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隋唐史-文宗治世四:魏博军哗变与南诏国入侵西川

时间:2019-07-15 09:27     编辑:历史君    来源:找历史网
大和三年即公元829年四月二十六(乙亥),沧德宣慰使柏耆擅自在沧州将已成为俘虏的叛将李同捷杀了。至此,沧、景之乱全被平定。


五月二十四(壬寅),摄理魏博副使史唐上奏,将自己改名为史孝章。


六月初八(丙辰),唐文宗李昂下诏说:“镇州四面行营请各归本道休息,只要保卫边境,不用互相往来。只有王庭凑表示归顺朝廷时,才允许为他转达表章,其余一律不予接受。”
 
唐文宗李昂


六月十三(辛酉,《旧唐书》作十天前即辛亥),唐文宗任命魏博节度使史宪诚为为检校司徒、兼侍中、河中尹,出任河中节度使;任命义成节度使李听兼任魏博节度使。朝廷同时将相、卫、澶三州从魏博分割出来,任命魏博节度副使兼检校工部尚书史孝章为该三州节度使。


六月二十四(壬申),唐文宗下敕说:“元和四年(809)的敕令严禁铅锡伪币的流行,发现后全部纳入官府,并允许民众告发,告一钱赏百钱。这一做法太过份。今后用铅锡钱交易的人,一贯以下,州府执行杖决脊背二十;十贯以下杖决六十,判处徒刑三年;过十贯以上,在公众之前处决。告发的人,每贯赏钱五十文。”


当初,接受李同捷投降的新任横海节度使李祐听说柏耆杀了他派去守卫沧州的部将万洪,大惊失色,并因此病情加剧。唐文宗说:“李祐如果死了,那等于是柏耆杀了他!”李祐果然不久就去世了。六月二十五(癸酉),唐文宗赐柏耆自尽。


同时,河东节度使李程上奏,说他得到成德节度使王庭凑的上书,请求交纳景州给朝廷;又上奏说叛将亓志绍已经自缢身亡。


唐文宗派中使刘弘逸赐给史宪诚河中节度使的旌节。也在六月二十五这天,刘弘逸抵达魏州。那时新任魏博节度使李听已率军从贝州回到馆陶,但拖延着没有及时进入魏州。史宪诚竭尽了府库的资产治理他离开魏博的行装。次日即六月二十六(甲戌),魏博军哗变,乱兵杀了史宪诚,拥戴牙内都知兵马使灵武人何进滔掌管留后事务。


史宪诚的祖先是奚族人,到他时已归化为灵武建康人。他祖父史道德曾任开府仪同三司、试太常卿、上柱国、怀泽郡王;父亲史周洛曾任魏博军校,事奉田季安,官至兵马大使、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太子宾客、兼御史中丞、柱国、北海郡王。史宪诚最初靠才干和勇敢跟随父亲历任军中要职,兼监察御史。元和中年,田弘正讨伐淄青的李师道时,命令史宪诚带领先锋四千人渡过黄河,累次攻下李师道的城栅。田弘正接着率领大军继进,乘胜追杀,魏博的全师逼迫郓州城下。李师道穷途末路,结果被刘悟斩首,而刘悟也投降了魏博大军。朝廷因功超授史宪诚兼中丞。


镇州节度使王承宗死后,田弘正自魏博移领镇州,但几个月后却被王庭凑杀害,王庭凑接着举兵反叛。朝廷任命田弘正儿子田布为魏博节度使,领兵讨伐,让他为父亲复仇。当时幽州的朱克融援助王庭凑,田布无法战胜,因而自杀身亡,军中一片嚣然。史宪诚作为中军都知兵马使,趁乱用河朔一带的先例煽动军心,诸军当即簇拥着他回归魏博,共立他为主帅,朝廷也就顺势任命他为魏博节度使。当时朱克融和王庭凑一同拥兵为乱;史宪诚很高兴自己得到节度使的旄节,虽然表面上归顺朝旨,暗中却与朱、王互相依赖。这是长庆二年(822)正月的事。朝廷不久就派司门郎中韦文恪前往宣慰。当时汴州的李翙(史书也作李絺)作乱,和史宪诚书信来往。史宪诚上表请求朝廷赐给李翙节度使的节钺,并将战舰停靠在黎阳河边,表示准备渡过黄河。当他面见韦文恪时,举止骄慢倨傲,出言荒唐。不久听说李翙被帐下所杀,他这才改变态度,跟韦文恪说:“我是蕃人,犹如只狗,只认识主人。虽被棒打,终究不忍离去。”他就是如此狡谲。朝廷总是容忍优待他,很快就加授他为左仆射。唐敬宗即位后,进他为司空。


