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名家谈史 >

隋唐史-文宗治世六:温造屠杀兴元新兵与李德裕安抚西川

时间:2019-07-16 20:16     编辑:历史君    来源:找历史网
大和四年即公元830年正月十九(甲午),诸道盐铁转运使王播去世。二月初十(乙卯),山南西道(兴元)新招募的新兵被退役时,因不满而作乱,杀害了节度使李绛及其一家。


二月二十六(辛未),夏州节度使李寰去世。次日,唐文宗李昂任命神策行营节度使董重质为夏、绥、银、宥节度使。


三月初一(乙亥),唐文宗任命河东节度使李程为检校左仆射、同平章事,兼河中尹、晋绛慈隰等州节度使;任命刑部尚书柳公绰为检校左仆射、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先前,回鹘到长安入贡和互市,经过河东地区时,节度使担心他们纵兵作乱,总要严加防备,还派兵迎接护送,以防万一。柳公绰上任后,回鹘派梅录李畅带着一万匹马到长安互市。柳公绰只派牙将带着很少随骑到边境迎接慰劳;他们到了后柳公绰打开衙门,接受他们的礼谒。梅录李畅感动得流泪,因此警戒他的部下,在路上不许驰骋游猎和侵扰百姓。


陉北的沙陀族人历来骁勇善战,为九姓和六州胡人所畏服。柳公绰奏请让他们的酋长朱邪执宜为阴山都督、代理北行营招抚使,让他们居住在云、朔塞下,捍御北方边境。朱邪执宜与各位酋长到河东拜谒,柳公绰设宴招待他们。朱邪执宜神采严整,进退有礼。柳公绰跟自己的僚佐们说:“朱邪执宜外表严厉而内心宽厚,说话缓慢而很有道理。真是个福禄齐全的人。”朱邪执宜母亲和妻子入见时,柳公绰让夫人设宴招待她们饮酒,还赠送了他们礼物。朱邪执宜十分感恩,为柳公绰尽力。塞下原有废弃的十一座营盘,朱邪执宜派人修复了它们,派部落三千人分别守卫。自此混杂胡人再也不敢侵犯边塞。


三月初三(丁丑),唐文宗任命前河中节度使薛平为太子太保。


再说,新任山南西道节度使温造来到褒城,遇到兴元都将卫志忠征伐南诏归来。温造于是和他秘密商量诛杀乱兵的谋略,让他的八百士兵作为牙队,五百士兵作为前军,进入节度使府,分守诸门。三月初五(己卯),温造到府牙视事,在牙门犒赏将士。温造说:“我想了解新兵去留的想法,请新兵都到前面来。”慰劳完毕后,他让他们都坐下,然后巡行敬酒。卫志忠暗中派牙兵包围了他们,接着一声大喊:“杀!”结果八百多新兵全被杀死。监军杨叔元急忙从座席上起身,抱着温造的靴子乞求饶命,温造下令将他关押起来。其中亲手杀害李绛的新兵被斩成一百段,发号施令的斩成三段,其余全部斩首。他还用一百个首级祭祀李绛,三十个首级祭祀死于王事的幕僚,其余尸首全部投入汉江。温造接着将这事奏闻朝廷。
 
温造


三月十三(丁亥),他任命卫尉卿桂仲武为福建观察使。同一天,温造的奏折抵达朝廷,说杀害李绛的贼首丘崟和丘铸以及官健等一千人,已全被处斩。三月十五(己丑),唐文宗下诏,将兴元监军使杨叔元发配流放到康州当百姓,并将禁锢他的文书递交地方官府。


三月二十三(丁酉),监修国史、中书侍郎、平章事路随进献他所撰写的《宪宗实录》四十卷,唐文宗下优诏答复,并赐给史官等五人不同数量的锦绣和银器。


三月二十九(癸卯),唐文宗加授淮南节度使段文昌为检校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江陵尹,出任荆南节度使;任命前太子宾客崔从为检校右仆射、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使,取代段文昌。也在这天,朝廷严禁在京畿狩猎。


次日,他任命前荆南节度使崔群为检校右仆射兼太常卿,任命中书舍人李虞仲为华州刺史,取代严休复;任命严休复为右散骑常侍。


夏四月初二(丙午),唐文宗任命右散骑常侍兼翰林侍讲学士郑覃为工部尚书。次日,退休致仕的兵部尚书张贾去世。


早先,奚族人入寇幽州。也在四月初三(丁未)这天,卢龙节度使李载义打败了他们,并于四月十七(辛酉)生擒奚王茹羯献给朝廷。


四月十三(丁巳),唐文宗将前齐德沧景等州节度使李有裕贬为永州刺史,让他尽快乘坐驿马赴任。四月十六(庚申),唐文宗任命尚书左丞王起为户部尚书兼判度支,取代崔元略;任命崔元略为检校吏部尚书兼东都留守。次日,出现月掩南斗第二星的天象。


