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隋唐史-姑息藩镇十一:西川韦皋招抚云南与名将李皋病逝

时间:2018-10-09 18:17     来源:司马庄    发布:找历史网

 贞元七年即公元791年夏四月初十(庚子),退休致仕的太子少师萧昕病逝。萧昕是河南人,年轻时就补任崇文进士。开元十九年(731),他中举新开的博学宏辞科目,被授予阳武县主簿。天宝初年(742),他再次中举宏辞,被授任寿安尉,经两迁成为左拾遗。萧昕曾和还是平民时的张镐关系很好,安排他的食宿,上表推荐他说:“像张镐这样的人才,任用了他将成为王者的师傅,不用则是是幽谷一位老叟而已。”唐玄宗于是提擢张镐为拾遗,没过几年,张镐果然出将入相。当安禄山反叛时,萧昕举荐赞善大夫来瑱,说他胜任将帅。史思明之乱时,来瑱建立了很多功劳。萧昕经累迁出任宪部员外郎,还成为副元帅哥舒翰的掌书记。潼关失败时,他走小路前往蜀郡,唐玄宗提拔他为司门郎中,很快又兼任安陆长史,成为河南等道都统判官。他后来升迁中书舍人,兼任扬州府司马,仍旧辅佐军队。后来他入朝出任本官,经累迁成为秘书监。唐代宗到陕州避难时,萧昕出了武关前往他的行在,转任国子祭酒。大历初年(765),朝廷派他持节去吊唁回纥。当时回纥人仗恃功劳,当廷诘问萧昕说:“安禄山和史思明之乱,要不是我们你们如何平定?唐朝为何在买马方面失信,不及时归还我们卖马的价钱?”众人都大惊失色。萧昕答道:“国家自从平定寇难以来,对功臣的赏赐没有丝毫遗漏,何况邻国!况且仆固怀恩是我们的叛臣,然而近来你们却助他为乱,还联合西戎侵犯我们的郊野京畿。当吐蕃败走后,你们回纥才后悔恐惧,跪拜磕头,乞求和平。要不是大唐还念着你们的旧功,你们一匹马都不能出塞!这是回纥自绝于大唐,并非我们失信。”回纥人惭愧地退下,为唐朝使臣增加礼数后送他们回归。他接着出任常侍达十二年之久。朱泚之乱时(783),他徒步出城。朱泚派人寻找他,但他逃亡躲进山谷间。后来赶到奉天,唐德宗李适升迁他为太子少傅。贞元初年(785),他兼任礼部尚书,很快又掌管贡举的事务。他在贞元五年退休致仕,这时在家中病故,终年九十岁。唐德宗为他取消朝会,谥号懿。


这期间,汴州献上一只白乌鸦。


四月二十八(戊午),唐德宗下诏说:从今年五月初一开始,他将回到正殿上朝,在那里召见文武百官。外官来朝奏事时,也都按照平时的章典,根据礼制在朝堂站列。


安南都护高正平在当地横征暴敛。四月二十九(己未),安南首领杜英翰被逼造反,攻打都护府。高正平因过于忧虑而死。各个蛮人部落得知此事后都投降了(《新唐书》说杜英翰造反后伏诛)。


五月初一(庚申),唐德宗根据新制,登御宣政殿召见朝廷百官。五月二十二(辛巳),朝廷在安南设置柔远军。五月二十五(甲申),端王李遇去世。他是唐代宗第十六子。同一天,许州也献上一只白乌鸦。五月二十九(戊子),唐德宗任命衡州刺史齐映为桂管观察使。


六月初六(乙巳),太常卿崔纵去世。


西川节度使韦皋近年频繁去信招降云南王异牟寻,但始终没有得到回音。然而吐蕃每年征用云南兵马时,云南派给他们的越来越少。韦皋知道异牟寻内心想归附大唐。韦皋属下的讨击副使段忠义本来是罗凤的使者。六月初七(丙申),韦皋派段忠义回到云南,并让他带信给云南王,再次敦劝晓谕他。