大和二年(828),沧景节度使李全略去世,他儿子李同捷窃据军城,上表要求得到节度使的符节。朝廷拒绝,并举兵讨伐。先前,史宪诚和李全略联姻,当李同捷叛乱时,他又暗中送粮饷援助他。唐文宗屡次派使者去申谕,很快又就地加他为平章事。史宪诚曾派骁将到宫阙,恣意为李同捷张扬。宰相韦处厚严厉地指责他,史宪诚于是不敢再和李同捷勾结,并表示愿意出师共讨李同捷。当沧景之乱平定后,朝廷加他为司徒。但史宪诚心里很不自安,便派儿子史孝章入朝觐见,又送飞章表示愿意带着魏博奉命朝廷。唐文宗很嘉许,又加他为侍中,让他移镇河中,结果未及出城,就被军众所害。朝廷后来册赠他为太尉。


再说李听进到魏州城下,何进滔拒绝让他进城。秋七月初,何进滔出兵攻击李听。李听没有防备,结果被彻底打败,部队溃散逃走。他带领残余昼夜兼行,往浅口逃去,部队伤亡损失过半,辎重和兵械全都抛弃了。昭义兵马前来救助,李听仅逃得性命而已,总算回到他原来管辖的义成军治所滑台。


七月初五(癸未),刘弘逸从魏州回到长安,奏闻朝廷,说六月二十六日夜里,魏博军乱,杀了史宪诚,立大将何进滔为留后,新任节度使李听无法入城。七月十一(己丑,《旧唐书》误作乙丑),唐文宗让前河中节度使薛平恢复河中节度使的职位。


七月十七(乙未),岭南节度使李宪去世。也在这天,兵部侍郎卢元辅病故。卢元辅字子望,是已故宰相卢杞的儿子,少年时就以清正操行闻名于时。他进士及第,被授为崇文馆校书郎。唐德宗思念卢杞不已,努力寻找他的后裔,因此特下恩敕拜他为左拾遗。他经两迁成为左司员外郎,历任杭、常、绛三州刺史。因为课考最高,朝廷内征他为吏部郎中,升迁给事中,后改任刑部侍郎。接着他自兵部侍郎出任华州刺史、潼关防御、镇国军等使,后来又重新成为兵部侍郎。卢元辅自曾祖父卢怀慎到祖父卢奕(在洛阳被安禄山杀害),都以名节著于史册。卢元辅简朴清廉,忠贞方正,继承门风,历任侍从文翰之类的清贵官职,人们也不因为他父亲的丑行而看不起他,人士都很赞美他。这时他去世(《旧唐书》传记说是八月)去世,终年五十六岁。


七月十九(丁酉),唐文宗任命京兆尹崔护为御史大夫兼广南节度使。次日,他任命大理卿李谅为京兆尹。七月二十七(乙巳),他任命礼部尚书兼翰林侍讲学士丁公著为检校户部尚书,兼润州刺史,出任浙江西道观察使。


八月初四(辛亥),自称留后的魏博衙内都知兵马使何进滔上奏:说他奉诏将相、卫、澶三州割让,但三军不肯。朝廷长久在河北用兵,粮运很难维持,唐文宗也感到苦闷。八月初五(壬子),他只好下诏任命何进滔为检校左散骑常侍兼魏博节度使,重新让相、卫、澶三州归属魏博。


沧州在经历了李同捷的动乱之后,骸骨蔽野,城邑空旷,野外无人,剩下的户籍什无三四。八月初六(癸丑),唐文宗任命卫尉卿殷侑为检校工部尚书兼齐、德、沧、景节度使。殷侑上任后,与士卒同甘共苦,招抚百姓,鼓励农耕和桑蚕,流散的人口慢慢开始恢复生业。先前,本军三万人都仰赖度支的供给。殷侑到任一年后,收上来的租税能够负担起一半的军饷。第二年他就请求全部停止度支的供给。三年之后,户籍逐渐增殖,仓库的谷廪也很充盈。这是后话。