四月十八(壬戌),唐文宗下诏说:“节俭才能使国用充足,诏令出来就必须执行。先前的史书都已记载,这就是理政的根本。朕自从君临四海以来,总怜悯百姓长久的困扰,白天忘食,夜晚内疚。虽然取消了文绣的装饰,仍然缺乏茅茨那样的节俭。也告谕公卿士人,都写在诏书条例之中。近来听说因为积习流弊,奢侈的遗风尚未革除。车舆服饰和宅第府室,都互相攀比豪华靡丽;资产用度和货物财宝,自然出于贪冒的根源。有司部门不予禁止,奢侈的习气越演越烈。这都是因为朕的教导没有到位,使黎民百姓昧于廉耻。这样如何能通过法令,达到天下大治!朕对此不能忘怀,惭愧感叹,因此下达这一申敕。自今以后,朝廷内外班列和在职人士,各自务必朴素节俭,弘扬这一国风。如有僣越违犯尤其严重的,御史必须纠察。请执政大臣向朝廷内外宣示,让大家都知道朕的心意。”唐文宗在长庆和宝历(即穆宗和敬宗)的奢靡风气之后,锐意改革,亲自实行勤俭朴素,以身作则,激励了官吏和百姓。


四月二十七(辛未),他任命前东都留守崔弘礼为刑部尚书(但他因病没有上任。唐文宗在十月又恢复了他的东都留守)。同时,镇州的王廷凑请求修复建初和启运二陵(唐高祖李渊第四代祖宣皇帝李熙的建初陵和三代祖光皇帝李天赐的启运陵。其实二陵共茔),唐文宗准奏。


五月初四(丁丑),因为干旱,唐文宗命令京城诸司重新审理在押囚犯。两天后,通化南北二门的大锁打不开,钥匙进入后,好像什么东西卡住了。唐文宗下令让铁匠破锁,那时已经接近辰时(早上七八点)。五月十四(丁亥),朝廷将郓州东平县改名为天平县。次日,唐文宗下敕,度支部门每年本要在西川织造绫罗锦八千一百六十七匹,现下令减少其中的二千五百十匹。


守司徒、门下侍郎、平章事、上柱国、晋国公、食邑三千户、食实封三百户裴度因为年老多病,恳切请求辞去重位。六月初五(丁未),唐文宗改任裴度为守司徒和平章军国重事。等到他病情减轻时,每三日五日到中书省一趟办事。


六月二十九(辛未)夜里,自一更至五更,天空出现大量大小流星,观看的人都数不过来。次日,唐文宗下诏说:如果发现朝廷诸司刑狱案例堆积而没有及时处理,尚书左右丞以及监察御史必须纠察检举,奏闻朝廷。这年夏季,舒州江水泛滥。


唐文宗担心宦官势力过于强盛,弑杀唐宪宗和唐敬宗的党徒中还有人在内宫侍从。护军中尉王守澄尤其专横,招揽大权和受纳贿赂,唐文宗无法制止。他曾暗中和翰林学士宋申锡谈到这事,宋申锡请求逐渐消除宦官的威胁。唐文宗觉得宋申锡沉着厚道,忠诚严谨,可以依赖,便提擢他为尚书右丞。秋七月十一(癸未),他又下诏,任命朝议郎、尚书右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宋申锡为正议大夫、行尚书右丞、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七月十三(乙酉),唐文宗下敕说:“先前代行郎中兼知制诰的官员,满一周年时即正授郎中。从谏议大夫兼知制诰的官员,也应当遵照此例。其余官员则依照长庆二年七月二十七日的敕令处置。”


同时,朝廷在振武道增置云伽关,增加了镇兵一千人。唐文宗还任命吏部侍郎王璠为京兆尹(显然是名誉职位)兼御史大夫,取代李谅为桂管观察使。


这期间,太原闹饥荒,朝廷为那里的民众赈济了谷粟三万石。唐文宗还赐给十六宅诸王绫绢二万匹。


七月二十五(丁酉),守司徒裴度上表谢辞朝廷的册命,说:“臣此官已经三度受册,臣实在觉得惭愧。”唐文宗准奏。


八月十五(丙辰),鄜州发生水灾,淹没了居民三百余家。同时,太原尹柳公绰上奏说:云、代、蔚三州的山谷间,有石头化为面粉,人们都取来食用。八月十八(己未),宣歙观察使于敖去世。八月二十三(甲子),唐文宗从内库拿出绫绢三十万匹,交付户部当作和籴(高于市价购买粮食,主要用于丰年)的资金。八月二十七(戊辰),唐文宗临幸梨园亭,并在会昌殿观赏演奏新乐。


