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历史人物 > 历代文人 >

【大唐风流】白居易愿至天必成

时间:2018-04-10 12:19     来源:找历史网

 《长相思》,是以一个女子的口吻,回首这一场情深缘浅的遭际,思念一个人的春花秋月,都那么漫长,令人熬煎,花开花谢,日短夜长,皆是情丝萦绕,积郁在心。

“九月西风兴,月冷露华凝。思君秋夜长,一夜魂九升。二月东风来,草拆花心开。思君春日迟,一日肠九回。妾住洛桥北,君住洛桥南。十五即相识,今年二十三。有如女萝草,生在松之侧。蔓短枝苦高,萦回上不得。人言人有愿,愿至天必成。愿作远方兽,步步比肩行。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

文章末尾,那一句又是何其沉痛,愿作远方兽,步步比肩行——如果可以,他们宁愿化作两只兽类,自在天地,相依相伴。比肩同行,去往那隔绝人寰之处,远远的,渺无人烟,自在天地,缓缓相偕,步步相续;又愿成为两棵树,是在那深远的密林之中,静静的两棵树,根深交错,枝枝相连,春华秋实,夏天的时候,郁郁苍苍,千枝万叶。如若有风,也是那千秋万壑之中的浩荡大风,万叶回响,一年四季的阴晴雨雪,都是好日子,当木叶脱尽,枝干遒劲,线条清晰,与那山岭岩石一起,是画家笔下的秋山图,当雪花飘落,白雪霭霭,万山巍峨,有灵的两棵树呵,是那山林之中的精魄所在。如此静默相守,对于树的生命来说,相守便是树根交错;是比肩并立却又枝叶缠绵,是花开时的花光映照,叶落时的流金岁月。万物易朽,最终没有永恒,对于两棵树来说,那千年万年的生长,衰老,直至腐朽成灰,却也是真正的长相守。


明 仇英《人物故事图册》《浔阳送别图》卷,图卷取唐白居易《琵琶行》诗意。

也是在长安城寄居华阳观的孤寂时光之中,白居易写下了千古名篇《长恨歌》。“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如果不是心里怀着如此沉重的痛楚,长期地思念著一个不可能再拥有的对象,如果不是因为理解有情人之间的生离死别之痛苦,便不会有千古以来脍炙人口的《长恨歌》以及贬官九江时的《琵琶行》。常常有人说,《琵琶行》里的女子和为她落泪写下长赋的江州司马,便是多年之后,人事全非的白居易和湘灵。这当然是一种穿凿附会的臆想。《琵琶行》中的女子之生平与湘灵姑娘迥异,其随波逐流的性情,与湘灵姑娘的坚贞自守也是迥异。一生扶贫济困的白居易,纵然迎娶不了他心爱的女子,也断然不会不管顾她的生计周全,任由她流落江湖。

只是,那秋江之上,凄楚如诉的琵琶声,那琵琶声后的哀伤的妇人——都会令白居易心中牵动,因为,他想到了湘灵。那妇人的哀怨、无助、对生活的一重重失望,又何尝不是湘灵?这人间每个女子的眼泪,让他听到看到,又何尝不都是湘灵的泪水?

如果没有和湘灵之间,这样一份情深缘浅的深刻情感;如果上苍让白居易求仁得仁,心想事成,在他年轻时,成就他与湘灵姑娘的婚事;如果他能够有举案齐眉、相亲相爱的幸福生活,和湘灵生儿育女,子孙满堂;如果……如果一切都顺遂美满的话,世间也许就又多了一个在富贵优渥里安稳度日的翰林学士,他当然也会吟诗,也会心系天下,然而,那些或许是有境界上的局限。正因为他的得不到,他心怀的缺憾、隐痛,才使得他对世间的儿女情长、生离死别之恸、人生疾苦,了然于胸,泻于笔端。对湘灵的怜惜,对最终让她落得孤独终老这一命运的心疚、不安,让他推而广之,怜惜天下不幸的女子,命丧蜀道或亡命东瀛的杨贵妃;秋夜的浔阳江边,偶遇的弹琵琶的妇人;那些劳作终年的贫女……他为她们而写诗,为她们的遭际而痛心。也许,每一个不幸的女子、不快乐的女子、在水边弹琵琶的女子、流泪叹息的女子、怀有微弱心愿却永远不得兑现的女子,都是她,湘灵。那些眼泪,都是湘灵流下的眼泪。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湘灵姑娘于白居易的意义,便远远地,超出了一个可心可意之人的份量。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湘灵是一个精灵儿,她使得他敞开心扉,也一并对这个世界打开了心扉,容纳了所有的冷暖炎凉,雨雪霜天,苍生疾苦。他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命一样,有情有泪,有温度,竭尽全力,面对宿命却常常束手无策,无可奈何,正因为如此,他的诗歌、他终身的写作姿态,都是深情的、纯正的,始终为弱者发声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湘灵姑娘,之于白居易,是天意的另一种成全,以一种最无情的方式。

 
  • 下一篇:没有了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