秋七月十一(庚午),唐德宗任命信州刺史郑叔则为福建观察使。


七月十四(癸酉),唐德宗临幸章敬寺,赋诗九韵。皇太子和群臣全都作和,然后将这些诗句题写在章敬寺的壁上。


七月十九(戊寅),唐德宗任命邕王李謜为义武军节度使兼易定观察等大使,任命定州刺史张升云为义武留后,在那里掌握实权。七月二十一(庚辰),唐德宗任命虔州刺史赵昌为安南都护兼经略招讨使。各个蛮人部落因此安定下来。


八月初一(己丑),唐德宗任命翰林学士归从敬为工部尚书,并于八月初六(甲午)任命给事中郑瑜为中书舍人。


八月初八(丙申),唐德宗将宗正卿李翰贬为雅王傅。八月十八(丙午,《旧唐书》作十天前)郎,唐德宗任命翰林学士陆贽为兵部侍郎,解除了他其他职务和翰林学士。这是因为宰相窦参讨厌他的缘故。


八月二十二(庚戌),夏州上奏,说他们开凿了延化渠,将乌水引入库狄泽,灌溉了良田二百顷。


九月初二(庚申),退休致仕的兵部尚书马炫去世。马炫字弱翁,是名将马燧的仲兄,少年时以儒学闻名于当时,隐居在苏门山,不肯应聘。至德中年(756),李光弼镇守太原,聘请他为掌书记、试大理评事、监察御史。他接着出任侍御史。马炫经常为李光弼参谋建议,所以李光弼很器重他,奏请授他为比部和刑部郎中。田神功镇守汴州时,奏请授任他为节度判官和检校兵部郎中。他后转任连州刺史,又征入朝,官拜吏部郎中。不久他又出任阆州刺史,再次入朝成为大理少卿。建中初年(780),他成为润州刺史。黜陟使柳载将他在任时的清白奏闻朝廷,唐德宗于是征拜他为太子右庶子,不久他升迁左散骑常侍。马炫弟弟马燧任司徒,他因这层关系官拜刑部侍郎,但因病辞职,改任兵部尚书,在该位置上退休致仕。这时他去世时终年七十九岁。


也在九月,回鹘杀了被他们扣留的前北庭节度使杨袭古。这期间,吐蕃进攻灵州,但被回鹘人打败,在夜里逃遁。也在这月,回鹘派使者来长安献俘。


冬十月二十六(癸丑),唐德宗规定,每次他登御延英殿时,必须让诸司官长中的二人奏报本司事务。很快他又敕令常参官每天都要让两人应对,好让自己更具体地了解政事,并将此称作巡对。十一月初八(乙丑),唐德宗下令常参官上朝或进入内阁时,不许奔走;至亲以外的亲戚丧事时禁止穿戴丧服,朝会时必须穿戴和官秩匹配的颜色绫袍和金玉带。


冬十二月初八(甲午),回鹘再次派使者来长安敬献他们俘获的吐蕃酋长尚结心。


福建观察使吴凑很有政绩,但窦参因为私怨在唐德宗面前诋毁他,还说他患有痛风病。唐德宗召他回京师,让他在朝廷走路,观察他是否有病。结果知道都是窦参的诬蔑,因此他开始讨厌窦参。十二月十一(丁酉),唐德宗任命吴凑为陕州长史兼陕虢观察使,取代窦参的党羽李翼。


十二月十二(戊戌),睦王李述去世。他是唐代宗第四子。


吐蕃知道韦皋的使者在云南,便派使者去责让云南人。云南王异牟寻骗他们说:“所谓唐朝的使者,本来就是个蛮族人。韦皋允许他回家,没有其它的打算。”于是将使者送往吐蕃。吐蕃扣留了很多云南大臣的儿子当人质,云南人因此更加怨恨他们。