九月初六(丁丑),唐文宗任命大理卿裴谊为检校右散骑常侍,出任江西观察使,取代沈传师;任命沈传师为宣歙观察使,取代去世的于敖。他还拿出内库的绫三千匹,赐给宥州筑城的士兵。次日,舒州的太湖、宿松、望江三县发生水灾,淹没了六百八十民户。唐文宗下诏打开义仓赈贷灾民。九月初九(庚辰),他任命吏部尚书王涯为右仆射,照样兼任盐铁转运使。


当初,裴度征讨淮西时,奏请李宗闵为他的观察判官,李宗闵因此逐渐获得重用。到这时,他因为怨恨裴度推荐李德裕,便利用裴度因病请求辞职的机会,想把他支出朝外。九月十一(壬午),唐文宗任命守司徒、平章军国重事、晋国公裴度为守司徒、兼待中,出任山南东道节度使。裴度等于罢相。


同时,唐文宗任命被俘投降的奚王茹羯为右骁卫将军同正。九月十五(丙戌),他任命前山南东道节度使窦易直为尚书左仆射。两天后,退休致仕的吏部尚书裴向去世。九月十八(己丑),淮南的天长等七县发生水灾,伤害了庄稼。九月二十六(丁酉),前丰州刺史兼天德军使浑铁因贪赃七千贯,被贬为哀州司马。


冬十月初七(戊申),唐文宗任命东都留守崔元略为检校吏部尚书,兼滑州刺史、义成军节度使,取代李德裕(并恢复崔弘礼为东都留守);任命李德裕为检校兵部尚书,兼成都尹。出任剑南西川节度使;并任命检校司空和前西川节度使郭钊为太常卿,取代崔群为吏部尚书。早先,郭钊因病请求替代,所以朝廷有了这几道任命。


西蜀自从南诏入寇以来,十分残破凋弊,而郭钊多病,没有闲暇改变现状。李德裕到任后,派人修建筹边楼,绘制西蜀地形图,还亲自往南进入南诏,往西抵达吐蕃。他还天天召见熟悉军旅和边事的老人征求意见,即使是士兵或蛮夷也请来,向他们了解山川、城邑、道路的险易和广狭远近。不到几个月,他对这些全都了如指掌,似乎曾亲身涉历过一般。


唐文宗命令李德裕修复清溪关以阻断南诏入寇的道路,如果没有足够的泥土,可以用石头垒彻。李德裕上言说:“通向蛮人地盘的小路很多,堵塞不住。只能派重兵镇守,可保无虞。只要从黎、雅二州招募一万人,从成都招募二万人,精加训练,那么蛮人就不敢乱动了。边兵又不宜太多,必须能够驾驭他们。当年崔旰杀了郭英义,张朏驱逐张延赏,都是镇兵干的。”当时北方派来的士兵都回到本道去了,只有河中和陈许的三千人还在成都。朝廷也有诏书要求他们在来年三月也回本道,蜀人因此害怕南诏再来入侵。李德裕奏请将郑滑的五百士兵和陈许的一千士兵留下镇守西蜀,还说:“蜀兵脆弱,最近被蛮寇所困,全都吓破了胆,不堪征伐和卫戌。如果北兵全部回归,那将和杜元颖那时没有两样,蜀地无法保住。臣担心朝臣们会说,蜀地经历了蛮人入寇以来,自己已经增添了兵马。先前,蛮寇已经逼近时,杜元颖才开始随便捉拿市民当兵,得到三千多人,徒有其数,其实都不能使用。郭钊招募北边的士兵也仅得到百馀人,臣重新招募也才得到二百馀人,此外都是杜元颖的旧兵。臣担心朝臣又听说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进’的说法,以为清溪关能够被堵塞住。臣征求了蜀中老将的意见,他们都说,清溪关旁有三条大路,此外还有无数的小径,都是东蛮临时开通的。如果说清溪关可以堵塞,那全是欺罔朝廷的说法。必须在大渡河北岸另外修筑一座城池,和黎州连绵相接,派大军守在那里才行。况且臣听说南诏将他们掠走的两千蜀人以及金银布帛送去贿赂吐蕃。如果这两个蛮虏知道了蜀地的虚实,连兵入寇,那将的确成为深深的忧患。说这些话的朝臣,都因为出事跟他们无关,所以只想每人写道奏折,留作朝廷的档案。如果都听从他们的,哪天西川真的败了,陛下不能让臣独当罪责。”朝廷全都听从了他的请求。李德裕于是开始训练士卒,修缮城堡屏障,积累粮储以备边防,蜀人因此略觉放心。


