朝献礼仪,并于次日到太庙祭奠祖先,为第二天的盛大祭祀活动作前奏。十一月初八(庚午)冬至,唐德宗亲自到南郊的寰丘亲祀昊天上帝。祭礼完毕后他回宫,登御丹凤楼宣布大赦,将在押囚徒减罪一等(《新唐书》说将徒刑以下全都赦免),还下令掩埋暴露野外的阵亡将士骸骨,赐文武官员阶和爵,并赐给仪仗队将士及诸军官兵共十多万段布匹。他还规定今后刺史和县令以四次考绩为限。


唐德宗屡次下诏,要求淄青的李纳将棣州归还王武俊,但李纳百般拖延,还请求用海州跟朝廷交易棣州,但唐德宗不答应。李纳于是请求朝廷下诏,让王武俊先归还他抢占田绪的四县。唐德宗答应了。十二月,李纳才开始将棣州归还王武俊,连同他的三千兵士。


贞元七年即公元791年春正月初八(己巳),襄王李僙去世。他是唐肃宗第九子。


正月十九(庚辰),唐德宗任命湖南观察使裴胄为洪州刺史兼江西观察使,任命常州刺史李衡为御史中丞。


二月十二(癸卯),唐德宗派鸿胪少卿庾铤去册封回鹘的新可汗为奉诚可汗。


二月初七(戊戌,《旧唐书》作己巳为误),唐德宗下诏让泾原节度使刘昌去修筑平凉故城,用以扼制弹筝峡口。新城离故原州城一百五十里,本是原州的属县,位置处在防御胡虏的要冲。刘昌带兵努力施工,十二天就完工了,然后分兵卫戍。


二月初九(庚子),侍中浑瑊从河中来长安上朝。


三月初一(辛酉),陈许节度使曲环奏请暂时停止各道的无用闲官,待一两年后,民间的财力稍微恢复后,再起用他们。


三月初二(壬戌,《旧唐书-戴休颜传》说贞元元年,疑有误),左龙武统军戴休颜去世。戴休颜是夏州人,在军伍中以胆略著称。大历中年,他作为郭子仪部将,以战功经累迁官至盐州刺史。唐德宗到奉天避难时,他倍道兼行,率领所部蕃汉三千人号哭着奔赴国难。唐德宗十分嘉许,赐他实封二百户。他与浑瑊、杜希全、韩游瑰等人都有护驾的大功。唐德宗御驾前往梁、洋一带时,他留守奉天。当李怀光反叛占据咸阳时,派人去诱降戴休颜。戴休颜集合三军将士,当着他们的面杀了来使,然后闭城自守。李怀光大为惊骇,最终在夜里从泾阳逃遁。同一月,朝廷任命他为检校工部尚书兼奉天行营节度使。李晟收复京师后,他和浑瑊一道打败朱泚的偏师,斩首三千级。戴休颜还率军追击叛军,直到中渭桥。李晟占领了宫阙后,戴休颜和浑瑊等人率军赶赴岐阳,在那里截击朱泚的残余部众。论功行赏时,朝廷加授他为检校右仆射,增加实封到六百户。那年七月,他扈从御驾抵京,唐德宗特赐给他女乐和宅第以褒扬他的功勋,很快又封他为左龙武将军。这年他去世时终年五十九岁,唐德宗为他取消一天的朝会,赠送了不少办丧事的赙礼。


同时,刘昌又修筑朝谷堡,唐德宗于三月初四(甲子)下诏将朝谷堡命名为彰信堡(《旧唐书》作彰义堡)。彰信堡在平凉西面三十五里,也是防御吐蕃的要冲。泾原因此稍微安宁,边患基本消弭。


三月十二(壬申),唐德宗下诏说:“近来朝廷赐给官服,不常有文彩。这不符合制度。朕今天思考再三,应该立下制度:节度使应当有鹘衔绶带,观察使应当有雁衔威仪。”威仪就是像灵芝和蓂荚之类的瑞草。


这期间,关中和三辅发生牛疫,牛死了十之五六。唐德宗派中使用诸道两税钱买牛,然后散给畿民没有耕牛的农户。


当初,唐德宗回到长安时,因为神策等军有侍卫邕从的功劳,全都赐名为兴元元从奉天定难功臣,让大臣统领他们,给予的抚恤非常优厚。禁军于是仗恃恩宠骄横傲慢,侵暴百姓,欺凌轻慢府县,甚至辱骂官吏,撕毁案牍。有些府县官吏忍无可忍而处罚了他们,往往早上对他们行刑,晚上自己就被贬斥到万里之外。于是府县虽然有公正严厉的官员,却都无法履行他们的职责。市井的富人,往往贿赂官员,在禁军里挂名,那样府县就管制不了他们。三月二十一(辛巳),唐德宗下诏说:神威和六军官吏和将士,如果与百姓发生纠纷诉讼,应交给府县处置;小事报告本军,大事奏闻朝廷。如果军士欺凌轻慢府县,将被囚禁,然后上闻,并委托御史台审理。县吏如果胆敢鞭笞羞辱军士,一定会遭到贬谪。朝廷并要求军司和府县不得相互侵扰。