勿邓酋长苴梦冲暗中和吐蕃勾结,煽动引诱许多蛮人部落,隔绝了云南使者和朝廷的往来。韦皋派三部落总管苏峞带兵抵达琵琶川。


这年冬天没有下雪。


贞元八年即公元792年春正月十八(癸酉),朝廷撤销桂管经略招讨使。


二月初二(丁亥),许州人李狗儿手持拐杖进入含元殿,猛敲栏杆,又和前来捉拿他的禁兵格斗,但最后还是被杀了。


二月十五(庚子),京师雨里带土。


二月十七(壬寅),韦皋派兵生擒苴梦冲,历数了罪行后将他处斩。云南和朝廷的道路开始通畅。


二月二十四(己酉),吏部尚书李纾病故。李纾字仲舒,是礼部侍郎李希言的儿子。他少年时就有文学造诣,于天宝末年(755)官拜秘书省校书郎。大历初年(766),吏部侍郎李季卿推荐他为左补阙,他经累迁出任司封员外郎,负责制诰,后改任中书舍人。不久他从虢州刺史任上被征拜礼部侍郎。唐德宗在奉天时,选择他出任同州刺史,但他很快就放弃同州前往唐德宗在梁州的行在,官拜兵部侍郎。长安收复后,他兼知选事。李怀光伏诛后,河东节度使和诸军在河中会合,唐德宗下诏派他前往宣旨慰劳各节度使。出使回来后,他具体上奏。唐德宗很满意,拜他为礼部侍郎。


李纾为人通达,善于诙谐,也喜欢接待后进。他也养尊处优,总是穿戴鲜华,车马也很华丽,以豪放豁达和含而不露著称。他虽为大官,却总不忘纵情游玩,到处饮宴。他曾认为祭祀武成王时不应当遵循祭祀文宣庙的礼仪,并上奏说:


“根据开元十九年(731)的敕令,朝廷设置齐太公庙,以张良配享,太常卿与少卿和丞担任三位献官。又有,《开元礼》的祝文称:‘皇帝遣某官昭告于齐太公、汉留侯。’到了上元年(760),朝廷下敕追赠姜太公为武成王,规定享祭的礼典,完全和文宣王(即孔子)的相同,有司部门因此让太尉担任献官,并让皇上御署祝祷版文。臣觉得姜太公是周的太师,张良是汉的少傅,圣朝将他们列于祭祀的章典,已经足够褒奖尊崇了。如今要让陛下至尊为他们屈礼,让辅佐大臣向他们施敬,也许礼仪过当,即使他们的神灵也未必敢于领受。臣又觉得文宣王垂教,是百代的宗师。五常三纲,没有他的训导无法分明;有国有家,没有他的礼制无法建立。所以孟轲称他是‘生人已来,一人而已。’因此历代为他加帝王的地位和先圣的名声,祭祀时采用宫悬的音乐,让太尉担任献官;表示尊敬师道,崇尚王道;符合朝政,顺应经典。况且姜太公的著述仅止于《六韬》,勋业局限于一代,岂能比拟文宣王的各种盛德,祭祀的礼仪也岂能等同!因此臣请求武成王的祝文不必让陛下签署,将‘敢昭告’改为‘敬祭于’,‘其昭告’改为‘致祭于留侯’。也请求依照旧制选用献官,让太常卿以下官员担任。”


朝廷下诏让百官讨论。文武官员的意见各不相同。朝廷下诏说:“帝德广运,乃武乃文,文化武功,皇王之二柄,祀礼教敬,国章孔明。自今以后应让上将军以下担任武成王祭祀的献官,其余都依照李纾所奏。”李纾又上奏,将诏书整理为《兴元纪功述》以及郊庙乐章,还著述了很多论述。这时他在任上去世,终年六十二岁,唐德宗追赠他为礼部尚书。


