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历史网 > 中华文化 > 文化资讯 >

隋唐史-文宗治世十:李德裕归还维州与名臣柳公绰病逝

时间:2019-07-22 09:58     编辑:历史君    来源:找历史网
大和五年即公元831年八月初五(庚午),武昌军节度使元稹去世。


八月初六(辛未),唐文宗李昂将刑部员外郎舒元舆贬为著作郎。舒元舆累次上表请求效力,并进献文章。朝臣指责他急躁冒进,因此被贬。次日,唐文宗任命河阳三城和怀州节度使杨元卿为宣武军(汴州)节度使,取代李逢吉;任命李逢吉为检校司徒、兼太子太师,出任东都留守,取代温造;任命温造为河阳三城和怀州节度使。


八月十三(戊寅),唐文宗任命陕虢观察使崔郾为鄂岳安黄观察使。鄂岳一带依山带江,地处百越、巴、蜀、荆、汉交会之处,有很多盗匪。他们抢掠江里的行舟,无论老幼,必定要把船上的人全都杀光为止。崔郾上任后,训练士卒和治理军队,修建蒙冲舰追讨盗匪;不到一年,就把这些盗匪全杀了。崔郾在陕虢时,以宽仁为治,有时几个月都不曾鞭笞一人。到了鄂岳后,他一反以前的做法而严峻刑罚。有人问他为何,崔郾说:“陕虢土地贫瘠,百姓穷困,我安抚他们都来不及,还怕惊吓到他们。鄂岳地方艰险,百姓混杂,夷人的习俗奸狡欺诈,不用威刑是不能治理的。为政贵在知变,指的就是这事。”


这期间,西川节度使李德裕上奏说:“即使是老弱病残的蜀兵,也总是终身服役。臣现在命令以五尺五寸(一米六九)为标准,精简掉了四千四百多人,重新挑选和招募了一千少壮以安慰军心。招募到的北方士兵已有一千五百人,和当地的土兵参杂,转相训练习武,兵力已经日益精锐。又有,蜀地工匠制作的兵器,专门注重华丽装饰而不实用。臣如今从别道招来工匠,他们制作的兵器无不坚利。”


八月十九(甲申),唐文宗任命中书舍人崔咸为陕州防御使,并下诏撤销陕州旧有的都防御观察使,将该使属下的兵马改隶本州防御使。


八月二十一(丙戌),京兆尹庞严去世。庞严是寿春人,父亲叫庞景昭。庞严在元和中年进士及第,长庆元年(821)应制举贤良方正和能直言极谏科,策入三等,在制科中名列首位。他当月就官拜左拾遗。庞严聪敏绝人,文章峭丽。翰林学士元稹和李绅颇为赏识他。翌年二月,唐穆宗召他进入翰林成为学士。他后来转左补阙,经两迁出任驾部郎中兼知制诰。庞严和右拾遗蒋防都得到元稹和李绅的保荐,官至谏官内职。长庆四年,昭愍皇帝(即敬宗)即位,李绅被宰相李逢吉排挤,被贬为端州司马。庞严受到株连,也被派出任江州刺史。给事中于敖平时和庞严关系很好,制书下来后,于敖将制书封还。当时人们无不胆战心惊,面面相觑地说:“于给事为了一个知己而冒犯宰相,不是也很危险吗!”当新的制书下来时,人们才知道于敖驳回制书的原因是觉得对庞严的贬黜太轻。朝廷内外无不嗤诮他的为人,这事也变成人们的谈资和笑柄。当初李绅被贬谪时,朝臣都向李逢吉道贺,只有右拾遗吴思没有道贺。李逢吉非常愤怒,改任他为殿中侍御史,让他担任入蕃告哀使。庞严后来重新入朝成为库部郎中。


大和二年(828)二月,唐文宗策试制举人,任命庞严与左散骑常侍冯宿和太常少卿贾餗为试官。他们选裴休为甲等制科的首位。应策直言极谏的举人刘蕡,在对策时言语激烈恳切,共有数千言,最后没有中选,人们都为他喊屈。他的对策针砭时弊非常确切,有的登科举人甚至请求用自己的出身或官职改授刘蕡。庞严经两迁后出任太常少卿。大和五年,他代理京兆尹,以精明强干和不避权豪著称,然而缺乏士君子的检点和操守,贪求权势和嗜好钱利。这时他因醉酒身亡。