八月十四(辛酉),京畿和奉先等九县上奏,说他们那里干旱严重,造成农田损失;朝廷于是蠲免了京畿九县今年的租税。宋、亳二州也上奏,说水灾伤害了那里的庄稼收成。同时,被流放到播州的前福建观察使卫中行(史书没提他何时和为何被流放)去世。


这期间,成德的王庭凑通过接邻藩镇向朝廷透露愿意臣服的意思。八月二十五(壬申),唐文宗下诏,洗雪王庭凑及其将士的罪行,恢复他们的官爵。


同时(《旧唐书》作七月二十七),他内征浙西观察使兼检校礼部尚书李德裕为兵部侍郎,裴度还推荐他为相。但吏部侍郎李宗闵得到宦官的支持和协助,唐文宗于是在八月二十七(甲戌)任命李宗闵,而不是李德裕,为同平章事。


唐文宗生性节俭朴素。九月初四(辛巳),他下敕要求护军中尉以下的禁军将士与诸司官员和内廷宦官不许穿著纱縠绫罗等衣服。听朝回宫后,他也只靠阅读书史自娱,从未留意声乐和游猎。驸马韦处仁曾头戴夹罗巾,唐文宗跟他说:“朕爱慕爱卿门第的清高素雅,所以选为驸马。如此巾服,其他的贵戚也就算了,但爱卿不须要这样穿戴。”


新宰相李宗闵害怕兵部侍郎李德裕对自己地位形成威胁,便想法排挤他出朝。九月十五(壬辰),唐文宗因此任命李德裕带着检校永部尚书的头衔出任滑州刺史和义成军节度使。九月二十一(戊戌),他任命前睦州刺史陆亘为越州刺史兼浙东观察使,取代元稹;任命元稹为尚书左丞,取代韦弘景;任命韦弘景为礼部尚书。


冬十月初二(己酉),江西的沈传师上奏:说这月是皇帝诞辰的月份,请求为僧尼起方等人设置戒坛。唐文宗下诏说:“朝廷屡次有敕命,不许剃度僧尼。沈传师愧为藩镇大员,理应奉守诏令条款。如今他反而招诱和导致愚妄,实在并非理政的正道。现罚他一月的俸料。”


十月初六(癸丑),仗内(即内廷)着火。


十月初九(丙辰),唐文宗任命前义成军节度使李听为太子少师。十月十六(癸亥),他任命户部侍郎崔元略为户部尚书兼判度支,中书舍人韦辞为湖南观察使。


宰相路隋跟唐文宗说:“宰相的责任重大,不应兼任财政金谷这样琐碎的事务,像杨国忠、元载、皇甫镈那样。他们都是奸臣,不足以效法。”唐文宗觉得有理。于是宰相裴度辞去度支的职务,唐文宗也答应了。


十一月初四(庚辰),太子太傅郑絪去世。郑絪字文明,父亲郑羡曾任池州刺史。郑絪少年时就有奇志,十分好学,善于写文章。大历中年,名气很高的大儒诸如张参、蒋乂、杨绾、常衮等人,都很器重他。郑絪进士及第,登宏词科后被授予秘书省校书郎和鄠县尉。张延赏镇守西川时聘他为书记。他后来入朝出任补阙和起居郎,兼任史职。没多久,他被提擢为翰林,后转司勋员外郎兼知制诰。唐德宗朝代时,他担任内职十三年,小心谨慎,兢兢业业,十分谦恭。唐德宗对他的礼遇颇厚。


贞元末年,唐德宗驾崩。唐顺宗刚即位时,遗诏没有及时宣布。郑絪与同列卫次公私下表达正论,中宫宦官不敢违背他们的意见。当王伾和王叔文的朋党(即二王八司马)擅权之际,郑絪又能守道中立。唐宪宗作为太子监国时,升迁他为中书舍人,照样担任翰林学士。很快他官拜中书侍郎兼平章事,加集贤殿大学士,不久转门下侍郎和弘文馆大学士。唐宪宗初年励精求治,郑絪和杜黄裳一同掌管大权。杜黄裳经常做出决断,首先建议诛讨杨惠琳和刘辟,以及其他大事。郑絪则谦让静默,大多无所事事,因此被贬为太子宾客。后来他出任岭南节度观察等使、广州刺史、检校礼部尚书。任上他以廉政著称。后来他成为工部尚书,转太常卿,又出任同州刺史和长春宫使,接着改任东都留守。不久他入朝任兵部尚书,很快又成为河中节度使。大和二年(828),他入朝成为御史大夫、检校左仆射、兼太子少保。