三月二十三(癸未),义武军节度使(通鉴作易定节度使,一码事)、检校司空、平章事张孝忠去世。张孝忠本是奚族人。曾祖父张靖和祖父张逊世代都是乙失活部落的酋帅。他父亲张谧在开元中年带着部众归附唐朝,唐玄宗授他为鸿胪卿同正,因张孝忠的缘故被追赠户部尚书。张孝忠靠勇猛闻名于燕、赵一带。当时张阿劳和王没诺干二人齐名。阿劳就是张孝忠的本字;而没诺干就是王武俊的本字。张孝忠形体魁伟,身长六尺余(接近一米九)。他性格宽裕,事奉亲人恭敬孝友。天宝末年,他因为擅长射箭被授予内供奉。安禄山奏请他为偏将。他攻破九姓突厥,总是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因功授任果毅折冲。安禄山和史思明相继攻陷河洛一带时,张孝忠都是他们的前锋。史朝义败了后,他进入李宝臣的帐下。上元中年,李宝臣奏请授他为左领军郎将,经累加成为左金吾卫将军同正、试殿中监,朝廷并赐名孝忠。他接着历任飞狐和高阳二军使。李宝臣因为张孝忠谨慎骁勇,对他非常信任,将他的妻妹昧谷氏嫁给他,将易州诸镇的兵马全交给他统领。他先后在易州十多年,甚著威名和恩惠。


田承嗣入寇冀州时,李宝臣让张孝忠率领数千精骑出去抵御。田承嗣见到他的部队非常整肃,叹道:“张阿劳在这里,冀州就难以对付了!”于是烧了军营连夜逃遁。当李宝臣和朱滔在瓦桥交战时,经常担心朱滔前来攻打,所以让张孝忠任易州刺史,挑选了七千精骑配备给他,叫他捍卫幽州。李宝臣还上奏授任他为太子宾客、兼御史中丞,封范阳郡王。后来李宝臣猜疑忌妒大将,杀了李献诚等四五人,然后派人去招张孝忠,但张孝忠害怕,不肯前往。李宝臣让张孝忠弟弟张孝节去招他。张孝忠让张孝节去向李宝臣复命说:“诸将无缘无故被砍头杀戮。我怕死不敢前往,但也不敢反叛。就像李公不肯觐见朝廷一样,也是顾虑遭到横祸而已,并无其他野心。”张孝节哭着说:“兄长不肯去见李公,我回去必死无疑!”张孝忠说:“一块去咱俩都会被害。我留在这里你保管没事。”张孝节回去后果然没事。


没多久,李宝臣病故,他儿子李惟岳拒绝接受朝命。唐德宗下诏派幽州节度使出讨。朱滔觉得张孝忠是员善战的宿将,在易州拥有精兵八千,担心出兵时他会在后方干扰,便派判官蔡雄去游说张孝忠道:“李惟岳这孩子骄贵,不达人事,居然敢于抗拒朝命。朱滔奉命出讨,使君何必要去帮助叛逆,而不为自己谋求多福!如今昭义和河东的兵马已攻破田悦,淮西的李仆射(即李希烈)也收复了襄阳,梁崇义投井自杀,在汉江边被杀的叛军将士多达五千人。估计河南的叛军很快就要败北,赵、魏的灭亡指日可待。使君如果真能去逆效顺,必定会得到朝廷的重任,有首先归服国家的功劳!”张孝忠觉得有理,便派衙官跟随蔡雄去回报朱滔,又派易州录事参军董稹入朝。唐德宗非常嘉许,授任张孝忠为检校工部尚书、恒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出任成德军节度使,命令他和朱滔合兵攻打李惟岳,并赐给他实封二百户。他弟弟张孝义和张孝忠的三个女儿都已在恒州嫁人,结果全被李惟岳杀害。张孝忠很感谢朱滔对他的保荐,让儿子张茂和娶朱滔的女儿为妻,和他关系密切,并和朱滔合兵在束鹿打败李惟岳的部队,迫使李惟岳逃归恒州。朱滔请他乘胜追击,然而张孝忠率军挺进西北,回驻义丰,让朱滔大为惊骇。张孝忠的将佐们说:“尚书对朱司徒一片诚心,互相已极为信任。如今逆寇已经溃败,尚书却不将他们彻底消灭,我们私下真猜不透尚书的用意。”张孝忠说:“我们本来的目的就是破贼,如今贼兵已破。然而恒州还有很多宿将,逼紧了他们会困兽犹斗,缓下来他们则会翻然改图。又有,朱滔爱说大话,却见识短浅,可以跟他开始,但难以和他守成。我现在不过在义丰坚壁清野,坐待李惟岳的殄灭而已!”后来朱滔进驻束鹿,也不敢进军。个把月后,王武俊果然杀了李惟岳,将他的首级献上,正像张孝忠预料的那样。后来定州刺史杨政义在定州归降了他,张孝忠于是占有了易、定的地盘。朝廷消灭了李惟岳后,将他的地盘分成四州,各置观察使。王武俊得到恒州,康日知得到深、赵二州,张孝忠得到易州。因为成德军总部在恒州,张孝忠既然归附朝廷,唐德宗便在定州设置义武军,任命张孝忠为检校兵部尚书,出任义武军节度、易定沧等州观察等使。