八月二十五(庚寅),唐文宗任命司农卿驸马都尉杜忭为京兆尹,取代庞严。


九月初九(甲辰),唐文宗因为太子左庶子郭求性急,和同僚愤怒争吵,所以将他贬为婺王府司马。翰林学士薛廷老和李让夷也都被罢职,暂守本官。薛廷老在翰林,终日醉酒,不修仪表,也不检点,所以罢职。李让夷经常向人推荐薛廷老,因此也受到牵连。九月二十四(己未),唐文宗任命左仆射窦易直为判太常卿。


也在九月,吐蕃维州副使悉怛谋向朝廷请降,并率领他的部众投奔成都。西川节度使李德裕派代行维州刺史虞藏俭带兵占据了他的维州城。九月二十五(庚申),李德裕上奏报告了这事,还说:“臣想派出三千生羌士兵,烧掉他们十三座桥,然后直捣西戎(吐蕃)的腹心。这样就能洗雪长久的耻辱,这是韦皋去世前一直遗憾未能办到的事!”唐文宗将这事下交给尚书省,集中百官商议。群臣都请求遵照李德裕的策略办,只有宰相牛僧孺说:“吐蕃的境界,四面各万里,失去一个维州,对他们并无影响。近来朝廷和他们修好,盟约取消戍兵。中国的防御卫戎,最看重的是守信。他们如果前来责备说:‘你们为何失信?’同时在蔚茹川蓄养战马,出兵直上平凉阪,一万骑兵停留在回中,怒气冲冲,义正辞严,不用三天大军就到了咸阳桥。那时西南的西川在数千里之外,即使得到一百个维州又有什么用处!白白失去诚信而有害无利。这事连匹夫平民都不会做,何况天子!”唐文宗觉得很有道理,便下诏让李德裕将维州城归还吐蕃,并将悉怛谋以及他带来的士兵全都送回。吐蕃人在边境将悉怛谋他们全都屠杀殆尽,极其残酷。李德裕因为对牛僧孺深恶痛绝。


冬十月初一(乙丑),唐文宗任命前绵州刺史郑绰为安南都护。


十月十四(戊寅),李德裕上奏,说南诏国入寇隽州,攻陷那里的三个县城(《旧唐书》作二县)。


十月十七(辛巳),沧州将清池县治迁移到南罗城(即外城)内。


十一月十六(庚戌),凤翔节度使王承元来长安上朝。十一月二十五(己未),唐文宗任命王承元为检校司空、青州刺史,出任平卢军节度使。十一月二十九(癸亥),他任命尚书左仆射兼判太常卿事窦易直为检校司空,出任凤翔陇右节度使。


十二月十四(戊寅),唐文宗任命左丞王璠兼判太常卿事。新任桂管观察使裴弘泰因为没有及时赴任,被御史部门弹劾纠察。十二月二十(甲申),唐文宗将他贬为饶州刺史。十二月二十九(癸巳),唐文宗任命郑州刺史李翱为桂管观察使。


这年,淮南、浙江东西道、荆襄、鄂岳、剑南东川全都发生水灾,伤害了庄稼,并请求蠲免秋租。同时,京师冬季雨雪严重。


大和六年即公元832年春正月初一(乙未),唐文宗因为长安一直下雪而取消了元会。正月初四(戊戌),振武的李泳招募到黑山之外的契苾部落四百七十三帐。


正月十八(壬子),唐文宗下诏说:“朕听说‘天听自我人听,天视自我人视。’朕仁德菲薄,涉道未明,不能调序四时,迎导和气。自去冬以来,逾月雨雪,寒风尤甚,颇伤于和。念及百姓,忍饥受冻,无所赈贷,莫能自存。元宵朕心里感怀,忘食兴叹,心惊胆颤,犹如过河,都是朕的过错。思量如何为民众增添惠泽,以顺应时令。天下死罪囚犯,除了犯赃的贪官和故意杀人之外,全都降为流放,流放以下递减一等。京畿之内诸县,应当开放常平义仓赈恤百姓。京城内鳏寡病残和无处求助以及不能自存的,委托京兆尹酌情予以赈恤,并将具体数字奏闻朝廷。朕念及赤子,将他们的疾苦视作自己的伤痛。上天或许要用这阴雨大雪作为警戒,让朕朝夕警惕,朕对民众甚感哀怜。”