郑絪以文学进位,生性恬淡,历任清显高位,出入朝廷内外逾四十年。任上虽然没有显赫和良好的成就,然而他坚守正道,为人敦厚,深爱古书经典,与当时博学好古的人士交游,宣讲古人的至理名言。人们无不敬仰他的德高望重。当唐文宗即位时,他因年老体衰,累次上表请求退休,唐文宗因此让他在太子太傅位置上退休致仕。这时他去世(《旧唐书》传记说十月),终年七十八岁。唐文宗追赠他为司空,谥号宣。


十一月初十(丙戌),唐文宗下敕,将前亳州刺史李繁在京兆府赐死。李繁是中唐名臣李泌的儿子,少年时聪明机警,很有才名,但没有操行和大义。李泌为相时,曾引荐夏县处士北平人阳城为谏议大夫。阳城为人正直,非常感激李泌的知己之恩。当李泌病逝后,户部尚书裴延龄靠巧佞得到唐德宗的信任,窃取大权,作威作福,造成举朝官员对他的痛恨。阳城是中正人士,对他尤其忌恨。有一天他书写了奏折,历数了裴延龄的罪恶,想秘密论奏。他觉得李繁是故人的儿子,可以信任,便将草稿给他看,还请李繁誊写。李繁抄写后,把内容都记下了,当晚就跑到裴延龄那里,将这事告诉了他。裴延龄得知后,立即请求入宫应对,于是针对阳城表章中谈论的事件,一一先行自我解释。当阳城的奏折呈上时,唐德宗觉得他是妄言不实,便没有批阅。李泌与右补阙兼翰林学士梁肃关系很好,曾让李繁带上他写的文章请梁肃润色。李繁自己也有学术造诣,梁肃待他也很优厚,并愿意当他的导师。李繁也几乎天天上门拜访。当梁肃去世时,李繁居然和他的配偶乱来,士君子无不感叹惊骇,纷纷抛弃了他。后来他起复为太常博士,但太常卿权德舆上奏要求罢斥他,朝廷于是改任他为河南府士曹掾。因为他异常的机警和灵悟,当李泌的故人成为宰相后,多方援救,他后来得以累次出任郡守,倒也力学不倦。不久他被罢免随州刺史,回归京师,长久没有得到新的任命。韦处厚拜相后,厚待于他。宝历二年(826)六月,唐敬宗在诞辰那日登御三殿,下特诏让兵部侍郎丁公著与太常少卿陆旦和李繁等三人,与僧侣和道士辩论。同年九月,唐敬宗任命李繁为大理少卿,又加弘文馆学士。当时谏官和御史反对他的章疏相继不断,宰臣不得已,只好改任他为亳州刺史。亳州境内曾有群贼抢了百姓的庐舍,劫取他们的财货。许多前任都无法捉捕到这些盗贼。李繁暗中设置机谋,探知盗贼的巢穴,于是出兵将他们全部诛杀。当时朝议居然谴责李繁没有预先启奏管辖当地的廉使,涉嫌擅兴兵马的罪责。朝廷派监察御史舒元舆立案审理。舒元舆平时和李繁有矛盾,又因为他新上任,锐意取得政绩,便将李繁对这案件的报告全部推翻,指控李繁滥杀无辜。审理结果上奏后,唐文宗下敕,在京兆府赐李繁自杀。当时人们都为他喊冤。后来舒元舆也遭遇祸殃,人们觉得他得到了报应。当初,李泌被流放到江南时,与柳浑和顾况成为官场之外的朋友,吟咏自如。而柳浑先于他飞黄腾达。李泌后来重新入朝跟他的推荐也有关系。


十一月十六(壬辰),唐文宗到太清宫举行朝献仪式,次日,又到太庙举行朝享。十一月十八(甲午,《旧唐书》作十天前即甲申;此处以通鉴和《新唐书》为准),唐文宗亲自到南郊的圜丘祭祀昊天上帝。礼仪完毕后他登御丹凤门,大赦天下。赦文中还禁止进献奇异贡品,说:“全国各地不许用新样品织成的异常物品作为贡献,像花丝布缭绫之类的纤丽纺织品,都必须禁断。敕令到达的一月之内,织造这些异常纺织品的机杼一律予以焚弃。刺史为朝廷分忧,允许直接奏闻。发现违法事情,观察使必须奏闻。”