三月十一(乙丑,通鉴作十二天后即丁丑,疑有误),山南东道节度使兼检校户部尚书嗣曹成王李皋病逝。李皋字子兰,是曹王李明的玄孙,嗣曹王李戢的儿子。他年轻时补任左司御率府兵曹参军,并于天宝十一载(752)嗣封曹王,授任都水使者,经三迁后官至秘书少监,都是同正。他足智多谋,善于随机应变,侍奉太妃郑氏以孝敬闻名。上元初年(760),京师干旱,米每斗贵达数千,饿死了很多人。李皋估计靠自己的俸禄养不活家人,便极力请求出任外官,但朝廷没有答应。他于是故意些小地违犯律法,结果被贬为温州长史。没多久,他就代为摄行州事。那年年景很差,州里有官府的储存谷粟数十万斛,李皋便想以此赈救百姓,但手下掾吏叩头请求,要他等候朝廷的旨意。李皋说:“如果百姓再没东西吃,就会饿死,哪有时间等待朝命!如果杀了我一人,救活数千人的命,好处可大了。”于是开仓赈济,把谷粟全发放给了百姓。然后他以擅自借贷的罪,派人飞马送上表章给朝廷,自我弹劾。天子得知这事后非常嘉许,还下优诏就地加授他为少府监。李皋曾到下属县视察,见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在痛哭。他感到哀怜,便上前询问。老妇说:“我是李氏的妇女,有两个儿子叫李钧和李锷。他们出仕了二十年却从没回来过。我家贫无以自给。”当时李钧任殿中侍御史,李锷任京兆府法曹,都靠文采登科,在当时名气很大。李皋说:“孔子说:‘入则孝,出则悌,行有余力,然后可以学文。’像这两人,哪里有资格位列人臣!“于是将这事举奏,结果李氏兄弟都被除名,被人不齿。李皋后来改任处州别驾,代行州事,以政绩优良闻名。他接着被征回到京师,但没有得到召见,因此上书评论朝政,结果朝廷拜他为衡州刺史。后来因为小事,他又被贬为潮州刺史。当时杨炎被罢谪到道州,了解到李皋为人正自。当他重新拜相后,再次任命李皋主管衡州。当初,李皋受到御史的审讯,害怕母亲太妃担忧,出门时就换上平民的衣服,回家时又穿上公服,言谈举止都和平常一样,太妃始终都不知道他出了事。当他被贬到潮州时,还骗母亲说他升官了。这时复位后,他才哭着把真话告诉母亲,还说担心母亲忧虑过度会生病,所以不敢说实话。


建中元年(780),他升迁湖南观察使。前观察使辛京杲贪婪残暴。部将王国良镇守邵州武冈县,因为出身豪门,非常富裕,辛京杲居然想诬陷他死罪,好夺取他的家产。王国良非常害怕,便利用民间的疾苦,散发家财,聚众占据武冈县反叛。朝廷派诸道一同讨伐,但经年无法攻下。李皋接任那天就说:“驱使疲惫不堪的百姓,诛杀辗转不安的民众,并非奉戴圣朝的办法。”当即派使者送信给王国良说;“我看将军并非胆敢叛逆,实在是因为遭到谗言和嫉妒,为了拯救自己不死而已。将军如今遇到我,何不尽快投降?我与将军一同遭到辛京杲的陷害,我已承蒙圣朝为我昭雪,我还怎么忍心拿刀去杀了将军!将军如果不肯投降,我将用阵术破了将军的阵列,靠攻法屠灭将军的城池,将军是无法预料到的。”王国良手捧着这信,且忧且喜,于是派人向李皋请降,但还没最后下定决心。李皋当天就赶到武冈县受降。中途有侦查候骑驰马来告诉他说:“王国良军中有变,他是诈降而已。”李皋说:“这事不是你们这些人知道的。”于是将麾下士兵留下,自己独自一人,假称是使者,径直进入王国良的壁垒。王国良召使者进来,李皋于是向他军中大喊道:“有人认识曹王吗?我就是。王国良何不速降?”王国良的全军将士都惊愕地不敢乱动。刚好有认得他的人过来,喊道:“他真的就是。”王国良急忙匍匐在地,叩头请罪。李皋拉着他的手,和他结拜为兄弟。双方于是烧毁了攻守的装备,打开仓库供给兵士,然后让他们回家务农。后来朝廷有诏书赦免王国良的罪,赐名他叫王惟新。