也在这天,群臣为唐文宗上尊号为大和文武至德皇帝。右补阙韦温上疏说:“如今水旱为灾,恐怕不是崇饰徽号称呼的时候。”唐文宗欣赏他的建言,于是坚辞不受。


正月二十(甲寅),退休致仕的司徒薛平病故。他是前相、卫、洺、邢等州节度观察使薛嵩的儿子,十二岁时就被任命为磁州刺史。薛嵩去世时,军吏想按照河北诸道的惯例,胁迫薛平接管留后事务。薛平假装许诺,但让位给叔父薛崿,结果在一天夜里带着薛嵩的灵柩回归朝廷。服丧免去后,他经累授出任右卫将军,在南衙任职三十年。宰相杜黄裳非常器重他,推荐他为汝州刺史兼御史中丞,任上有能干的名声。元和七年(812),朝廷在淮西用兵,薛平自左龙武大将军改任兼御史大夫和滑州刺史、郑滑节度观察等使,并累有战功。滑州城西距黄河二里,黄河每年常为水患。薛平经过询访了解到黄河有个古河道,接邻卫州黎阳县界。薛平和魏博节度使田弘正一同将这事奏闻朝廷,于是开凿了黄河故道,南北长十四里,将黄河改道以分流水势。滑州百姓从此再无水患。他在滑州六年后,入朝成为左金吾大将军。没多久,他再次出任郑滑节度观察使。当淄青的李师道被平定后,朝廷将他的十二州拆为三道,以淄、青、齐、登、莱五州为平卢军,任命薛平为节度和观察等使,并押新罗和渤海两蕃使。


长庆元年(821),幽州反叛,杜叔良统领横海全军讨伐,但无法取胜,而王庭凑又将牛元翼包围在深州。棣州被叛军逼迫,处境穷窘,朝廷于是派薛平率领偏师救援棣州。薛平当即派部将李叔佐带兵五百前去。几个月后,刺史王稷供给的军需比较菲薄,士兵抱怨愤怒。李叔佐不能控制,军队在夜里溃散而归。散兵推举突将马廷崟(也作马狼儿)为帅,到了青城镇时,又劫持镇将李自劝,兼并了他的部众。经过并停留在博昌镇时,他们又劫持了那里的镇兵,于是共有七千多人,径直进逼青州城。城中士兵无法抵御。薛平将青州府库以及自家私财拿出来,招募到二千精卒,然后出击乱兵,并先派骑兵去袭击乱兵的家属和辎重。乱兵因此惶惑反顾,这才全面溃败。马廷崟和他的党羽十来人脱身逃窜,藏匿了起来,其他士兵则都投降了,没有及时投降的都在鞠场(即球场)被处斩。次日,马廷崟也被生擒后处死,胁从的人则被放归田里。朝廷因此下诏加薛平为右仆射,进封魏国公。于是全国各地都畏服薛平的威略。


薛平在青州整整六年,那里的兵甲完备锐利,租赋也平均统一。到他入宫觐见时,青州百姓纷纷拦道挽留他,几天后他才得以出城。当时人们都觉得近日的节度使中,罕有人能跟他相比。宝历元年(825),他回归朝廷,进位为检校左仆射兼户部尚书。一个多月后,他又成为检校司空,兼河中绛隰节度观察等使。大和二年(828),朝廷又让晋州和慈州隶属河中,并为那里增兵三千人,加薛平为检校司徒。他在河中共六年,然后朝廷召他回朝任太子太保。翌年,薛平上疏告老,唐文宗让他以司徒退休致仕,一年多后他病逝,被册赠太傅。《旧唐书》的史臣赞道:“薛平振家世以显扬。”


二月初一(甲子),唐文宗任命前义昌军节度使殷侑为检校吏部尚书,出任天平军节度和郓曹濮等州观察使,取代令狐楚;任命令狐楚为检校右仆射,兼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