十一月二十(丙申),西川节度使杜元颖上奏,说南诏国蛮人入寇。杜元颖作为前宰相,文雅清高,不懂得军事,专门蓄积财物,减削士卒的衣粮。西南卫戍边境的士卒衣食不足,纷纷进入蛮人境界抢掠,用以自给。蛮人反而用衣食资助他们。于是蜀中的虚实动静,蛮人全都清楚。南诏自从蒙嵯颠(《旧唐书》作蒙丰佑)即位以来,便阴谋大举入寇,边州屡次将这请报报告西川,但杜元颖不信。蒙嵯颠兵马来到时,边境城池毫无防备。蛮人让蜀地士卒作为乡导,袭击并攻陷了巂、戎二州。十一月二十八(甲辰),杜元颖派兵在邛州南面和蛮人交战,结果蜀兵大败,蛮人于是攻陷了邛州。


同一天,武宁(徐州)节度使兼平章事王智兴到长安入朝。次日,唐文宗加王智兴为守太傅,进封他为雁门郡王。


唐文宗也下诏,征发东川、兴元、荆南的兵马去救援西川。十二月初一(丁未),他又征发鄂岳、襄邓、陈许(即忠武军)等道的兵马继后,并任命王智兴为忠武节度使。


十二月初三(己酉),唐文宗任命剑南东川节度使郭钊为西川节度使,并暂时代理东川节度事务。


蒙嵯颠从邛州带兵直抵成都城下。十二月初四(庚戌),双方争夺成都外城。杜元颖率众保卫牙城,抗拒南诏兵马,但连续四次想逃跑。十二月初六(壬子),唐文宗将杜元颖贬为邵州(韶州)刺史。


十二月十二(戊午,通鉴作次日己未;此处以《新旧唐书》为准),唐文宗任命右领军卫大将军董重质为神策西川行营都知兵马使(通鉴作神策诸道西川行营节度使)。唐文宗又征发太原和凤翔的兵马奔赴西川。


十二月十三(己未),南诏兵马入寇东川,进入梓州西城门,并在那里扎营。三天后,他们又入寇蜀州。郭钊的马兵寡弱而不能抵抗,他只好写信去责备蒙嵯颠。蒙嵯颠回信说:“杜元颖不断侵扰我国领土,所以我不过兴兵报复而已。”于是和郭钊修好后撤退。


十二月十九(乙丑,《旧唐书》误作己丑),唐文宗任命东都留守令狐楚为检校右仆射兼天平军节度使,并任命崔弘礼为东都留守。


蛮人留在成都西城十日。开始时他们还慰抚蜀地居民,街市也相对安宁。但他们即将离开时,便大肆抢掠女子和各种工匠,然后带着这几万蜀人以及珍宝离去。蜀人非常恐惧,纷纷跳进江里,尸体塞满江面,顺流而下。蒙嵯颠亲自殿后,到了大渡河时,他跟蜀人说:“这河的南岸就是我国的境界。你们可以和家乡哭别吧。”被劫掠的蜀人无不失声痛哭,跳水自杀的人数以千计。自此以后,南诏国工匠的技巧可以和蜀中媲美。


蒙嵯颠派使者到长安上表,声称说:“我国近来一直向陛下称臣纳贡,岂敢侵犯边境。只是因为杜元颖毫不体恤军士,他们怨恨杜元颖,竞相愿意成为乡导,乞求我出兵诛杀这个暴虐的主帅。我没有诛杀成功,无法慰抚蜀地军民的人心。还希望陛下诛杀了他。”


十二月二十一(丁卯),唐文宗因此将杜元颖进一步贬为循州司马,然后下诏,让董重质以及诸道兵马全部回归。郭钊到了成都后,与南诏国订立盟约,不再互相侵扰。


十二月二十三(己巳,《旧唐书》误作乙巳),郭钊上奏,说蛮军撤退。唐文宗于是下诏派中使杨文端带着朝廷信件赐给蒙嵯颠。


十二月二十五(辛未),唐文宗任命太子少师李听为邠宁节度使,并在两天后任命中丞温造为右丞,吏部郎中宇文鼎为中丞。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历史老照片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