建中二年,李皋母亲去世。他带着灵车来到江陵。刚好遇上梁崇义反叛,唐德宗起复他为左卫大将军,让他回到湖南,很快又加授他为散骑常侍。李希烈反叛时,朝廷升迁他为江西道节度使、洪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到了洪州,他召集将吏,命令他们说:“曾经有功却没有得奖的,站成一行;有谋略和才能并胜任军佐的,也站成一行。”裨将伊慎、李伯潜、刘旻都站了出来。李皋观察了他们的言辞和气度,并鉴定他们的确有功,于是将他们都补为大将。他还提擢王锷,将中军交给他,并任命马彝和许孟容为宾佐。李皋接着修缮甲胄兵器,安排战舰,组成一支二万多人的大军。当初,伊慎曾带领江西兵马跟从李希烈平定襄州。李希烈怕李皋重用伊慎,暗中派人送给伊慎一副锁子甲,又伪造了伊慎跟他的书信来往,故意丢失在边境。唐德宗得知后,当即派中使到江西去处斩伊慎。李皋上表,请求朝廷赦免,让伊慎将功补过。当时他正和叛军隔江为阵,中使又来了。李皋于是勉励伊慎用战功为自己赎罪,并将自己的坐骑和盔甲赐给他,命令他率领前锋先行,李皋率军继后,责成他必须立功。伊慎果然击溃了叛军,斩首数百级,这才得免死罪。叛军在蔡山树立堡垒栅寨。李皋估计那里地形险峻,很难攻下,便声言说要往西攻取蕲州,于是安排战舰,分兵沿着南岸,和水军一道溯江而上。叛军于是让老弱守卫栅寨,主力沿着长江跟随战舰,在南北和李皋的军队相望。在离开蔡山三百多里时,李皋命令岸上步兵登舟,顺流东下,一两天里就攻拔了蔡山。叛军知道上当,急忙赶回救援,但因为步行走得慢,过了一天后才到。李皋以逸待劳,击溃了他们,因而进军攻拔蕲州,招降了叛军将领李良。他又攻取黄州,斩首千余,兵力更加振作。舒王李谊当时任元帅,为此加授李皋为前军兵马使。


唐德宗在奉天时,淮南节度陈少游强行夺取盐铁专卖的税钱。朝廷的盐铁使包佶带着钱财溯江而上,停留在蕲口。当时李希烈已经占领了汴州,大肆屠杀,又派骁将杜少诚带着步骑万余入寇蕲、黄二州,准备断绝长江通道。李皋派伊慎率领七千部众抵御,双方在永安戍遭遇。伊慎修建三座栅寨,相隔才四里,并在中栅设置鼓角。杜少诚率军前来,分兵包围三座栅寨。叛军的部队尚未列阵时,鼓角齐鸣,伊慎率领将士从三座栅寨中齐出奋击。结果叛军大乱,杜少诚败走,官军斩首万余级,将尸体堆为京观。李皋因功加授银青光禄大夫,进封五百户食邑。唐德宗跑到梁州避难时,李皋进献的东西相继而至。李皋因为唐德宗流离失所,自己不敢住在城府,便在西塞山上游的大洲驻军,从附近县城购买军需,因此商旅纷纷到那里作生意。他后来加授工部尚书。唐德宗回到京师后,他又派伊慎和王锷带兵包围安州。安州城依靠涢水的险固,官军攻打了累日无法攻下。李希烈派外甥刘戒虚带领八千步兵前来救援。李皋命令李伯潜分师到应山迎击,结果俘获刘戒虚及其大将两名、裨将二十员,斩首千余。他将刘戒虚等人绑上带到安州城下,然后派人招降守军。守军说:“得送来大将和宾佐一两人,作为信用。那时我们就可以投降。”李皋于是让王锷和马彝攀着绳子爬上城墙。城中守军信服,于是大声喊叫着出降。李希烈又派兵救援随州,李皋命令伊慎到厉乡出击,击溃了叛军,收复平静和白雁等关碍。李希烈大为恐惧,只好请求停战。贞元初年(785),李皋官拜江陵尹兼荆南节度等使,江汉一带全都倚靠李皋得以巩固。没多久,李思登在随州归降。李皋总共带兵打下四个州和十七个县,经历了大小十多场战役,从来没有失败过。淮西平定后,他请求护送长辈的灵柩回东都安葬。唐德宗派中使前往吊唁,追赠他父亲为右仆射,母亲为曹国太妃。安葬完毕,李皋来长安上朝,唐德宗下诏让他归还镇所。他拐到东都祭拜先人的墓地,观看的人都以此为荣。