当朱滔和王武俊密谋反叛,准备到魏州救援田悦时,担心张孝忠跟踵其后。朱滔大军将要出发时,他又派蔡雄前往游说。张孝忠说:“李惟岳背叛国家,犯上作逆。我归附朝廷,今天成为忠臣。我性子刚直,既然已经效忠朝廷,就不能继续助逆了!以往和王武俊是同行,也和王武俊一样都是蕃人部落出身,年轻时关系密切,所以我深知他的心思和僻好。这人挺能翻云覆雨,朱司徒应当牢记鄙人的劝告,千万不要忽然有些差错,才想起我的这番劝谏!”朱滔又用金银布帛引诱他,但始终都被张孝忠拒绝。易定二州位居朱滔和王武俊之间,四面受敌。张孝忠于是大肆修建沟堑壁垒,感化和激励将士,终于没受到朱滔和王武俊的蛊惑,舆论因此对他称道。朝廷又加他为检校左仆射,实封也增加到三百户。后来张孝忠被朱滔侵逼,唐德宗因此下诏派神策兵马使李晟和宦官窦文场率军前往救援。张孝忠将女儿嫁给李晟儿子李凭为妻,与李晟协力同心,整训士众,终于保存了易定,叛军不敢深入其境。当唐德宗到奉天避难时,张孝忠还派大将杨荣国率领六百精锐跟从李晟入关赴难。在收复京城过程中,杨荣国也有过功劳。


兴元元年(784)正月,唐德宗下诏让他以本官出任同平章事。沧州本来隶属成德军,当改为隶属义武军后,沧州刺史也就是李惟岳的妻兄李固烈请求回归恒州。同年,张孝忠派牙将程华前往沧州交接州府的库藏。李固烈将官府财产全都装在私人的几十辆辎重车辆上路,沧州军士气得大喊道:“士兵都饿得一脸菜色,刺史不但不给赈恤,还把公家东西满载而归。不能让他把东西带走!”士兵于是暴动,起来杀了李固烈,把东西全抢光了。程华得知后,从下水道里逃走,将士追上后跟他说:“李固烈贪婪残暴,已杀了他。请押牙暂且掌管州务。”张孝忠当即命令他摄理刺史事务。当朱滔和王武俊擅自称王时,程华和张孝忠被叛军隔绝,不能互相救援。程华闭城拒敌,保全了沧州。朝廷因此嘉奖,拜程华为沧州刺史、御史中丞,出任横海军使,改名为程日华,并让他每年交纳沧州税钱十二万贯供给义武军。


贞元二年(786),河北蝗灾和旱灾严重,米每斗贵达一千五百文。经历兵荒马乱之后,百姓毫无积蓄,造成饿殍遍野。张孝忠自己吃的也只是豆饼而已,部下也都毫不抱怨地靠粗粮充饥,人们无不佩服张孝忠的勤俭。张孝忠算得上是一时的贤将。贞元三年,唐德宗加授他为检校司空,并将义章公主许配给他儿子张茂宗。张孝忠让他妻子邓国夫人昧谷氏到长安入朝,亲自主持迎亲的礼仪。唐德宗十分嘉许,赏赐了很多东西。贞元五年七月,他被将佐诱惑,带兵进入蔚州。但很快唐德宗就下诏让他归镇,还因为擅自用兵免去了他检校司空的名号。这时他病逝,终年六十二岁。唐德宗为他取消三天朝会,追封他为上谷郡王,赠太傅,又赠魏州大都督,还册赠太师,谥号贞武。张孝忠有三个儿子:张茂昭、张茂宗、张茂和。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历史老照片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