十月二十六(丁卯),御史中丞宇文鼎上奏说:“今月十三日,宰臣宣旨,今后群臣在延英殿奏事时,必须在前一日将奏折递进。臣觉得寻常的公事,没有时间当面论述,陛下只要见到表章,就清楚说的什么。假如临时忽有公务,文字不足以具体表达,而陛下就在咫尺之外,却无法叙述。再等到奏折呈上后才说,一下子几个早晨就过去了,有些紧急的事怕就来不及处理。还希望陛下重新赐予宣示,限定呈上奏折的必须在卯时(早上五点)之前;如在卯时之后,允许直接听取。这样自然人人都会遵守,礼数也很适当。”唐文宗听从了。


十一月初一(辛未)夜里,出现荧惑(火星)靠近左执法星的天象。十一月二十三(癸巳),唐文宗任命左丞康承宣为兖、海、沂、密等州节度使。同时,淮南发生大水灾以及虫霜,都伤害了庄稼。


十二月初一(辛丑),沧州节度使殷侑请求取消景州,改为景平县。


十二月初九(己酉),义成军节度使崔元略去世。崔元略是博陵人,他祖父是崔浑之,他父亲崔儆在贞元年间官至尚书左丞。崔元略进士及第,最初在节度使府任职。元和八年(813),他官拜殿中侍御史。元和十二年,他升迁刑部郎中兼知台杂事,不久提擢为御史中丞。元和十三年,因为李夷简自西川节度使内征出任御史大夫,朝廷于是任命崔元略留司东台。很快他出任京兆少尹兼知府事,并加金紫官服。几个月后,他正式官拜京兆尹,并于翌年改任左散骑常侍。


唐穆宗即位时,派崔元略出使党项宣抚,但他称病不去,结果被外派去任黔南观察使兼御史中丞。当初,崔元略受命出使党项,觉得是宰臣因为和他的私怨排斥自己,所以颇出怨言。宰相崔植上奏说:“近来陛下很重视安抚党项的事,所以派崔元略出使。然而他受命之后,怕苦而不乐意出行,言辞之间,颇有抱怨。岂有身受重恩,而不思报效的道理?除非自己方便,不然就不肯出行。对这样的朝臣必须有点惩罚,以警戒在位的臣子。臣请求派他出任黔中观察使。”当初,崔植任吏部郎中时,崔元略任刑部郎中知杂。那时御史中丞改任京兆尹,舆论都觉得崔植有出任中丞的声望。崔元略趁着入阁应对的时机,妄称崔植曾有失仪态,请朝廷让御史弹劾他。当时他二人都内部被提名为中丞,结果朝廷果然任命了崔元略,因此崔植对他怀恨在心。当崔植为相时,崔元略作为左散骑常侍被派去出使党项。崔元略就觉得是崔植排挤自己,因此称病不去,结果被支出朝廷。一年后,他转任鄂州刺史兼鄂岳都团练观察使。长庆四年(824),他入朝成为大理卿。


唐敬宗即位后,他重新出任京兆尹,很快又兼御史大夫。因为误征京畿地区已被朝廷赦免的一万七千贯放缗钱(即按贯征税的钱),为侍御史萧澈弹劾。唐敬宗下诏让刑部郎中赵元亮、大理正元从质、侍御史温造三司覆审。崔元略有宦官的内助,因此只被削去兼御史大夫。当初,崔元略有宰相的声望,出了这事后,他的声望就更加衰减了。宝历元年(825),他升迁户部侍郎。朝臣认为,崔元略官拜户部,一定是通过宦官的关系。当时谏官也上疏,指责说内常侍崔潭峻正得到恩宠,大权在握,而崔元略将他当作父辈般事奉。所以他虽然被弹劾,却反而很快就升迁显要。崔元略也上表为自己辩护,且说:“昨日府县上疏,台司弹劾,因为臣孤立独行,没有朋党,所以诽谤更加昭彰。他们不认为诏书出自陛下的初衷,给予臣望外的恩典。处于南宫的重位,名列左户的清班,岂是因为臣平庸空虚,敢于自己冒进?臣虽然因特进之恩感到惊讶,但毕竟是陛下的任命。众口相非,才导致靠关系这一说法。”唐敬宗下诏答复说:“朕所任命的官员,岂能不是公正挑选出来的?爱卿能够称职,不用担心人言!”然而崔元略终究不能逃脱将崔潭峻当作父辈事奉的恶名。