二月十五(戊寅),苏、湖二州发生水灾,朝廷为灾民赈济大米二十二万石,由本州的常平义仓供给。两天后,户部尚书兼判度支王起请求在邠宁和灵武设置营田事务,唐文宗同意。


二月二十六(己丑)是寒食节,唐文宗在麟德殿宴请群臣。当天,有个杂戏艺人开孔子的玩笑,唐文宗说:“孔子是古今的大师,怎能随意侮辱亵渎?”当即下令将他驱逐出去。


也在二月,苏州发生地震,地上还长出白毛。


三月初八(辛丑),唐文宗任命武宁军节度使、守太傅、同平章事王智兴为兼侍中,出任忠武军节度、陈许蔡观察等使;任命邠宁节度使李听为武宁军节度和徐泗濠观察等使;任命金吾卫大将军孟友亮为邠宁节度使;任命前河东节度使柳公绰为兵部尚书。


柳公绰

柳公绰

这期间,回鹘的昭礼可汗被部下所杀,他的侄子胡特勒继立。


李听先前出镇武宁(徐州)时,提拔一个苍头(青巾裹头,通常指习武的家奴)出任牙将。当他再次出掌武宁时,李听先派了名亲信官吏到徐州去慰劳将士。那个苍头不想李听再次前来,便鼓动军士杀了那名官吏,甚至将他的肉割着吃掉。李听得知后非常害怕,便称病坚决推辞武宁节度使的职位。三月二十八(辛酉),唐文宗改任前忠武军节度使高瑀为检校右仆射,出任武宁军节度和徐泗濠观察等使。


夏四月初三(乙丑),兵部尚书柳公绰病故。柳公绰字起之,是京兆华原人。他祖父柳正礼曾任邠州士曹参军,父亲柳子温曾任丹州刺史。柳公绰幼年就很聪敏。贞元元年(785)他十八岁时应制举,登贤良方正和直言极谏科,被授予秘书省校书郎。贞元四年,他再次应制举,再登贤良方正科,那时年二十一。制书出来时,他被授予渭南尉。柳公绰生性谨慎持重,总是遵循礼法。遇到饥年时,他家虽然还过得去,然而每餐饭不过一个器皿的菜,到丰年时才恢复正常。他家十分贫穷,但有藏书千卷,而他从不读非圣贤的书籍。他写文章也不追求浮靡。慈隰观察使姚齐梧奏请他为判官,让他出任殿中侍御史。那年冬季,他又推荐他为开州刺史。柳公绰后来入朝成为侍御史,经两迁出任吏部员外郎。武元衡罢相出去镇守西蜀时,他和裴度一道成为武元衡的判官,两人关系很好。他先于裴度入朝,成为吏部郎中,裴度以诗为他饯别,其中有“两人同日事征西,今日君先捧紫泥”的诗句。元和初年(805),唐宪宗经常出宫游猎,还锐意用兵。柳公绰想趁机讽谏。元和五年十一月,他献上《太医箴》一篇,其中有这样的辞:


“天布寒暑,不私于人。品类既一,崇高以均。惟谨好爱,能保其身。清净无瑕,辉光以新。寒暑满天地之间,浃肌肤于外;好爱溢耳目之前,诱心知于内。清洁为隄,奔射犹败,气行无章,隙不在大。睿圣之姿,清明绝俗;心正无邪,志高寡欲。谓天高矣,气蒙晦之;谓地厚矣,横流溃之。圣德超迈,万方赖之。饮食所以资身也,过则生患;衣服所以称德也,侈则生慢。唯过与侈,心必随之,气与心流,疾亦伺之。圣心不惑,孰能移之?畋游恣乐,流情荡志;驰骋劳形,咤叱伤气。惟天之重,从禽为累。不养其外,前修所忌。圣心非之,孰敢违之。人乘气生,嗜欲以萌,气离有患,气凝则成。巧必丧真,智必诱情,去彼烦虑,在此诚明。医之上者,理于未然,患居虑后,防处事先。心静乐行,体和道全,然后能德施万物,以享亿年。圣人在上,各有攸处。庶政有官,群艺有署。臣司太医,敢告诸御。”


大意是饮食不能过度,服饰不能奢侈,劝他节制游猎,注意身体。唐宪宗深为嘉许,次日,即派中使前往奖励慰劳,还跟他说:“爱卿所献的文章说:‘气行无间,隙不在大。’对朕的关怀怎么如此之深?”一个多月后,唐宪宗拜他为御史中丞。柳公绰历来和裴垍关系很好,李吉甫出镇淮南时,心里非常怨恨裴垍。元和六年,李吉甫重新辅政,改任柳公绰为潭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出任湖南观察使。湖南地气潮湿,柳公绰因为母亲在京师,到湖南后就不便服侍,便写信给宰相,请求改派到洛阳,方便奉养老母,但李吉甫长久都不同意。元和八年,他改为鄂州刺史和鄂岳观察使,于是将母亲接到江夏居住。