先前,江陵东北有两处傍着汉朝古堤的废田,每年夏天都会被洪水淹没。李皋着手派人去解决这一问题,因此增广了五千顷农田,每亩可收获一钟粮食。他还将江南废置的江洲规划成民居,在长江上架设了两座桥梁。结果到那里定居的光流民就有二千余户。自荆州直到乐乡的二百里地带,就有几十处旅社民居,大的都有数百家居民。楚人的习俗轻薄,一般不穿井,饮用山陂的湖泽。李皋开始命令他们筹钱开井,给百姓带来极大便利。


平定李希烈后不久,他的部将吴少诚就杀了毒死李希烈的陈仙奇。唐德宗觉得襄、邓是关键的地方,便于贞元三年任命李皋为襄州刺史兼山南东道节度等使,将汝、随二州割让给他。李皋在那里练兵积粮,购买回鹘人的马匹加强骑兵,举行大规模围猎,用以训练士卒。吴少诚因此非常害怕。李皋生性勤俭,了解民间的疾苦。他还设置监司,能听取和参考下属的意见,了解手下将吏的长短,赏罚公平。每到一个地方他总要想法调整物价,物价贵时则出卖官府储蓄,为将吏提供廪俸,也不让豪绅独占其利。李皋经常运用巧思设计战舰,战舰上装有两只可以用脚踩的大轮,乘风破浪,战舰飞快得就像杨起了大风帆。他制造的东西既简易又持久牢固。他还制作计时器放在府内。每次送人东西时,他总要亲自秤量。他官属府库里布帛都盖有官印,杜绝官吏占为己有的现象。


当初,扶风人马彝尚未知名,李皋首先聘用了他。马彝最终以正直著称。汉阳王张柬之有座林园在荆州西面,州府经常在那里举行游宴。李皋准备将它买下时,马彝整理衣襟,恭敬地劝谏道:“张汉阳有中兴朝廷的大功,他的遗产应当保留百代。大王即使想得到它,难道真要让他的子孙自己变卖了它吗!”李皋致歉道:“主管官吏说错了话,我替足下感到羞耻。要不是足下,我怎能听到如此的直言!”他总是以改过迁善和知人善任为己任,所以他的很多宾客和将佐都当上了大官。这时他突然在任上暴病去世,终年六十岁。唐德宗为他取消三天朝会,追赠他为右仆射,给了不少丧事赙礼,谥号成。李皋有三个儿子:李象古、李道古、李复古。


《旧唐书》的史臣评价说:“李勉和李皋禀性端庄,处身廉洁,在治理地方和民众方面,都很有政绩,算得上宗室大臣的精英。但要说到掌管军旅,抵御寇戎,出谋必优,作战必胜,那么李勉比李皋差远了。”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历史老照片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