宝历二年四月,京兆府指控说:崔元略先前担任京尹时,曾兼任桥道使。在负责建造东渭桥时,本典郑位和判官郑复虚报物价,抬高工程的估价,还不给工匠应有的报酬,导致工匠破产,总计通过如此做法贪赃二万一千七百九贯。唐敬宗下敕说:“崔元略不能检核属下,涉嫌怠慢职责,现罚他一个月的俸料。”当时刘栖楚担任京兆尹,有觊觎相位的意图。崔元略的声望就在他之下,而崔元略又多方巴结裴度,争取入相。刘栖楚害怕他妨碍自己,便用计诋毁他,因此指使部属检举这件在修建唐穆宗陵园过程中贪污的事。大和三年(829),他转户部尚书,并于翌年兼判度支。大和四年(《旧唐书-崔元略传》作五年显然为误。《旧唐书-文宗本纪》说他大和四年病故),他成为检校吏部尚书,出任东都留守和畿汝等防御使。同年,他又改任滑州刺史和义成军节度使。这时他病故,唐文宗为他取消三天朝会,追赠他为尚书左仆射。


崔元略死后,唐文宗于十二月十二(壬子)任命左金吾卫大将军段嶷为义成军节度使,取代他。次日,湖南观察使韦辞去世。十二月十六(丙辰),唐文宗任命工部侍郎崔琯为京兆尹,取代王璠;改任王璠为尚书左丞。


十二月二十三(癸亥),东都留守崔弘礼去世。崔弘礼字从周,是博陵人,北齐大臣崔怀远的七代孙。他祖父崔育曾任常州江阴令,父亲崔孚曾任湖州长城令。崔弘礼风貌魁伟,光明磊落,颇有大志。他进士及第,屡次在藩镇府上当幕佐,官至侍御史。元和中年,吕元膺任东都留守,聘用崔弘礼为从事。当时淮西的吴少阳刚死不久,吴元济起兵抗拒朝命,崤山以东那些反复无常的藩臣,为他声援。于是吴元济往东勾结李师道,阴谋偷袭东洛,以威胁朝廷。崔弘礼为吕元膺出谋划策,部署军队,保卫东都,最终东都安然无患。他接着历任汾州和棣州刺史。后来魏博的田弘正要求到长安入觐,请求朝廷给派副使,朝廷便授任崔弘礼为卫州刺史,出任魏博节度副使,兼历郑州刺史。


长庆元年(821),刘总到长安入觐,张弘靖移镇范阳,唐穆宗加崔弘礼为检校左散骑常侍,出任幽州卢龙军节度副使。尚未入境,幽、镇二道就发生动乱,唐穆宗因此改任他为绛州刺史。翌年,汴州的李翙造反,朝廷下急诏追回崔弘礼出任河南尹、兼御史大夫、东都畿汝都防御副使。李翙之乱平定后,他升迁河阳节度使。任上他整训部队,壮大军戎,严加防备。他又上言请求在秦渠下开垦荒田三百顷,每年可收谷粟二万斛。唐穆宗下诏同意。不久他因病接连上表请求替代。几年后,他官拜检校户部尚书兼华州刺史。刚好天平军节度使乌重胤病故,朝廷找不到适合人选,便再次任命崔弘礼为天平军节度使,并下诏让他即日乘坐驿马赴任。唐文宗即位后,就地加他为检校左仆射。他治理郓州三年后,朝廷改授他为东都留守,不久又升迁他为刑部尚书。唐文宗下诏让他奔赴宫阙,但他因病没来。这年十月,唐文宗又任命他为东都留守。不久他就病故,终年六十四岁,朝廷追赠他为司空。崔弘礼少年时,专以风流倜傥和意气奋发自任;通涉兵书,留心军旅的要务,因此屡次得到重用,历任藩镇重职。然而他在任上没有出色的政绩,虽然修缮方面颇有成效,但他却颇能为自己生财,因此受到些非议。


崔弘礼去世的同时,唐文宗任命同州刺史高重为潭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出任湖南观察使。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历史老照片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