元和九年,吴元济占据蔡州反叛,唐宪宗派王师讨伐,下诏让柳公绰的鄂岳五千兵马隶属安州刺史李听,赶赴行营。柳公绰说:“朝廷以为我是个儒生,不懂得带兵吗?”即日上奏,表示愿意亲自出征。唐宪宗也答应了。柳公绰于是自鄂岳渡过湘江,直抵安州。李听以上司廉使(即观察使)的礼仪拜见他。柳公绰跟他说:“李公之所以带鞬(马上的盛弓器)负弩,难道不是为了征伐的事吗?如果去掉戎服军容,穿上官服,我们不过是两个郡守而已,哪里有上下司的关系?李公是精通兵法的名家,如果觉得我不足以指麾,那就应当向宫阙奏明。不然的话,我将根据我的职位,以兵法处理军事。”李听说:“那就全听柳公的。”柳公绰当即署任李听为鄂岳都知兵马使、中军先锋、行营兵马都虞候,三道委任同时授予,并挑选了六千士兵交给李听,还告戒他部属将校说:“行营的事,全由都将决定。”李听既感恩又畏惧他的威严,犹如自己就出自他的麾下一般。柳公绰懂得随机应变,深为当时的人们称道。在行营的鄂军将士,柳公绰时常派身边随从去看望他们的家人。家属有疾病,或孩子出生和老人病故的,他必定要优厚赠予。军士的妻子如果趁丈夫不在和人私通,他都派人将她们沉江处死。士兵们都感激地说:“中丞为我们管理家事,我们怎能不报效他?”所以鄂岳的军队经常打胜仗。元和十一年,他入朝成为给事中。李师道表示要归附朝廷时,唐宪宗派柳公绰前往郓州宣谕。出使归来后,他官拜京兆尹,但因母亲去世丁忧离职。元和十四年,他起复(中止服丧)为刑部侍郎,兼领盐铁转运使。不久他转任兵部侍郎、兼御史大夫,照样兼领转运使。


长庆元年(821),他罢免转运使,重新成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当时河朔一带再次反叛,朝廷也再次用兵,在补授行营诸将时,任命经常更换,以致乘坐驿马前往行营的中使络绎不绝。柳公绰上奏说:“自从幽、镇用兵以来,使命频繁,以致造成馆舍和驿马都很缺乏。又有,敕使的行李人数都没有限度。穿绯紫官服的中使都带着二三十骑马的随从,穿黄绿官服的,骑马随从也不下十人五人。驿吏还不得察看他们的券子和文牒,随口就得为他们提供食宿和马匹。驿马用完了,他们便随意抢夺路人的马匹。衣冠士庶无不受到惊扰,纷纷抱怨嗟叹。全国各地都为此喧腾,路上的行旅几乎因此绝迹。还希望陛下圣慈,稍微为他们制定一些限制。”唐穆宗因此让中书省限制中使的随从人数。此后驿吏也不再叫苦。但他因为直言被北司(主要是宦官的内侍省)所忌恶,很快就转任吏部侍郎。长庆二年九月,他升迁御史大夫。韩弘生病时,自河中到长安入朝。唐穆宗任命韩弘为守司徒兼中书令,并下诏让百官到府上看望他。韩弘让儿子转告百官,说他病重不能接见。柳公绰跟他儿子说:“圣上因为韩公的官职重要,让百官前来探望,这是异常的礼仪。犹如拜谢君王的恩赐,韩公应当勉力出来相见,哪有躺在床上让子弟出来传话的道理?”韩弘怕了,只好让人搀扶着出来答礼。人们无不感到惊讶。长庆三年,他改任尚书左丞,又官拜检校户部尚书、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使。到了邓县时,当时县里有两个犯法的官吏,一个犯了贪赃受贿,一个犯了篡改文档。县令觉得柳公绰奉公守法,必定会杀了那个贪赃的官吏。案件审清后,柳公绰判决说:“贪赃的官吏犯法,法律还在;奸邪的官吏坏法,法律败亡。将篡改文档的人处决。”柳公绰的马害死了圉人(即管马的),他下令把那马杀了。宾客进言道:“可惜了这匹良马。其实怪这圉人自己没有防范。”柳公绰说:“哪有良马害死人的事?”马上下令将那马杀了。牛僧孺罢相后出镇江夏(即鄂岳),柳公绰身穿戎服,在邮舍等候他。军吏觉得山南东道的地位高于鄂岳,他的礼数太过分。柳公绰说:“奇章(即牛僧孺)才离开台辅。藩镇尊重宰相,我这么做是尊重朝廷。”最终还是穿着戎服和他相见。有个道士献给他丹药,柳公绰试了后发现有效,便问从哪里弄来的,人们说:“这丹药是在蓟门炼的。”蓟门隶属幽州,而当时朱克融正背叛朝廷;柳公绰马上跟他说:“可惜了。这药来自贼臣的境内,即使有效又有什么好处!”当即将丹药沉进江里,并驱逐了那道士。邓县人郑怀政得了狂人症,妄称天子。柳公绰派人逮捕并杀了他。


唐敬宗即位时,加授他为检校左仆射。宝历元年(825),他入朝成为刑部尚书。宝历二年,朝廷授他为邠州刺史兼邠宁庆节度使。他辖区内有神策军的部队,驻扎在要害地方,照先例不受节度使的管辖,结果导致北方胡虏深入境内。柳公绰上疏谈到这事,唐敬宗因此下诏让神策诸镇都接受邠宁节度使的管辖。宝历三年,他入朝成为刑部尚书。京兆地区有个婆婆活活将媳妇鞭打致死,京兆府断案让婆婆偿命。柳公绰评议说:“尊长殴打卑贱不算打斗。而且她儿子还在,因为妻子而杀母亲,这是违背礼教。”最终婆婆被减免死罪。


大和四年(830),他再次出任检校左仆射、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观察等使。那年,北虏(即回纥)派梅禄将军李畅带着一万匹马到长安出售,借口说是入贡。经过的州府,长吏无不以礼相待,同时严加防备。他们留下住在旅馆时,地方长吏总要派兵在馆外戒备,害怕他们袭击强掠。照太原以前的习惯,要派兵迎接他们。李畅到了边境,柳公绰派牙将祖考恭单独前往慰劳问候,向他们表示修好的善意。李畅感动得流泪,所以在路上缓慢行走,不再随意驰骋游猎。到了太原后,柳公绰打开牙门,让翻译引他们进来谒见,用平常的礼仪设宴招待他们。当李畅他们卖了马后回去时,一路都不敢侵犯百姓。陉北有个沙陀(也作沙陁)部落,包括九姓胡人和六州民众都怕他们,尽量避免和他们来往。柳公绰上任后,召他们的酋长朱耶执宜前来。沙陀人直抵云、朔塞下,柳公绰将原来废置的十一座营栅,以及招募来的三千士兵交给他们,让他们留驻塞上,防御匈奴。沙陀人的妻子母亲来太原时,他还请梁国夫人用酒食去慰问赠送他们。沙陀人都很感动,朝廷也深得他们的效力。大和六年,他因病请求替代。三月,唐文宗改授他为兵部尚书,征回京师。他这月就病逝了,朝廷追赠他为太子太保,谥号成。


柳公绰天资仁孝,当初母亲崔夫人病故,他丁忧离职时,三年没有沐浴。他事奉继母薛氏三十年,即使姻亲近戚都不知道柳公绰并非薛氏所生。表兄薛宫早死,留下一个孤女,嫁给张毅夫。柳公绰对她的馈赠超过自己的儿子。他生性端庄耿介,不太合群,但和钱徽、蒋乂、杜元颖、薛存诚文雅相知,交情很深。他先后六开幕府,得到很多人才。钱徽掌管贡举那年,郑朗再次落榜。柳公绰将要到襄阳赴任,便首先聘用了他,而郑朗后来竟然成为名相。他的幕僚卢简辞、崔玙、夏侯孜、韦长、李续、李拭,都官至公卿。他任吏部侍郎时,和舅舅左丞崔从同在尚书省,士人以此为荣。
 
找历史

关于本站 | 合作联系 | 历史老照片

Copyright 2012-2018 找历史(www.zqxwz.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34633号 联系我们: